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七十七天》剧照

四月是最残忍的一个月,荒地上 长着丁香,把回忆和欲望,参合在一起,又让春雨,催促那些迟钝的根芽。 ——《荒原》 艾略特 

在过去几万年的时间里,智人习惯了在广阔的天地里去狩猎或采集,而现在我们被束缚在固定的环境中,感到疏离而压抑。或许DNA还记得那些在远方的日子,于是向往远方,成为了一种本能。

在2018年4月22日,世界地球日,艺术介入旗下致力于公益艺术计划的“一个美术馆”2018年首展开幕,带来一场“四月的远行”。

《七十七天》剧照

《七十七天》剧照中赵汉唐扮演的男主角在浩瀚的自然中显得如此渺小

在《七十七天》里

在赵汉唐的导演处女作《七十七天》放映结束后的电影分享会上,几位嘉宾一起就远方的话题展开了讨论。赵汉唐导演谈到了这部电影拍摄的缘起,他说道:“拍这部电影的缘起是我早年的自驾旅行,我做演员比较有局限,找我的电视剧也都是在横店拍,一年一年过得很快,我觉得我大部分时间在横店度过,重复着没有意义的工作。所以有十年的时间我就自己一个人开车去旅行,去到很边远的一些地方,大自然给了我最美的景色无时无刻不在打动着我。我就在想我们国家有这么壮美的山河,很想把它呈现在大荧幕上。直到我看到杨柳松一个人去穿越羌塘无人区,于是我想把他的感受,我的对生活的感受最直接的呈现出来。”

剧照中的男女主角

《七十七天》剧照

他随后提到了在拍摄过程中遇到的困难:“我们没有那么多的资金去做特效,特效做的不好很影响观看感受,所以自己去养了三匹狼,每天睡在他们旁边和他们沟通感情,所以那些和狼互动的镜头是我们用胆量去拼出来的。电影拍摄了三年的时间,从海拔的4800米拍到了6700米。6700米是个什么概念呢?北美洲的麦金利峰最高是6200米,我们拍摄的最高地方要比北美大陆高出500米。拍摄过程也历经了很多艰苦,高原反应是一定要克服的,玩儿命吃西瓜喝藿香正气。”

电影分享会现场

江一燕扮演的女主角

赵汉唐在谈到女主人公时,娓娓道来了故事的原型人物是他在和杨柳松接触的时候,看到他那本书,有一个女孩给他写的序。这个女孩是中央美院毕业的,在墨脱徒步的时候意外受伤导致了高位截瘫。她开始学着用手来控制油门和刹车来开车,又在拉萨装修客栈,又投身于完善无障碍设施,并且自己尝试换轮胎,自己尝试做一些自驾的准备,后来才了解到她想一个人开车从拉萨回内地,并且把自驾的旅程拍成了纪录片。回去后才发现大自然没有困住她的双腿,反而重回人类社会后寸步难行。

《七十七天》中绝美的风景

《七十七天》中绝美的风景

当代艺术策展人段少锋在观影后感慨道:“我从2008年来北京,这十年来学习、工作,之后也有一种疲惫感,有时想要逃离这种生活。说道逃离,很多人想到的就是西藏,身边很多朋友都和我讲过去西藏的经历,也看过不少关于西藏的电影、书籍、艺术作品。我没去过西藏,那里就是一个对我来说不断存在于我的想象中的远方。看完这部电影之后有两个感受,一个是想去西藏,因为太美了;一个是不想去西藏,因为太苦了。” 这大概也是很多向往那一片圣域却又迟迟不付诸于行动之人的普遍矛盾吧。

刘绍栋的雕塑作品《羊群》

刘绍栋的雕塑作品《羊群》

跟着一群咩咩羊

活动现场的草坪上“放养”着20只羊,这是艺术家刘绍栋的雕塑作品《羊群》。刘绍栋一直以来在中央美术学院攻读雕塑系的本科硕士学位,这系列的《羊群》作品就是他研究生毕业创作的延续。艺术家把目光转向普通人或者动物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庄严,而这种关注终将会回归到自身,我们与羊也没什么不一样。这一组雕塑中的每一只羊都有自己的名字、迥异的个性,有独一无二的过去和未来。作品中糅杂着他对于北京这座城市的感情,跳脱的羊群悠然走入陌生的都市,对于羊群来说,这个城市就是一个陌生的异乡。 

李洋《前缘》

李洋 《山野》

画下一个梦

李洋是一个坚持了24年的画梦人。从最初画自己的梦,到后来为别人画梦,再到干脆发起梦研所艺术项目、为梦写诗……对于梦的痴迷,让他仿佛具有了沟通梦境与现实的能力。这些梦之画形色各异、风格有别,象征着梦的变幻莫测。它们是自我的,也是自由的,难于阅读,却引人进入。他作品中全部的文字和图像,来自于17岁时一个隐秘的破烂的小日记本。里面用非常简略潦草的方式记录了400个以上的少年梦境。其后的20多年,作者陆陆续续的画出了所有这些梦,作为治疗自己躁狂抑郁症的一个艺术手段。在整理和描绘这些梦的过程中,艺术家获得了与心理学家弗洛伊德与超现实主义画家达利相当不同的,对于梦的观察与研究的结论。

“倾斜列车”拉杆箱市集上的手工物品

“倾斜列车”拉杆箱市集上的美女摊主

搭上“倾斜的列车”

2010年起,在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市,每月的第一个周日,都会举行一场好玩好逛的拉杆箱市集(Suitcase Rummage)。摊主至多只能携带三只拉杆箱。因此,各路摊主总是能想尽各种方式将箱子塞得满满当当。带两三个箱子,享受一天做小买卖的生活,同时可以淘换到本地的手工、二手和改造的旧货。

如今,拉杆箱市集终于来到北京,ttg将第一期的主题定为“倾斜列车”,出自凯鲁亚克的《达摩流浪者》:“生命,存在一种高度,那就是自由。当世界倾斜,我们在低处穿行,不变的是永远自由的心。”几乎所有的车,包括船体转弯时,都无法回避“倾斜着运行”的事实,这就意味着我们多数时候都坐在“倾斜列车”里。搭上“倾斜的列车”,去找寻一个隐藏在市集行李箱中的远方吧。

“倾斜列车”拉杆箱市集上的旧物仓

“倾斜列车”拉杆箱市集上可以摆拍的小帐篷

去往远方

这样一颗想要去远方的躁动的心,你是否也有?杨柳松曾说,这是一个没有探险的时代,但不能没有探索,对自然,对自我。

虽然我们无法去流浪,无法去自我放逐,无法找到比远方更远的风,但何不从四月起,去往远方,回归异乡。

活动现场

“倾斜列车”拉杆箱市集

“倾斜列车”拉杆箱市集的火爆现场

“倾斜列车”拉杆箱市集的火爆现场

“倾斜列车”拉杆箱市集

“倾斜列车”拉杆箱市集上的艺术品

“倾斜列车”拉杆箱市集上五颜六色的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