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设计

在前不久刚落幕的设计上海期间,羊舍创始人、设计师杨明洁创造了一个由蜂窝状支架所构成的展台。而在2018年一月底落成的羊舍博物馆的庭院中,也应用了这种相同的单元体材料,打造出一座超现实主义的虚拟苏州园林。

苏州园林的昨天和今天

苏州的园林本是江南的私家庭院,一般供主人观赏和休息。由于经济富庶,在明清全盛时期,共有多达170多处园林遍布于古城苏州内外,分别代表了中国宋、元、明、清时期江南园林的风格。而到了现在,古城区域现存的古典园林不到50处,其中还不乏有待修复的小型园林。

文征明曾参与拙政园设计并留有《文待诏拙政园图》

古典苏州园林的布局多以水池为中心,而亭子、连廊、花窗、庭院、假山石等都围绕着水池而布置。而通过障景、遮景、借景的营造方式,运用高低、大小、明暗、起伏、曲折、开合等对比手法,使得游园者在经过其中时,视线不断地变化与调整,景观也因此充满变化与韵律。

拙政园

占地面积小的限制却为苏州园林塑造了更多可能,以中国山水花鸟的情趣,唐诗宋词的意境,点缀假山、树木,安排亭台楼阁、池塘小桥,使人们一入园,就能享受景因园而异的山水林泉之乐,察觉园林主人的诗意。

苏州园林是一种隐逸文化的代表,也许今天在游览声名在外的拙政园、狮子林时,你能看到的也只是接踵而至的游客,无法体验到往日的曲径通幽,也就无意探寻那一木一石背后的意义了。

虚山石园林

也许是因为对苏州园林现状的担忧,一直以在现代设计中融入传统人文与手工艺而著称的杨明洁决心在在苏州护城河边的一所园林内进行改造,创造出一座具有当代美学的苏州园林。

在决定进行苏州园林改造后,杨明洁造访了邻国日本,探访了京都多座禅宗寺院方丈寺外的枯山水庭院。

Ryōan-ji(龙安寺)

Genko-an(源光庵)

枯山水以细碎的砂石代替流水的手法,启发了杨明洁在苏州园林中也进行材料替换。而枯山水极简的造园法则,也与四百年前的千利休所创造的茶道流派,Wabi Sabi 一脉相承,坚持着一种未完成的、静寂的美学,这与苏州园林的隐逸文化也不谋而合。

Wabi Sabi(侘寂)

当现代设计将眼光放著于历经百年的古典园林,

该运用怎样的“当代”手法,

再现曲径通幽的神态呢?

如果将园林中的局部以一种新的材料取代呢?

在去年设计上海期间,杨明洁就尝试用几十万个 Y 型支架搭建了展厅。在改造这个园林时,他将 Y 型支架系统取代了苏州园林中的假山石与花窗,可以自由塑形的白色 Y 型支架相互组合,营造了交错叠嶂的假山石。

同时,层叠通透的效果也体现了石洞与花窗所能产生的移步借景的效果,再配以黑色 Y 型支架由密到疏的渐变穿插,增强了虚拟假山石的立体阴影。

由 Y型支架构筑的不同花窗

可持续发展的家居系统

此次替代山石的 Y 型支架,由 ABS 塑料制成。当它们相互组合时,一个个单元体呈现蜂窝状,轻便简洁,且结构稳定,是一套可以反复利用、环保的展览装置和家居系统。

Y 型支架

同时,Y 型支架所呈现的是一种当代的美学语言,融入苏州园林中,不仅使传统人文与数字时代的生活美学实现了一种融合,也使传统文化在当代有了可持续发展的意义。

虚山水庭院

这并非杨明洁第一次尝试设计组合式的家居系统。2015年,他就曾与意大利品牌 NATUZZI 合作,在米兰设计展上,展出一系列由方形模块构成的家居系统。在单独使用时,它可以是一个茶几、矮凳或者边柜;而组合使用时,则可拼接成任意尺寸的书架,甚至是屏风或阻隔墙。

T Box

当设计被解构为重复的单元体,这次的 Y 型支架像是杨明洁对于组合家居系统更具未来性的一步探索。

这或许也是一种未来生活的全新构成方式:最小单位的家具与建筑,小到可以放置在股掌之中,如同人体的细胞一般,构成了整个庞大的系统。自由拆解、组合,同样折射出当代人对新兴生活方式的更多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