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继丹·布朗(Dan Brown)著名的《达芬奇密码》之后,还有一部小说您或许会感兴趣。这本书是关于本杰明·布莱士(Benjamin Blech)和罗伊·多利纳(Roy Doliner)在他们的著作《西斯汀秘密》中所形成的理论。

作者认为米开朗基罗在西斯汀教堂的穹顶上留下隐藏的密码,密码中的重要信息需要在的几个世纪之后去揭示。据猜测,这个秘密被隐藏在展现“光明与黑暗”的壁画“心灵创造了人类”中。

这幅画的一部分为人类大脑的精确图示,表达了对卡巴拉(Kabbalah)的信念的一种暗示:即人类的本质蕴藏在大脑右半球的知识结出的硕果,而此处正是壁画大师描绘上帝的地方。

那么,米开朗基罗可能会以怎样的方式来揭露这一“秘密”呢?而这一“密码”对我们今天的生活又有什么意义呢?为了找到答案,我们必须知道,这位壁画大师首先是雕塑家,其次才是画家。所以,他应该以雕塑的形式揭示这一秘密,这样似乎更合乎逻辑。

图片1

图片2

发现“秘密”

安娜·高美试图用“心灵的外衣”来回答这些问题。这件雕塑作品在雕塑史上绝无仅有,由一整块重达250吨的原始白色大理石雕刻而成,呈现出虚空“外衣”的形象,石料来自于卡拉拉的著名米开朗基罗岩洞。500年前,那位天才正是从那里取材,将石头转化为不朽的杰作。安娜为沉思创造了内在空间,去重新发现内心的自我。她希望人们叩问自己的良知,让麻木的感官去感知隐藏的永恒真理。

它有助于开启卡巴拉(Kabbalah)和其他神秘主义书籍中所描述的重生的精神力量之门,使上帝与人类之间再次融合。重生允许邪恶升华至美好,让身体和灵魂沐浴在神圣的爱和智慧之光中。  

图片3

“心灵的外衣”

有几个原因使安娜·高美能够利用“心灵的外衣”将米开朗基罗的密码揭示给当代社会:

她在神秘的布拉格度过了自己的童年,那时她经常出没在两个地方:查尔斯桥(Charles Bridge),她对着桥上的那些石头朋友们做过无数次的独白;还有犹太公墓,她在那里排练了古斯塔夫·梅里克(Gustav Meyrink)的《戈莱姆》。

图片4

布拉格查尔斯桥

在那些日子里,她从未想到有一天她能够用黏土创造出生命,就像戈莱姆(Golem)或上帝创造的第一人的样子。

在那个公墓里,安娜最喜欢的地方是摩西·贝克(Moses Beck)的坟墓,摩西·贝克( Moses Beck)于莫扎特在国家剧院举行《唐乔凡尼》首演前的五个月安葬于此。那时安娜是否意识到,她的第一件粘土作品正是那部歌剧中的人物。

安娜不敢想象,其第一件代表莫扎特歌剧中人物的青铜“外衣”雕塑作品,将被安放在这个剧院的正前方,以纪念莫扎特的《唐乔凡尼》从这里开始走向非凡的成功。

图片5

现在,让我们重回到西斯汀教堂。据说,西斯廷教堂穹顶上的壁画给了莫扎特创作《安魂曲》的灵感。了解了莫扎特对卡巴拉(Kabbalah)的热爱,我们就会发现《魔笛》、《唐璜》和他的其他歌剧所暗含的意味。这是安娜选择《唐乔凡尼》中的人物作为她第一件雕塑系列作品的原因之一。

然而,在“心灵的外衣”与西斯汀教堂之间还有另一层让人意想不到的联系。西斯廷教堂是由一位方济会教皇建造的,并由他的侄子(一位方济会修士)进行装修。方济会修士是耶路撒冷圣墓教堂和伯利恒圣诞教堂的守护者,他们是“圣地的看护人”。

图片6

在阿西西的圣方济修道院的墙上,有伟大的意大利诗人但丁的题词,诗人把阿西西描述为东方,那是太阳升起的地方。因此,正是在阿西斯修道院里,安娜·高美与神圣修道院的院长进行讨论的时候,便产生了把“外衣”雕刻在大理石中的想法,对于这一点人们并不感到惊奇。

