《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时尚

在生活节奏飞快的当今社会,人们似乎越发变得焦躁不安。而今天我们为您准备的文章,恰好能帮您洗净世俗的浮燥与污浊,带领您畅游在茶道哲学的世界,与自己来一次心灵的对话。如果您有兴趣,就请继续读下去吧。

茶起源于中国,从中国传到日本的茶又被当地吸收。当初茶只作为药用,并不普遍。至平安时代饮茶开始成为一种风习,后来饮茶风曾一度衰落。茶在日本发展为茶道,这是日本独特的一种文化。茶道被誉为“东洋精神真髓”,是日本文化的代表,是研究通过茶会来修养身心以及进行社交礼仪的一种学问。而茶道文化的开拓者,就是被誉为日本茶圣的——千利休,他正式提出了以“和、敬、清、寂”为日本茶道的基本精神,期望通过饮茶,进行自我反省,同时也实现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去掉内心的尘垢和彼此的芥蒂……因此日本的茶道文化,也被称为“利休文化”。今天,就为您介绍当代“利休文化”的代表人物,以及富含“利休哲学”的茶道器具。

说起当代“利休文化”的代表人物,就不得不说说日本茶道师——木村宗慎,他于1976年出生于爱媛县。毕业于神户大学法学部。少年时期曾研习了裹千家茶道,97年成立了一个茶道文化团体——芳心会。在京都、东京操持茶道技艺场的同时,他还从事于杂志、电视节目、电影、展览会等的监制工作。曾荣获世界美食图书大奖赛的最高奖项及许多诸如此类的大奖。著有《茶汤设计》(media house出版社出版)等。

他是一个传统与现代兼具的传奇性人物,他在传统茶道的基础之上,倡导现代与传统结合,并且在自己的茶室“芳心会”中举办“一期一会”的茶会活动。通过博客连载“一日一果”的茶具、日式果子创意分享,将日本各个时期的精美绝伦的器皿与相适宜的日式果子结合起来,借以感悟体验自然的四季之更替、体验生命之美好。

介绍完代表性人物,下面开始为您介绍精美茶具与富含其中的生活哲学。

由杂木的残枝落叶引发的关于与木为友的前身今世的深思

我谷金轮寺茶器

森口信一作 2014年

宽8.0x深7.5x高9.0cm

森口信一先生致力于江户时代诞生于石川县我谷村的我谷盆的传承。圆柱形附盖、被称为金轮寺的茶器所使用材料与我谷盆一样,都是栗树的皮。在带有磨砂感的树木纹路的纯真中,孕育着深意与强大的力量。

“杂木”(在日语中有 zouki、zatsuboku两种读音),指的是无法用于建筑、器具的木头。稍微说的复杂一点的话,主要指的就是与被尽心呵护的杉树、扁柏树这种可造性高、价值高的针叶树相反,经济价值低的广叶树。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差异呢?原因是预算。在只考虑用木头建房子的日本,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总之,通过一棵一棵登记来明确树木的所有权,即是离开树木生产地进行的买卖和相关贸易也得到认可。售价低的木头成堆卖,被定义成“杂木”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听说京都北山、奈良吉野等地的铭木曾被以以前看来不可思议的低价贩卖。山崎丰子所著的小说《女系家族》里所描写的古老家庭的大番头以吉野的山林为背景,暗地里掠夺财产的伎俩,从现在来看,能够读懂的人有多少呢?

树皮根来药器

室町时代

直径7.0x高7.8cm

中小型器具。主要材质可能是薄薄地被剥去外皮、固定成圆柱形的漆木。顶面与底面镶嵌了橡木板。里外都用根来的技法施以朱色。树皮部分被涂上了透明漆。与手长时间摩擦而产生的自然的陈旧感洋溢着岁月的风情。

在过去的品牌木材在逐渐失去其“神通力”的同时,“里山”这个词开始被频繁说起。

为日本橡树、栗树、栎树等杂木所覆盖的风景,开始被当作与人工林相对的自然林重新审视。当然这是一件好事,但仔细思考一番,稍令人感到不安,这难道不是一种讽刺?极大地暴露出人性的利己主义吗?说起“杂木”的价值开始被重新审视缘由,其一,这是因为不再需要预测建筑材料的需求。其二,表面化功夫也是缘由之一。

