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微信图片_20180426164945

2015–布面油画,150×150厘米

“技术进步只是为我们提供了更有效的倒退手段。"——奥尔德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

“我看到了文明的深渊,看到了机械化大脑的镜像。”——安娜·高美

1958年,奥尔德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写了《再访勇敢的新世界》,重新审视了30年前写的书。他的结论是,由于人口过剩、药物和人口可控的潜意识建议,世界正在变得像“勇敢的新世界”,其速度比他最初想象的要快得多。

50多年后,赫胥黎(Huxley)会得出什么结论呢?当然不是说他错了!

奥尔德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是我年轻时最喜欢的作家之一。

我最近发掘出的另一部先兆作品是奥特嘉和加塞特的《大众的叛变》。有一段摘录总结了这篇精彩的文章:正如他们在美国所说的“与众不同就是不雅的”。大众在它下面粉碎一切与众不同的东西,一切优秀的、个人的、合格的和被选中的东西……现在“每个人”都是大众。

我想用两个最近的例子来展示这两位作者的先见之明,一个是在国际政治领域,一个是在我自己的艺术领域。奥特嘉的论断再次被俄罗斯近期发生的事件所证实。就在一年多前,普京总理的支持率还处于历史最低点。12个月后,在2015年,他成为了一个民族英雄。他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呢?并不是靠为他的人民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因为俄罗斯人现在的处境更糟了。这并不是靠给予更多的个人发展自由,因为俄罗斯人只剩下政府媒体了。不,他发动了一场战争,从一个邻国那里夺取土地,随后杀死了数千人;假装他这样做是为了保护祖国和人民,而因此成为了英雄。

正如奥特嘉所说:“每个人都是唯一的大众”,我们可以补充说:“每个人的大脑都是大众的一部分”。

大众文明的另一个现象是他们所谓的“当代艺术”或“商人艺术”,其中杰夫·昆斯是最成功的代表。我引用《艺术报》(2015年3月版)的话:“昆斯通常以极高分辨率扫描他的源对象”, 一张Lady Gaga的照片,或一张玩具店的小雕像 ,“用于制作3D渲染”。“这些最终导致在选定的石头中进行多轴铣床雕刻或钻孔”。

这是一个完全缺乏创造力的纯粹的大规模生产过程,唯一的目的就是为越来越多的投机者创造越来越多的作品,从而提供越来越多空手套白狼的机会,这些投机者取代了鉴赏家。我在两位助手的帮助下创造出“心灵的外衣”,他们都是合格的艺术家,我不可能运用这些大规模的方法进行生产。没有任何机器人能够创造出雕塑的内部空间或其褶皱。我不得不从头到脚逐一创造它们。

我通过创造性的人类精神来对抗计算机化和机械化版本,我认为莱昂纳多·达·芬奇的“精神与手无法合作的地方就没有艺术”在今天仍然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