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行情

澎湃新闻 作者:了庐2018-04-25 09:38

针对文人画家特殊的文化背景和反映在作品中特殊的文化气息,知名画家了庐曾提出文人画是“世界绘画史皇冠上的明珠”的论语。了庐以自己创作的实践和思考,对当下反映在中国画坛中,对文人画与文人画家有相依关系的书法、教育以及市场鉴定等各方面,做了阐述。尤其是对文人画在它所依存的时代发生变化的情况下,提出了自己新的创作理念和探索。 

清代金农画作

书画收藏的高下雅俗,实际上涉及收藏家和企业形象的高下雅俗,更象征着藏家的身份和家族背景,因而历来就有收藏名家字画的一种风气。一些有身份的收藏家,他们的后人在一般的情况下都不会轻易地卖掉家传的收藏,即使到了穷困潦倒的时候,也只是出售一些不太重要的藏品以求维持生计,这是因为藏品是他们祖辈身份的象征。比如1995年,我在组织举办新文人画展时,和方增先等各地许多画家到了一个当时名叫华夏文化旅游开发区的赞助单位去,当时他们客厅里悬挂着一张清末赵之谦的花卉小品,引起了一批画家的关注,其中南京的画家江宏伟还幽默地说,这比人民大会堂的还要好。可谓竹篱茅舍之中,悬着名家字画,令人肃然起敬。相反,豪宅中如果没有名家字画的点缀,就有被人看轻的可能,被人们认为是没有底蕴的暴发户或土豪。可想而知,收藏艺术作品的高下雅俗对显示收藏家形象的高下雅俗是何等重要。

书画收藏除了讲究名家以外,还注重作品的品位——大气、正气、清气、雅气。大气的作品令人精神振奋,延年益寿;正气的作品,令人有敬畏之心,积极向上;清气的作品,令人心旷神怡,超然物外;雅气的作品,让人有种从画意到诗意的联想。在传统的书画收藏家的理念中,收藏的作品宜小不宜大,它的目的是使空间显得宽敞;相反,过大的作品,令人感到生活空间的压抑。小的作品,只要做到法度之内笔墨雄健,同样可以以小见大。

白石画虾

具体来说,收藏有三种意义,一是为了审美上的需求,二是为了艺术上的学习,三是为了利益投资。赏玩和学习都是因人而异的,而当下最受关注的投资行为可以说是一门学问。

书画投资一定要注意对名家的确证和综合考量。真正的一代名家,不论在创作上还是在理论上,都对前人优秀的笔墨法度有所认识和把握,并有所突破和贡献,表现在理论上,所谓“实践出真知”,真正的理论家也一定要在自己感性认识的基础上提出自己的真知灼见,能为人所折服,而不是故弄玄虚。他们在绘画史上是不多见的,如董其昌就是一个为史公认的代表人物。

纵观中国绘画史,从清代乾隆时的金农之后,经嘉庆、道光、咸丰,一直到同治末年赵之谦的出现,四朝一百多年间,几乎没有一个卓有成就的艺术家为后世所瞩目。

张廷济书法作品

以近现代来说,如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等,他们的作品在当今艺术市场中不断地被人刷新拍卖纪录。而稍逊一筹的,如关良、张大壮、陆俨少,他们的作品在创作上有各自另类的贡献,我认为以后会有一定的上升空间。这是因为艺术的生命在于发展,如果对传统没有充分的认识和把握,那就对不起历史。同样,作品没有创新也对不起时代。这两类也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家,只能算是画家,因为真正的艺术家要有对历史负责的社会责任感和时代的使命感。

关良画作

那些以传承为主的一批画家,如顾若波、吴秋农、陆廉夫、倪墨耕、顾麟士、冯超然、郑午昌等,这些画家在当时的艺术市场中都是被追捧到红极一时的,到如今相隔一百年了,他们的作品在当今的艺术市场上,仍不见有上升的空间。平心而论,他们这些画家,在山水、花鸟、人物的创作上,比当今许多一味学习传承的画家不知要高出多少倍。就是因为没有创新和发展而不被后人认可。相对而言,与其同类的大画家吴湖帆则要幸运得多,他出生在贵族门庭,富于收藏,善于鉴定,在当代的书画鉴定上具有重大影响,这成了他艺术作品之外重要的附加值。还有如大画家张大千,他诸多特殊的艺术生涯,也成了他作品之外极大的附加值。因而他们两人也都成为当今艺术市场上为人追捧的对象。

吴湖帆作品

至于当时其他数不胜数的所谓一代名家,如今都在大浪淘沙中被历史淘汰了,而他们曾经成千上万的作品也已被后人处理的没有踪影。所以,历史就是这么残酷。这充分说明艺术家,不但要求在创作中有所突破和贡献,而且在学养上更要有丰富多彩的呈现,包括诗文、书法和篆刻等方面,如钱瘦铁、来楚生、白蕉、周錬霞等人,比起朱屺瞻、江寒汀、程十发等那些单一苍白的画家来,他们升值的空间和潜力就大得多。

前面提到艺术家的附加值贡献越大,这对收藏者而言,他们利益的上升空间就越大,这对收藏者来说是极其重要的一门学问。绘画史上有很多类似的现象,最典型的如唐伯虎一生的风流韵事,在民间的传说,极大引起了人们对他的普遍关注,这种巨大的社会附加值,超越了绘画史中任何一个画家。还有如郑板桥,他清廉、爱民的传世形象也成了他艺术作品的社会附加值,相比在艺术成就上高出其许多的金农和汪士慎,他是得了不少便宜。

这是两个在绘画史中最典型的例子。他们特殊的人生经历和社会影响已经成为文化史的一部分,但这是历史的一种偶然现象,它不应该成为人们普遍追求的偶像。所以在艺术品的投资上,还是必须从作品的艺术本身到画家的学养背景,做一个全面的认识和研究,这样才能在艺术品的投资上,化被动为主动。

萧蜕庵书法作品

在当下的市场经济中,对于书画的收藏与投资,最要警惕的是那些利用社会力量和个人操作而设的虚假陷阱。优秀艺术家的作品和创作极具文化内涵和意义,需要有一个较长的认识过程,不像那些取悦于大众的商品化和工艺化作品可以一目了然。尤其在过去文人相轻的社会,许多有杰出成就的文化人如齐白石、黄宾虹、关良,他们生前相较同辈而言是备受冷落的,只到了后世才被人逐渐认识和重视。齐白石是到解放以后,在中央领导同志特别的礼遇和关心下才引起人们的注意。黄宾虹先生生前曾说,他的作品至少要50年以后才会有人理解,也确实到了21世纪人们才开始认识到他作品出神入化的艺术境界。所以,我认为21世纪可能就是黄宾虹的世纪。至于关良先生也一直到他身后30年的今天,才开始引起越来越多人的注意。相反,他们同时代那些当时飞黄腾达的画家们,现在已逐渐被人们遗忘和淘汰。我犹记得当年关良先生曾对我说:“大胆地画,你不要顾忌别人怎么看你,你更应该想到后人会怎么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