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时尚

柴米油盐酱醋茶,人生七味,茶便占一味,中国人的口腹之欲,永远绕不开的,是那一抹茶香。

采下越冬茶树初生的第一簇嫩叶,这样的春茶,是绿茶中的极品,现在,正是品茶好时节。

茶道

《一字至七字诗·茶》

元稹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至醉后岂堪夸。

谈到茶,很多人会觉得,喝茶是有门槛的,茶有茶道,必然风雅,大玻璃杯泡水如饮牛,不解其道不如不饮,其实不然,中国的饮茶之道,不在尚道,而在崇文。

有人问法眼禅师,何为人生之道?禅师说,第一是叫你去行,第二还是叫你去行。茶道亦然。

第一是要去喝,第二还是要去喝,等一壶煎茶水,看一簇水底花,清茶入喉时,山明水秀自从口中来。

茶史

《山泉煎茶有怀》

白居易

坐酌泠泠水,看煎瑟瑟尘。

无由持一碗,寄与爱茶人。

茶圣陆羽曾说过,“茶之为饮,发乎神龙,闻于鲁周公。”神龙则是三皇五帝中的炎帝,一日内尝遍七十二百草,是最早发现茶叶的人。

从上古开始,中国人就与茶结缘。那时的茶还是作为药用,直接嚼下,饮汁食叶,以解误食之毒,彼时的茶叶,与草药并无分别。

混煮羹饮,秦汉至魏晋,喝茶其实是吃茶,煮茶如作羹汤,一碗菜汤加许多调味。

东晋郭璞《尔雅注疏》中说:“树小如栀子,冬生,叶可煮作羹饮。”

茶叶没有经过煎焙,带有原始草木的苦涩感,所以当时的羹饮茶,要和其他的食材一起煮制,魏晋时期流行的茗粥,便是将茶和小米一起煮沸。

除了茗粥,亦有茗菜,或将茶叶与其他菜下锅混炒,或将茶作为佐料撒在菜上,粗茶淡饭,就是由此而来。

唐煎·宋点·明泡

到了唐朝,茶的盛世随着盛唐展开,“天子须尝阳羡茶,百草不甘先开花”,天子爱茶,人间纷纷效仿,此时的茶,不再是羹汤饭食,而往饮品上过渡。

唐代的蒸青煎茶法,把新鲜茶叶蒸干脱水,制成茶饼,喝的时候把饼碾磨,煮时还要放入葱、姜、枣、橘皮,味道很丰富,像今天饮品店的调制品。

到了宋代,流行点茶,把茶磨成粉末,像泡咖啡一样,而明开始,就用全叶泡茶,一直流行至今。

从吃茶到饮茶,茶在中国,渗透进人间百味,伴随着世事变迁,茶中自有红尘味。

茶境

《望江南·超然台作》

苏轼

春未老,风细柳斜斜。

试上超然台上看,

半壕春水一城花。

烟雨暗千家。

寒食后,酒醒却咨嗟。

休对故人思故国,

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古代文人万事求风雅,赏心乐事不够,还须良辰美景相配,一切景语需情语,喝茶也不例外,时不同,地不同,喝茶的况味也千变万化。

茶的境味,水为先,器具次之。陆羽曾经品鉴天下水,“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喝茶,先要与自然打交道。

陈与义喝茶,要取吴山山下井,“一瓯清露一炉云”,时光都能凝住。

取得好水,通万物的秀,尝尽茶的香。

饮茶重水也重茶盏,唐人喜欢茶绿,因此用盏为了突出这份绿,偏好越州青瓷,温润如玉,更衬托茶色清碧。

而宋人则爱用暗色盏,“盏色贵青黑”所以以黑釉为上,“琼碎黄金碾里,乳浮紫玉瓯中”,琼是酒,乳为茶。

茶境也在景与时,饮茶一需无事闲,二要有佳客作伴,还要幽坐林中,最好能吟咏诗词,松月下、花鸟间,把感官放大,让茶香横肆。

茶典

《满江红·和范先之雪》

辛弃疾

天上飞琼,毕竟向、人间情薄。

还又跨、玉龙归去,万花摇落。

云破林梢添远岫,月临屋角分层阁。

记少年、骏马走韩卢,掀东郭。

吟冻雁,嘲饥鹊。

人已老,欢犹昨。

对琼瑶满地,与君酬酢。

最爱霏霏迷远近,

却收扰扰还寥廓。

待羔儿、酒罢又烹茶,扬州鹤。

茶史千年久,其中不乏茶香茗事。这些典故,让茶更添墨色,茶韵更有人韵。

以茶代酒古人也有劝酒之说,比如李白的“将进酒,杯莫停”,不胜酒力者,便常常用“以茶代酒”推谢。

这个典故,最早出现在三国时期。

《三国志》有载,吴国国君孙皓嗜酒如命,每每宫宴,来人必定醉归,孙皓有一重臣韦曜,却不擅饮酒。

在古代,茶与酒并驾齐驱,地位难分伯仲。君主爱才,于是常常因为他破例,暗中把他的酒盏换成茶盏,默许他以茶代酒。

伴君如虎的帝王,尚且能为臣子以茶代酒,而今天热爱饭桌劝酒的人,又何必执着于用酒炒热气氛呢?

东坡三绝

谈及美食绕不开东坡,茶酒亦然,东坡这一生,才情超绝,食色人间的本事,也是名动天下。

苏轼爱酒也爱茶,认为饮茶有三绝,茶美、水美、壶美,惟宜兴兼备三者。

茶美是挑剔茶的品格,而水美则是挑剔水质,谪居蜀地时,苏轼偏爱金沙泉水,书童偷偷换成河水,他一喝便知。

在乎茶本味,对器具也非常严格,他曾亲自设计一种提梁壶,上题“松风竹炉,提壶相呼”被后人称为东坡壶。

陶庵品茶

明代张岱,号陶庵,被世人所知多是因为,那篇惊世之作《湖心亭看雪》,而他也是个识茶辨水的个中高手。

《陶庵梦忆》中他自述,如何与老茶人闵汶水“斗茶”,现代人常有品酒师,尝一口酒便知道年份产地,张岱斗茶也是如此,品几口便可分辨个中差异。

张岱还自创过一种诗情画意的“兰雪茶”,给家乡的日铸茶进行改良,在制作时给茶中加入雪茉莉,茉莉如雪涛,制成的茶如泉泄下,在市场上大火,不过如今已经失传。光听名字就如梦似幻,饮茶之人,当真有蕙手兰心。

茶之一物,来自山明秀水中,是万物造化的馈赠。品茶似修身,中国的茶道,茶本身就是道,以茶合道,需天人合一。

与其穷究那些字面上的定义,不如从修身养性开始,泡一杯春茶,在茶香中,一品生活真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