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生存还是毁灭——1980年“心灵的外衣”问世。

从安娜·高美童年时期开始,脑海里就始终萦绕着一个问题:我为何降生于此凡尘?我的生命意义是什么?我的使命和职责又是什么呢?

图片1

当安娜·高美发现自己的艺术天赋时,慢慢找到了答案。1980年,安娜·高美创作了一幅名为“生存还是毁灭”的绘画,在画面中有一位裸体的女性,洋溢着青春的璀璨之美,与之形成对比的是一位裸体老妇人,生活的艰辛已压弯了她的脊背。

1992年的一次严重的事故,让安娜·高美长期饱受痛苦的折磨,于是她决定暂时放弃绘画,转而全身心投入到雕塑创作中去。安娜·高美的第一件重要的作品是“空外衣”,这幅作品反映了她的痛苦,但也表现了她对未来的坚定信念。这尊雕塑完成后,安娜·高美在皮特拉桑塔拉桑塔的主广场为其举办了展出,并为它取了一个不祥的名字“真空外衣(La veste del vuoto)”。漫漫征途,这仅仅是刚迈出的第一步,而终点似乎也仅仅透出了一缕黯淡的光芒。

对于安娜·高美而言,这件“真空外衣”是一种象征:它是拯救我们这些地球过客的象征。

图片2

如同胡戈·冯·霍夫曼史塔的戏剧《每个人》(《Jedermann》),它见证了安娜·高美在萨尔茨堡的青春岁月,那些信念、善举、给予他人的关爱和支持将陪伴他们砥砺前行。外衣内的空虚充盈着他们的灵魂、良知和创作能量,这些将是拯救他们的永恒力量。

保尔·瓦雷里对此有着精妙绝伦的诠释:“我认为进取心即为生活:我们只需做两件事。这两样事能够让我们超凡脱俗,使我们有能力超越身边的凡夫俗子......这就是爱和努力。将二者相结合,即赋予其一个新的极端的认知,爱演变成了努力”。

心灵的外衣

安娜·高美凭借直觉自然而然地创作了“心灵的外衣”,她决定追溯往昔,去发掘更多的尘封宝藏,很多智者用一件外套或斗篷的形象来比喻需要保护的人,或提倡一种高尚的道德情操。圣弗朗西斯主张人们的身体在礼拜场所的时候是冥想的斗篷;圣雄甘地提倡统治者将其华服换成其治下普罗大众编织的粗布衣衫。这样的例子可谓数不胜数。在东方哲学思想里,存在一个强有力的研究良知与和谐问题的思想流派,对于阿尔贝·加缪来说“良知甚至比生存更重要”。

在我的所有作品中,公众和媒体从一开始最感兴趣的就是“心灵的外衣”。很多公共机构和个人决定用这个神秘的标志来纪念具有象征性的地方。这件150cm 高的铜制“外衣”让我们回忆起莫扎特《唐乔凡尼》中的指挥官,让我们回忆起在布拉格Stavovské divadlò (伊斯特剧院)的首场演出。另一件原创作品是萨尔茨堡大教堂前的圣母怜子雕像,是一位母亲为世界受难的形象;还有一座存放在博洛尼亚博物馆,代表了哲学的形象。从大量的来信和邮件中,安娜·高美感受到这些雕塑在公众间激起的热烈反响,当然,还包括过去十年她所创作的很多其他作品。勿用多言,那些与之擦肩而过的人们,其心灵似乎能被这些“外衣”所唤醒。

遗憾的是这样的呼吁是不够的。否则,面对街角衣衫褴褛的穷困者,面对世界上千百万饱受剥削和虐待的儿童,为何只有少数同胞为之触动?很少有人能够铭记《圣经》中以西结的忠告,安娜将它刻在了2002年为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创作的“世界之心”的基座上:“抛弃你的铁石心肠,我会还你一具血肉之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