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安娜·高美出生在摩尔达瓦河岸,这里将她的出生地克鲁姆洛夫和其母亲的出生地布拉格连接在了一起,安娜是这座城市的孩子。在安娜小时候,文艺复兴时期的美丽城堡和巴洛克风格的教堂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她不得已离开祖国时,最伤心的就是与著名的查尔斯大桥上那些石头朋友们告别。

微信图片_20180426143934

安娜·高美的少年时代是在奥地利的萨尔茨堡和维也纳度过的,她的口音和护照来自此地。标榜着“欧盟”字样的护照为其带来了一些便利:它使安娜·高美沉浸在莫扎特、舒伯特和其他作曲家天堂般的旋律中,这些音乐后来都在她的雕塑创作中有所体现。  

当安娜·高美来到“光明之城”巴黎时,这个全新的世界颠覆了她的认知。罗浮宫、“法国文化”的作者、存在主义哲学家和外国艺术家,比如达利和毕加索,都选择定居在这座城市。如果安娜·高美不想崩溃的话,她必须将这种冲击转变到作品中。因此安娜·高美决定到公立美术学院和大茅舍画院进修。

因为安娜·高美的三维画风,使得她的导师试图将其引向雕塑专业,但未见成效。安娜·高美只是想画画,仅此而已。但无论巴黎怎样地影响着她,她的中欧风格还是很快便表现出来了。马克斯•恩斯特的超现实主义、雷内•玛格丽特、萨尔瓦多•达利,他们都是安娜·高美在绘画艺术中最初的挚爱,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让位给了更加梦幻的手法,即使用柔和的、特纳式的色彩,接近于维也纳学校的“幻想现实主义”。

但人生总是不可预知的,并且通常非常的残酷。一场严重的事故导致安娜·高美六年无法进行绘画创作。既然不能继续自己的理想,那么,安娜·高美最终决定尝试雕塑。机缘巧合,她定居在了意大利边境的蔚蓝海岸。这里距离雕塑中心——皮特拉桑塔和卡拉拉都很近。

timg (2)

意大利,又一次触碰了安娜·高美的灵魂深处——虔诚的宗教信仰。在这里,生活就是舞台,遍地都是瑰宝。

生活就是周而复始。美丽会再一次以神秘的方式重现。古希腊、古罗马,美第奇和罗马教皇的文艺复兴和巴洛克艺术,这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告诉她:“安娜,不要动摇,用美丽与邪恶、丑陋做斗争。通过耶稣基督回到欧洲的起源,回到古代神话,从而得到救赎”。

在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首次展出的“心灵的外衣”、“奥林匹克精神”、“欧律狄刻”、“科林斯王”、“普罗米修斯”、“盖亚”、“欧洲”及“尤利西斯”、“神话再现”展览的所有部分,以及对“欧洲”神话的当代诠释,见证了安娜·高美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