在深山密林中制造的粗糙与精致柔滑并存的茶器。

正是因为生活在被钢筋水泥覆盖、气密性高、配备暖气、冷气的宜居的空间里,才会对与之完全相反的环境抱有甜甜的憧憬。这也是真实的一面。日本人为什么变得越来越远离深林生活、越来越远离木质房子、木质器具了呢?这不是单凭是非对错就能够判断的问题。

但从中可以感觉到,杂木的残枝落叶教会了我们一个道理,那就是:不能逃避现实,即使是慎独主义,迎接问题、思考问题也是很重要的。

宛如数百年前的原木茶器。在远离喧嚣的山林中被勤勤恳恳制作出来的金轮寺。无论哪个都是温润丝滑的手感。木工家在粗糙树木纹路上留下的创作痕迹,一览无余的展现了山中不曾随时光流逝而改变的静穆日常。那么,在这样历经岁月却不改初心的杰作面前,我们聚精会神地沉思前事对此也是一种礼貌吧。

随侘茶而诞生的装点餐桌的风格随性的“器”

织部秋草小禽俎钵

北大路鲁山人作 1958年

何必馆京都现代美术馆藏

长24.0宽48.0高7.0cm

在多才多艺、既是有才气的艺术家又是美食家的北大路鲁山人的作品当中,砧板状的大盘子得到了极高的评价。不是织部的传统色,而是鲁山人崭新的创意。附画用笔细腻地描绘了秋天的风情,盘子表面的凹凸部分将绿釉的浓淡体现的淋漓尽致。背面胖胖的盘足也引人注目。

说起“器”,人们首先联想到的就是“食器”。读者们,请观察一下自家的碗柜。素材、产地不尽相同的“器”和谐共处地混杂在一起吧。

可能您会觉得“什么嘛,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可是,就装点餐桌的器具来说,没有比日本更多样化的国家了。

在西方国家的家庭里,方便重叠、设计统一的“器”被整整齐齐地收纳在一起的画面是常见的。日本人钟意不规则、风格随性的“器”必有缘由。起源就是侘茶的茶汤。

在战乱后恢复和平生活的时候,人们开始追求“器”的使用愉悦感。

以前,日本人也在正式场合乐于使用形状整齐统一的食器。比如说,现在佛祖的贡台上还留有形状整齐统一的皆具。如果说在喜宴上使用统一的器具象征着正式感的话,与之相对的是茶会上体现出“侘び(寂静)”、风格迥异却深受称赞的器具。

织部扇面谁袖片身替钵

桃山时代末~江户时代初

长21.2x宽25.5x高6.6cm

以在休利百年后引领茶汤潮流的武将——古田织部命名的织部烧。带有自由时代气息的造型独特豁达,使人联想起自然美景的青绿色釉药是其特色。

从漆陶器、木制、时而金属制、到最近的玻璃制。

用手感受、用嘴体验触感不同的器具的行为能够带动感官上的刺激。这也就是为什么它的影响能够越过茶席、甚至出现在现代人的生活中。

它起源于凭借在休利百年后引领茶汤潮流的“へうげもの”而扬名天下的古田织部时期。在他的领地——美浓国生产了大量志野、织部的食器。这些食器的设计大胆独特,附画笔法自由豁达,令人眼前一亮。而出售这种流行品的是京都三条通上鳞次栉比的陶器店。近些年来,随着在再开发时发掘调查的展开,数目惊人的陶器被挖掘出来,成为一时的热题。“器”的愉悦感之所以从相对封闭的小茶室到风靡全球,也有连房式登窯的开发等技术侧面的原因吧。但是我觉得,给战乱画上休止符,人们讴歌生命的和平时代的到来,才是首要原因吧。身为美食家而为人所知的鲁山人曾说过:“器是料理的衣服”。他身上具有革命创造性的一点在于,在料理和器具方面,放下专业人士引以为傲的技法等。他被认为是虽然生不逢时,却终其一生孜孜不倦地在风格随性的器具中探求妈妈亲手做的料理的温情与生身的感触。

桃山时代和昭和时代的共同点就是战乱后终而复始的和平。

“不仅仅是吃,关键在于如何吃。”人人都有的小餐桌上有着大大的丰富。

介绍到这里,文章已经接近尾声了。“利休文化”与日本茶道器具的奥妙以及从中反射出的人生哲学不禁使人陷入沉思。每个看似简单、平凡的器具,都拥有自己独一无二的特点与传奇故事,有的经历贬值后“涅槃重生”;有的在平凡、漫长的岁月中坚守着自己的纯真与信念……那我们,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上又该何去何从呢?相信时间会给我们每个人一个满意的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