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1697年:出生

1720年:开始全职投身于绘制城市风光

1746年:来到伦敦,并获得极高声誉

1755年:回到家乡威尼斯,不再离开

1768年4月19日:逝世

1

《卡纳莱托肖像》

1754

安东尼奥·维森蒂尼

吉奥瓦尼·安东尼奥·卡纳尔(意大利語:Giovanni Antonio Canal;1697年-1768年),通称为卡纳莱托(Canaletto),意大利画家。画作以描绘18世纪的威尼斯风光主题知名。他记录了大运河边的人家与作坊、赛舟会、圣马可广场的耶稣升天日庆典、一次雷击后圣马可广场钟楼维修的情形等等城市景象。他传神地捕捉了石头、水面的日光翳影,其画作为后人留下了当时威尼斯日常生活的快照。

卡纳莱托于1697年10月28日出生于威尼斯,他的父亲也是一位戏剧画家,从小他便与他的兄弟一起跟随父亲学习。他们还去过罗马,在那里卡纳莱托还受到乔瓦尼·保罗·帕尼尼(Giovanni Paolo Pannini)的启发,开始绘制城市及其居民的日常生活场景。

2

《圣马可广场风光》

(Vue de la place Saint Marc à Venise)

卢浮宫博物馆

Credit: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 Benoît Touchard

3

《威尼斯Cornaro宫景色》

(Vue du Palais Cornaro à Venise)

卢浮宫博物馆

Credit: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 Benoît Touchard

1719年从罗马返回后,卡纳莱托就开始运用其著名的地形图风格进行绘画创作。早期作品大部分都是从大自然中进行创作的,这与当时其他画家在工作室中完成绘画的惯例不同。但卡纳莱托后期的作品创作也回归到这种室内绘制传统中:如它后期作品中的远距离人物都被描绘成彩色斑点,这种效果是通过使用“暗箱”( Camera obscura )而实现的。

暗箱又称为“暗盒”,是一种光学仪器,可以把影像投在屏幕上。暗箱的概念早在公元前就已经出现了。在15世纪,艺术家们开始利用暗箱作为绘画的辅助工具,利用小孔成像原理进行临摹,开创透视绘画法。随着科技的进步,在16世纪,又在暗箱上装上了凸透镜,令影像更加清晰透亮。由于这些暗箱大多是无法随意搬动的工具,所以艺术家们才会出现室内创作的习惯。

4

《圣马可广场风光》

(Vue de la place Saint Marc à Venise)

卢浮宫博物馆

Credit: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 Hervé Lewandowski

5

《圣马可码头风光》

(Le Môle - Vue du bassin de Saint Marc)

卢浮宫博物馆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 René-Gabriel Ojéda

卡纳莱托是以描绘威尼斯运河和总督府的宏伟场景而闻名,他的大型风景画描绘了这个城市壮观的景色以及其传统习俗,并创造性的利用了大气效应和强烈的地方色彩来创作。他作品中的这些特质,预示着后期印象派的出现。

他的许多作品是通过商人约瑟夫·史密斯(后来被任命为英国驻威尼斯领事)的代理出售给英国人。但在19世纪40年代,奥地利战争导致去威尼斯的英国游客大量减少,卡纳莱托的市场也因此而被打乱。所以在1746年,他搬到了伦敦,以便于更接近他的市场。在英国期间;他经常被要求用他画威尼斯城市风光的方式来画英国的景色,但总体而言,这一时期的作品并不令人满意,主要原因是卡纳莱托的工作质量下降。其绘画开始遭受重复性,并失去流动性而变得机械化,以至于英国艺术品论家乔治·维尔特(George Vertue)认为用“卡纳莱托”这个名字画的人是一个骗子。画家还因此被迫举行公开绘画来反驳。

6

《公爵宫和威尼斯码头风光》

(Vue du palais ducal et du môle à Venise)

卢浮宫博物馆

Credit: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 Gérard Blot

7

《威尼斯,安康圣母圣殿》

(Venise, l'église de la Salute)

卢浮宫博物馆

Credit: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 Franck Raux

8

《里亚托桥》

(Le Pont du Rialto)

卢浮宫博物馆

Credit: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 Franck Raux

1755年卡纳莱托从英国回到威尼斯,并在1763年当选为威尼斯学院院长。他继续进行绘画知道1768年去世。在晚年,他经常在旧草图上作画,有时还能绘制出令人惊奇的新作品。2012年,他的一幅罕见画作还在伦敦苏富比以194万英镑的价格成交,创下了其画作拍卖的新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