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艺术界LEAP 作者:岳鸿飞2018-04-26 10:49

最近正在兴起的设计艺术,目前它还没被清晰归类于“当代艺术”或者是“设计”门类之中,“功能性”这一话题便重新进入视野。本文以近期正在展出的几件作品为例,展开了对“功能性”的简要讨论。

杰西·里弗斯

《绷带泡沫沙发》,2016年

Foam Couch with Straps

装饰泡沫,玻璃纤维,木,带状织物

73.66 ×195.58 ×88.9 厘米

自现代主义兴起之后,艺术就开始通过“去功能化”来定义自己。极盛现代主义(high modernism)的信徒们顶礼膜拜媒介的特性,于是运用材料创作演变成为单纯研究材料。再后来,极简主义和戏剧性两者间的张力甚至使艺术参与或交互都显得如此可疑。如果这种谱系可以得以终结,那就是参与式艺术和关系美学一同将真实带回这个充斥着戏剧性的大环境。在被僵化的机构批判俘虏之前,至少关系美学可以让我们再次安坐在沙发上。

2017年迈阿密设计巴塞尔展现场

随后,艺术博览会的崛起被认作是革新当代艺术的卓越模式,结果证实——毕竟,艺术也并没有不像一个沙发。在巴塞尔艺术展推出了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而迈阿密设计展(Design Miami)成立了迈阿密设计巴塞尔展(Design Miami/Basel)之后,一些画廊——非常出色的画廊,即使是最挑剔的艺术界名流也不会轻视的那种出色——在艺术博览会和设计展之间架起桥梁,同时也进一步在艺术和设计领域间构建了联系。比如说有纽约的沙龙94画廊(Salon 94),和上海的艺术门画廊(Pearl Lam Galleries)。

即使有上述背景作为前提,在过去的三年里,见证(暂且称其为)设计艺术的兴起依旧令人惊讶——坚持囊括功能性概念的雕塑,配以在最婉转的语境下也只能被描述为“可用”的家具。目前最着名的例子之一可能是杰西·里弗斯(Jessi Reaves)了,这位新兴艺术家的雕塑作品看起来像是某人展出一张粗制滥造的沙发床,并把它的内胆翻出来,露出所有的钉子,泡沫和胶合板。第一次参观他的展览后收获的启示是:拉链就应该是被拉开的,而椅子大概是可以用来坐的。

托马斯·巴格

《五口之家的分类洗衣房》,2017年

纸浆,木架,聚胺酯与涂料

274.3 ×365.8 ×38.1 厘米

托马斯·巴格(Thomas Barger)是另外一个例子:他作品的纸质构造看起来很实用,实则却拥有其他功能,有时功能性甚至彻底变成了一种装饰性。迄今为止,他的杰作是《五口之家的分类洗衣房》(Sorting Laundry for Family of 5),这一系列容器既不像一个五口之家的洗衣房地形图,又没有为这一家五口提供分拣衣物的容器;其实上述描述都没可能发生,因为这个组装件理应垂直挂在墙上——它是用来放空气凤梨的。米莎·卡恩(Misha Kahn)的家具设计看起来像多拉·布多尔(Dora Budor)的雕塑作品;但你可以触摸前者而不是后者。我们目前所看到的所有艺术设计师都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的最后几年和90年代的头几年。也许这是一代人的嬗变。

尼尔· 贝鲁法

《丹尼尔》,2017年

Daniele

纸板,合成树脂,电插座,电线

72 × 81 × 25 厘米

在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的展台上,巴莱斯·赫特林画廊(Balice Hertling)展出了尼尔· 贝鲁法(Neil Beloufa)雕塑作品,这件作品为经销商提供了可坐的座位,插座和书架。这些插座的电源延长线点亮了一盏狗形状的灯,或是一座碰巧会发光的狗雕塑。(所有作品单独出售。)同时,我认为陶瓷这种材料近期的热度也与此疆域有关。当下纽约“洞”画廊(The Hole Gallery)正在举办一场名为“今日粘土”(Clay Today)的展览,你在这里也许可以全面洞悉这一趋势。一些花盆有功能性;另一些则没有。上海K11正在展出已故艺术家贝蒂·伍德曼(Betty Woodman)的个展,她曾创造有实用性的陶瓷作品,直至它们在今天的语境下变得这般当代,以至于它已经成为系列艺术品中不可替代的一部分了。

但是,我们对功能性的担忧会逐渐好转以致最终消失吗?几乎不可能。 艺术门画廊和沙龙94画廊都为各自的艺术和设计项目设立了不同的部门,并分开参加两个领域的博览会。像杰西·里弗斯和托马斯·巴格这样的设计艺术家也会认真选择合作画廊和展览语境;到目前为止,里弗斯更喜欢艺术圈而巴格更偏向设计界。他们是否能够在两个领域的中间交融处相会?这仍有待观察。

“今日粘土”展览现场

“洞”画廊,纽约

2018年4月10日至5月6日

“贝蒂·伍德曼:宇·宙”展览现场

House and Universe

上海 chi K11艺术空间

2018年3月19日至6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