安娜已经把自己的几件作品捐献给了修道院和教堂。其中一件就是马丁教堂下殿的圣马丁雕像,紧挨着圣方济各的墓。另一件是她的“圣方济各与贫穷的圣母”(St. Francis and Dame Poverty),作品源于但丁的神曲,被安放在修道院里诗人铭文旁。这一次,安娜带了一件青铜“外衣”雕塑的小模型作为礼物送给修道院长,它将被安放在修道院的教皇公寓里。

图片7

当看到这尊雕像时,修道院院长转向安娜说:“安娜,您了解圣方济的规则,在没有神圣的礼拜场所时,我们应该用自己的身体作为祈祷和沉思的外衣。是否可以把您的“外衣”变成一个隐世的空间,在那里人们可以找到他们内在的、不被任何人打扰的自我?”

院长还说:“以前的礼拜场所,如西斯汀教堂,如今已经成了纯粹的旅游景点。它们已经失去了原有的魔力和意义。对于正在向我们走来的新时代,世界需要一个发出强烈信息的符号。”

在这次讨论之后的四年半时间里,安娜·高美完成了高5米、作为沉思空间的“心灵的外衣”雕塑,耗时恰恰与米开朗基罗创作西斯廷教堂的天花板的时间相同,而这一壮举也使她成为获得许多人梦寐以求的米开朗基罗奖的第一位女性。

图片8

许多迹象向人们显示,人类已经走到了历史的重要转折点:大多数人都能感觉到,自文艺复兴时期出现惊人的科学进步以来,发展模式已不再可以持续。从西方世界的生活方式来看,似乎有几个地球而非一个地球有待我们去开拓、去享用,而新兴国家也在快马加鞭。

图片9

阴阳平衡慢慢地偏向于阴,被压抑了数个世纪之后,爱、仁慈与和谐的女性能量得以发展,这将引导我们渡过这一人类历史上的危险分裂。

哲学家德日进(Teilhard de Chardin)对当前的变化曾有这样的预言:“有一天,当我们掌握了狂风、海浪、潮汐和重力之后,我们将驾驭爱的能量,人类将在历史上第二次发现火。”

那么,米开朗基罗密码隐藏着什么信息呢?

“上帝就是爱。人类历史上将会走到某一节点。在此节点,人类会再次发觉内心的良知,而这将带来同火一样重要的革命,它将被爱和慈悲的力量所推动。为了标记这一划时代的变革,需要选中一位艺术家去创作一件象征性作品,来证明并昭示这一变革。

这位艺术家的作品将会采用取自阿普兰(Apuan)山的、与其作品皮塔、大卫和摩西相同的大理石。作品的形状将会让每个人想起一个普遍受人尊敬并体现那些基本品质的人。

图片11

只有满怀爱心、灵魂和谐,且具有创造性思维的女性艺术家才能揭示米开朗基罗密码的含义。在卡巴拉,第10道,也就是最后一道门开启了我们的心灵,给我们带来宁静,使我们的大脑潜力得以充分发挥,并实现与“永恒”(Infinite)的完全交流。赛菲罗(Sephirol)的爱委托上帝将其能量布撒于全世界,并向各国显示上帝的荣耀。

Rendering-Hadassah-1

The-wall

这就是首次出现在安娜·高美的雕塑作品“金色的橄榄树”或“生命之树”中,而今天出现在“心灵的外衣”中的托拉(Thora)的灵魂。旁观者似乎从虚空的“外衣”作品中可以辨识出熟悉的人的形象,这证明了安娜·高美不仅具有米开朗基罗的艺术手法(从她“外衣”作品的褶皱里就可看到),也具备他以含蓄、模糊的方式传递信息的能力,这允许人们从许多不同的角度去阐释。

2017年的年代数字之和为10,卡巴拉的最后一道门开启,米开朗基罗的密码连同包含在“心灵的外衣”中的“爱与和平”的信息,将最终向世界揭示。

“心灵的外衣”雕塑将会安放在具有高度象征意义的地方,比如耶路撒冷的哈德萨(Hadassah)医疗中心、北京中国国家博物馆、哈萨克斯坦连接中欧的现代丝绸之路的中心。此外,安娜·高美揭开米开朗基罗密码的神秘之旅,始于“金色之城”布拉格,将伴随 “外衣”雕塑作为《指挥官》(Commendatore )出现在艾克斯-普罗旺斯( Aix-en-Provence)歌剧节上。

图片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