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Infinity

2014–布面油画,150×200 cm

“智者会仰望太空,他知道空间无限。”——老子

人类总会受限于童年教育的局限性,所以只有智者才具有奢侈的感知力。没有人比雷纳·玛丽亚·里尔克在第八首挽歌中表达得更好,“动物的脸庞展示了真正的无限:而我们却强迫孩子将视线集中在物体上,而不是他们所拥有的‘自由’,也非他们脸庞所展现的‘开阔’,‘永恒’。这恰恰与动物相反。只有我们面对死神,而动物则背对死神,面向上帝,向着永恒而自由移动,就像一条奔腾的河流”。

“虚空,虚空,一切都是虚空”,这是哀歌的和鸣,只有在一瞬间和在爱的时刻(大部分时候),我们才能感受到永恒,就像我在这里呼吸的瞬间。“爱是所有激情中最强烈的,因为它同时涌向头部、心脏和感官”(老子说)。以第三视角观察这个特殊的时刻,让我想起了作品“心灵的外衣”,它记录着我们的幻灭。如果我们对这样一个独特的时刻说“是”,我们就对自己和所有存在的事物说“是”。它将我们与神联系起来。

正如弗里德里希·尼采告诉我们的那样:“没有什么是孤立的,如果快乐只在我们的灵魂中回荡过一次,那么所有的永恒对于为我们说‘是’的这一独特瞬间都是必须的。”在道中,至尊虚空产生了原始气息,而原始气息反过来又产生了阴阳互补,阴阳通过不断的相互作用产生了中间虚空,即第三呼吸。这是一个整体的自然观,而不是像西方那样是一个静态的原子观。

西方的自然观导致我们对地球进行了无限的开发,因此,在太阳变成吞噬地球的红色巨人时(大约50亿年前),地球可能就已经枯竭了。那时,人类要么消失了,要么移居到其他星球,继续上帝为他们预备的冒险之旅。与宇宙的永恒和无限相比,地球上生命的出现只是一瞬间。如果人类失败了,那将是上帝的失败,因为上帝就是未来。

道德和伦理是通过死亡进入这个世界的。通过死亡的意识,我们获得了良知。作品“心灵的外衣”就象征着这一切,它隐藏在其明显的空虚里面,也就是我们的灵魂和我们的爱。它是我们未来的象征,也是杰出人物的象征,他们穿越历史成为人类及今天追随者的榜样。

我以小斗篷的形式向他们颁发了小小的奖项——高美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