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音乐

前一段时间,美国嘻哈歌手肯德里克·拉马尔(Kendrick Lamar)凭借专辑《Damn》拿了普利策奖。

也许这是你第一次听说,原来普利策也有音乐奖。但是,这一奖项确确实实已经存在了75年,颁发了67次奖,在鼎鼎大名的约瑟夫·普利策(Joseph Pulitzer)的光环下,这一奖项在业内小有名气,查尔斯·艾夫斯、阿隆·科普兰、艾略特·卡特等人的大名都在获奖名单里。中国作曲家周龙曾凭借歌剧《白蛇传》获得该奖项,去年的得主是上海姑娘杜韵。因此,今年颁奖结果的公布,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肯德里克·拉马尔不仅是第一个获此奖项的嘻哈歌手,还是第一个拿到该奖项的非古典和爵士音乐家。下面是拉马尔获奖专辑中的一首歌曲,在YouTube上点击量近5亿:

虽然获奖的和古典音乐没有什么关系,但评奖的可都是这方面的“专家”:小提琴家Regina Carter、歌剧导演Paul Cremo、哥伦比亚的文学教授Farah Jasmine Griffin、乐评人David Hadju和曾经获得过普利策奖的作曲家David Lang。他们全体无异议表决通过,把这个奖项颁给一位嘻哈歌手,实至名归。

各种文艺评论指出,拉马尔作品里对于非洲裔美国人处境的探讨已经超越了过去那种帮派纷争或者简单粗暴的骂街,具备了更多文学性。从专辑的名字看来,这部作品倒是很有些文学气息,不过,给他颁发的到底是普利策音乐奖还是文学奖?

《Damn》自2017年4月问世以来,销量已经超过了350万张。“对于已经如此流行的作品,真的没有什么好评论的。”作为评委之一的David Hadju说,“(我要说的)只有:’听听,多么美妙啊。’这是最好的音乐。”

大炮统治了英国人民

尽管柴科夫斯基可能对它深恶痛绝,但是《1812序曲》还是被选为英国最受欢迎的古典音乐作品。

这首6个星期内完成的曲子,描绘了1812年拿破仑大军从俄罗斯落荒而逃的场面。俄罗斯民间曲调代表沙俄,《马赛曲》代表法国,二者纠缠在一起代表你死我活的斗争,最后你死我活的主语是俄国——相当地赤裸裸。

对这首曲子最有名的评价,可能是来自作曲家本人:“既吵又闹,完全没有艺术价值,温暖和爱意显然更是不见。”但是,英国人民显然不同意这样的说法,怎么能如此作践这么伟大的作品呢?于是他们齐心协力,把它捧到了Classic FM“名曲堂(Hall of Fame)”的第一位。

同样伟大的还有沃恩·威廉斯的《云雀高飞》,虽然这次它跌落到第三位,但它可是功成身退——自从“名曲堂”1996年创立以来,它曾经8次登顶。

很多人表示“听了就想哭”的《辛德勒的名单》电影配乐,这次终于打败蝉联冠军15年《指环王》配乐,约翰·威廉姆斯再次成为最受人爱戴的作曲家。

你喜欢古典音乐,还是管弦音乐?

如何吸引年轻观众接触并且喜欢上古典音乐,一直是困扰很多艺术家的难题。如今,英国皇家爱乐乐团的经理詹姆斯·威廉姆斯觉得,他找到了一个好办法——改名。他的意思是,古典音乐以后不要叫“古典音乐(classical music)”了,那叫什么呢?“管弦音乐(orchestral music)”。

威廉姆斯的理由是,古典音乐这个名字总是和许多成见联系在一起,比如年轻人总觉得它是过时的东西、台底下坐着的都是中老年观众、它是上层阶级的娱乐等等。一听到这个名字,他们想去一场音乐会的念头就被打消了。

而管弦音乐就不一样了,这个名字要接地气得多,年轻人会觉得它跟自己是有关系的,因为他们在流行文化中也经常会遇到这种艺术形式。

“管弦音乐每天都围绕在我们身边,无论是你看电视——里面放的可能是某个节目的配乐——还是听收音机、带弦乐队的流行和摇滚歌曲,管弦音乐在所有艺术和媒介形式中都能找到。”威廉姆斯说,“而且,我们知道,数以百万计的英国年轻人打电子游戏,他们每天都在经历和体验管弦音乐,只是他们没有意识到。”

上个月,皇家爱乐乐团搞了一个民意调查,2,000个各年龄段的成年人被问及,他们最有兴趣了解的音乐类型是哪一个。结果,得票最高的一类是“管弦/古典”,“摇滚”紧随其后,爵士和民谣排在第三和第四位。而且,选择“管弦/古典”这一类的人中,占比最大的是18-25岁的年轻人。

但有意思的是,在25岁以下想要接触和了解管弦音乐的年轻人中,只有五分之一想听那些核心的古典音乐经典作品,他们更感兴趣的是电影、西区剧院和流行音乐中的管弦作品。

所以,让人欣喜的是,现在的年轻人对于管弦音乐还是很有兴趣的。“如果剧院和乐团想吸引新观众,他们必须要扩大音乐会的曲目范围,以适应年轻观众的需求。”威廉姆斯说。

听说古典音乐和降压药更配哦!

夜深人静,临睡前,舒舒服服地半躺在床上,戴上耳机,闭上眼睛或者望着天花板,脑子里空空如也,耳边响起的音乐充满你整个世界……你以为这样就把古典音乐的功用享尽了吗?差得远呢!古典音乐还有你想象不到的用处。

脑神经科学家们早就证明了,古典音乐确实能让人变聪明。神经影像学中的功能性磁共振技术(fMRI)能够将人大脑的功能活动清晰地呈现出来。利用该技术,我们就能够观测我们的大脑。当我们做出某一个行为(比如写字或者说话),该行为对应的大脑活动区域就会在成像中被“点亮”。

一般来说,我们完成每一个日常行为,只需要大脑的一块功能区。但当人们听古典音乐时,大脑的多个功能区会同时被点亮,像放烟花一样。古典音乐能够加强左右半脑的交流,创造和巩固神经元突触间的连接,从而使人变得更“聪明”。

据国际学术期刊《Scientific Reports》最近发布的研究,服用降压药一段时间内听古典音乐,能够显著增强降压药的疗效。

在这项研究中,受试者要求口服降压药后戴上耳机,在同一音量下聆听60分钟器乐曲。与此同时还有一组对照组,受试者遵循相同的服药步骤,只是没有戴耳机。

他们的心率变异性(HRV)在服药之前和服药之后第20、40、60分钟被测量。研究人员采用许多不同的统计和数学技术来检查不同时间心率之间的差异,精度和灵敏度非常高。

研究结果表明,患者如果在此期间听古典音乐,心率在用药60分钟后显著下降。另一组实验证明,血压在患者听音乐时对药物的反应更强烈。

研究人员认为,音乐会刺激副交感神经系统,增加胃肠道活动并加速抗高血压药物的吸收,加剧其对心率的影响。

为了进一步解释了这个假设,这位科学家说,交感神经和副交感神经系统构成了自主神经系统,维持着动态平衡。 交感神经系统加速心率,收缩血管,提高血压。而副交感神经系统控制身体休息,减慢心脏,降低血压,稳定血糖和肾上腺素。

你身边有高血压患者吗?赶紧把你在「音乐之友」听到的音乐分享几首给他们,并且告诉他们:古典音乐不仅能够丰富我们的精神世界,对物质身体的健康也很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