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The-Concept

2015–布面油画,150×200厘米

“伟大的艺术——或者说好的艺术——是当你看着它体验它之后,它就会留在你的脑海里。我不认为概念艺术和传统艺术是完全不同的。”——达明恩·赫斯特

我完全同意赫斯特的观点。我总是发现“概念艺术”一词对装置、偶发事件和其他(通常是荒谬的)活动的限制,以及它对绘画和雕塑的反对是完全荒谬的。当历代天才创造出他们永恒的杰作时,有人真的相信他们脑海中没有任何概念。那么,今天呢?当创作雕塑或绘画时,我脑海中是有一个明确的想法和概念的。没有使用任何概念,这反而使它们成为这种奇怪哲学的专家们心中最为“概念性”的展示。

这个时代的另一个奇怪之处是“当代艺术”这个词的使用,它主要是与“抽象”这个术语联系在一起的。在世的艺术家的每一个艺术创作,从概念上讲都是当代的。那么,为什么这个术语只适用于极少数人,把所有的聚光和注意力都集中在他们身上呢?是钱的问题,笨蛋!他们的利益已经在艺术交易中发挥了作用,在交易场所中,真正富有的人在玩转形象和权力的游戏。

我的作品不是这个游戏的一部分,至少现在不是。尽管按照概念来说,事实上我每天都在创造“当代艺术”,而且我在大多数具象创作中表达抽象的概念。艺术的良知就是这样一个抽象的概念。我试图在“心灵的外衣”中对它进行解读,并且用“色彩学”将我绘制的三十幅大画结合起来描述它的轮廓。

我仍然相信,任何被称为“艺术家”的人,不管他是单独工作还是有众多助手,都需要一些基本的娴熟技能,最基本的和最重要的是绘画和设计的能力。当今,许多艺术学校的老师鼓励学生去思考而不是画画,使得我们越来越接近艺术的终点。莱昂纳多·达·芬奇的“精神与手无法合作的地方就没有艺术”,在今天仍然是正确的,因为艺术是眼睛、头脑和手之间的不断对话。

作为艺术家,我们被赋予了表达无形的和有形的可能性;将神秘转化为形象的可能。艺术创作有一种伦理和一种“精神”,它有助于生命和人类的拯救。无论这些图像是否更具代表性,都不能改变这样一个事实,即它们背后有一个概念,它们是为我们同时代的人创造的。那么,请告诉我,这幅画有一个比我其他作品更难以捉摸的概念会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