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戏剧

跟我一起重复两个名字,提奥多罗斯·特佐普罗斯导演、亚历山德琳娜大剧院。都不太熟悉是么?让我们回忆一下,上次在介绍铃木忠志导演的一部戏和一本书的文章中提到,两位导演都是国际戏剧奥林匹克的发起人,一东一西,颇有一些相似之处。比如他们都是国际戏剧文化交流的桥梁,比如他们都喜爱诠释希腊悲剧,比如他们都非常注重演员的身体能量,因此都摸索出了自己训练演员的一套方法。受静安现代戏剧谷之邀,这位来自希腊的导演将携俄罗斯亚历山德琳娜大剧院带来布莱希特名作《大胆妈妈和他的孩子们》。

先来说说剧院。亚历山德琳娜大剧院是一个位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的剧院,拥有悠久的历史,1756年由彼得大帝之女伊丽莎白女皇下令建立,到现在已经迎来了它的第261个演出季。它又称作国家普希金戏剧学院剧院,和马林斯基大剧院、米哈伊洛夫斯基剧院并称为“三大帝国剧院”,是俄罗斯无可争议的最高戏剧殿堂,一代名导梅耶荷德曾在此执导。早在1935年,梅兰芳首次访问苏联,就是在亚历山德琳娜大剧院表演京剧。

这一次《大胆妈妈和她的孩子们》的导演,是位希腊导演——提奥多罗斯·特作普罗斯。一听到这个长长的名字,大家或许会感觉陌生。但相信不少朋友了解过国际戏剧奥林匹克(Theatre Olympics)。提奥多罗斯·特作普罗斯是世界戏剧大师,国际戏剧奥林匹克的发起人之一。1994年,特作普罗斯与铃木忠志等世界知名剧场人一起,发起了这一世界性的戏剧活动,为了推动世界戏剧艺术的交流与发展。1995年首次举办于希腊雅典,由特作普罗斯担任艺术总监。第二届的戏剧奥林匹克于1999年举办于日本静冈,艺术总监是铃木忠志导演。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的戏剧奥林匹克在北京举办,开幕大戏由张艺谋执导。

那一年的戏剧奥林匹克群英荟萃:张艺谋、林兆华、铃木忠志,当然还有特作普罗斯。让人难忘的是,那一年刚刚故去的俄罗斯艺术大师、享年98岁的尤里·留比莫夫的遗作《群魔》。列夫·多金曾经也导演过这部作品,我们曾写过他的介绍。那一次,作为希腊导演,特作普罗斯带来的是以古希腊神话为题材的《被缚的普罗米修斯》。

004bb8fce00d4d7db3d3360fcaa237d3

 

4c6f4af4113048b1b3dd8df4151f57ae

 

舞台上,原始与现代是相互交织的。服装是现代的,故事是指涉现代的。而身体是原始的,演员们肢体语言简练有力,充满能量。场景是原始的,铺着红土的舞台上的石块,仿佛是一场在自然中的祭祀。震撼的枪声将战争引入剧情,这和《大胆妈妈和她的孩子们》的主题一脉相承——战争。高度风格化的语言与肢体,强烈而直观地表现了权力与反抗的冲突。战争面前,人那么无力,而战争之后,人又是什么?

回到即将上演的《大胆妈妈和她的孩子们》。这是布莱希特写于1939年的名作,此时的布莱希特因为二战流亡于瑞典,而《大胆妈妈和她的孩子们》正是一部反战作品。女主人公安娜·菲尔琳,被人们称作“大胆妈妈”。她带着两个儿子,一个哑女,拉着货车随军叫卖,把战争视为谋生与发财的依靠。有人称赞她充满勇气,有人钦佩她不怕冒险。大胆妈妈游走于军官、妓女与死人之间,把生活的希望寄托于冲突,祈求和平永远不会到来。战争在哪里,她就去哪里;哪里有战事,哪里就有她发财的机遇;战场是你的噩梦,却是她的乐园。与魔鬼共舞,真能长命百岁?

大儿子被拐走从军后因为杀人抢劫被处死,二儿子为了保护公家财产被处决,小女儿则是为了在战争中挽救他人性命而遭枪杀。这个把生活希望完全寄托于战争的女人,最终落得家破人亡。这是一个在战争中为谋生不怕冒险,不计后果的女人的悲剧。

布莱希特:“当大胆妈妈什么也没学到的时候,我认为观众却能从她身上学到一点东西。”这是布莱希特对时代背景的隐喻,戏剧是时代的镜子。1938年,希特勒取得党政大权和最高军事指挥权之后,为了实现其侵略扩张意图,在内政和外交方面采取了一系列强硬措施。西方国家为了保全自己,对德采取“中立和不介入政策”,战争阴霾笼罩欧洲,一方面同德国订立互不侵犯条约以束缚希特勒的侵略野心,另一方面又大量向德国贩卖钢铁,供它制造战争武器。布莱希特从德国十七世纪作家格里美豪森的小说中获得灵感,以芬兰瑞典语作家约翰·路德维格·鲁内贝里的战争叙事诗中的随军女商贩为蓝本,通过“大胆妈妈”这一小人物在战争中的作为,表现了战争的荒谬。幻想在同德国做买卖中捞取任何利益,不就是与魔鬼共进早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