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对于蒙古的印象,你都有哪些呢?

这个地方好像很少被我们提起,因为我们有内蒙古,所以很多时候,我们理所当然的会把这两个地方在心理上做一个差不多的概括,比如那草原那湖泊那蓝天,甚至那非常扁平的蒙古脸。

对于蒙古的印象,最早来自两个地方——

电影《寻龙诀》剧照,里面出现蒙古的湖泊美景和小演员阿吉

第一个,是在电影《寻龙诀》中,出现了非常令人赞叹的蒙古草原和湖泊景观,还有蒙古小歌手阿吉的蒙语歌声。虽然之后小玉了解到大部分电影中的取景其实是在接近蒙古的、我们内蒙的呼伦贝尔草原上完成,但是蒙古的自然风光还是令人格外难忘。

蒙古选手恩赫蒙赫

第二个,那档超火爆的脑力比拼综艺节目《最强大脑》第三季国际赛中,有一位来自蒙古的马背少年恩赫蒙赫引起中国网友的热议。除了精通四国语言,98年出生的小伙子已在亚洲记忆公开赛中,打败所有参赛的中国选手,并在次年,夺得少年组世界冠军。

可以说,除了智商上的碾压,这小伙子的颜值也是绝对能打的,有不输“偶像练习生”的颜。在国际赛场上出现一个长得好又是很少遇到的蒙古国选手,可以说让人记忆深刻。

不过,我们依然不得不承认,即使地缘性是如此相近,可蒙古国与我们的外蒙古其实是有着很大差异的,因为他们毕竟是ZIBENZHUYI文化影响下的国家,参与的是全球范围内的交流和狂欢。

蒙古国的艺术,呈现什么样的气象呢?

《天的那边:当今时代的蒙古艺术》展

清明假期,去上海的中华艺术宫看展。

《天的那边:当今时代的蒙古艺术》展试图挖掘、呈现蒙古当代艺术家在自身特殊历史、地理、文化条件下的创作体验和创新精神,提示他们在各自传统文脉上的当代性转换和创造性推进,也是彰显蒙古艺术走向世界、走向未来的又一个重要维度和模式。

《天的那边:当今时代的蒙古艺术》展现场

《天的那边:当今时代的蒙古艺术》展现场

感到意外的是,我们印象中的传统和保守是完全不存在的,蒙古当代艺术以一种既包含传统元素、又紧跟时代潮流的姿态,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天的那边,我们和蒙古地缘上是如此之近,却从来没有去试图了解过它。

今天,一起来了解一下。

蒙古当代艺术气象之一:传统元素中的马和草原汉子

《天的那边:当今时代的蒙古艺术》展现场,蒙古草原元素摄影

蒙古艺术对于很多人而言像是一个谜,除乌兰巴托、草原游牧外,知之甚少,对于其当代艺术的发展和当下的面貌更是无从知晓。“天的那边:当今时代的蒙古艺术”或可揭开蒙古社会一角,并借由当代艺术呈现当下蒙古人的生活面貌、文化趋向。

首先我们最熟悉的,一定是那自然风光和草原汉子。

《天的那边:当今时代的蒙古艺术》中的“马”题材绘画

《天的那边:当今时代的蒙古艺术》中的“马”题材绘画

《天的那边:当今时代的蒙古艺术》中的“马”题材绘画

草原不能被忽视的东西,也许是那蒙古马。

蒙古马原产蒙古高原,处于半野生生存状态,它们既没有舒适的马厩,也没有精美的饲料,在狐狼出没的草原上风餐露宿,夏日忍受酷暑蚊虫,冬季能耐得住-40℃的严寒。蒙古马分布广、影响大,它的血液渗透到国内外许多马种,作为马种遗传资源,蒙古马有着重要的保种价值。

不过,现代的蒙古马又是可怜的。几乎没有多的人注意它们。于是,艺术家笔下的蒙古马,它不同于真实马的棕色黑色,而是以一种彩色到不真实的状态出现,反而拥有了一种充满着感情色彩的地位。

《天的那边:当今时代的蒙古艺术》中表现传统蒙古人和服饰的绘画

同样用丰富和梦幻色彩展示的,还有这组人物像。

画中的蒙人身穿蒙古族的传统服饰,即右衽,斜襟、高领、长袖、肥大、镶边,下摆不开叉的长袍。平时多穿布料衣服,年节或喜庆日,一般都穿织锦镶边的绸缎衣服。他们喜欢用对比度强烈的、鲜艳夺目的红、绿、蓝等颜色。

《天的那边:当今时代的蒙古艺术》中的“蒙古汉子”题材绘画

《天的那边:当今时代的蒙古艺术》中的“蒙古汉子”题材绘画

《天的那边:当今时代的蒙古艺术》中的“蒙古汉子”题材绘画

《天的那边:当今时代的蒙古艺术》中的“蒙古汉子”题材绘画

而另外一组绘画,却用极为素雅的灰色调,展现了蒙古人现代的一面。

外人常常都对最具民族特色的东西感兴趣,就像提到日本传统,大家也总喜欢看和服美人,但是当代日常生活中其实没人这么穿。时代的发展让我的艺术观念也不断变化,今天的想法和五年前的就不一样。如今我们生活中,传统与当代交融,游牧和城市生活混合。一个个国际都市的诞生让彼此失去了自身的文化特点。蒙古的汉子,不像我们想象的天天在马背上驰骋,拥有了工业化进程的地方,诞生的最多的还是操作工种。

这组蒙古汉子们的人物群像画,就很冷静客观的展现了种真实状态。

《Balance平衡》,展中作品

但是在这“失落的蒙族文化”中,依然保留着传统的游牧气质。蒙古的游牧文明,都拥有源远流长的文化传统。当今蒙古的游牧文明在现代性社会的发展及首都乌兰巴托迅猛的城市化发展景观中,呈现出独特的意味,这种意味在艺术家的创作中同样可见一斑。

比如上面的这件布面混合媒介作品《Balance平衡》,既不是纯粹的蒙古传统元素展现,但从这两张脸上,我们又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民族的特点。这种平衡棒极了。

《天的那边:当今时代的蒙古艺术》展中的当代潮流性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