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艺术中国 作者:张婷2018-04-20 09:44

“迈克尔·迪恩-笑之类比”上海展览。图片来源:张婷

上海的天气由暖转冷又回暖。在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的热力影响之下,上海西岸艺术区温度骤增,而英国当代艺术家迈克尔·迪恩的首次中国个展“迈克尔·迪恩-笑之类比”也如期而至。

“迈克尔·迪恩-笑之类比”上海展览现场。图片来源:香格纳画廊

“迈克尔·迪恩-笑之类比”上海展览现场。图片来源:香格纳画廊

了解迈克尔·迪恩的中国观众大多是从2016年他那件获“特纳奖”提名,由铺了一地的两万多英镑硬币和综合材料装置,来讲述英国最低生活保障系统的超长名称观念作品《英国两名成年人加两名儿童最低生活保障费:贰萬零肆佰叁拾陆英镑,2016年9月1日宣》开始的,其次则是去年夏天德国明斯特雕塑项目展上,他在LWL州立美术馆中庭合围出来的“工地现场”作品《Tender Tender》。从材料运用和视觉表现上看,迈克尔·迪恩的作品形态不难让人联想到意大利贫穷艺术(Arte Povera),或者近一点,干脆说“YBA”的代表艺术家萨拉·卢卡斯(Sarah Lucas)。但此次的展览主标题“笑的类比”,则在迈克尔·迪恩表示其长期专注于文字和语言在自然属性(视觉审美)和社会属性(文学意义)之间的自由转换当中,突出了“类比”这一概念。类比是指两者间因为某些相似特征,从而推断出它们在其他特征上也相似的关系。基于这个思路,不能说迈克尔·迪恩和贫穷艺术或者萨拉·卢卡斯因为作品形态上的某些肖似,而预设出三者创作观念上的趋近。也就是说,“笑之类比”是迈克尔·迪恩秉承其稳定的意识本体,将焦点集中在以“雕塑”这一物理方式来进行文学性“写作”的观念化表现。

《英国两名成年人加两名儿童最低生活保障费:贰萬零肆佰叁拾陆英镑,2016年9月1日宣》,英国泰特美术馆特纳奖提名展,迈克尔·迪恩,2016年。图片由艺术家、上海香格纳画廊、伦敦赫拉德·St画廊(Herald St, London)、圣保罗门德斯·伍德画廊(Mendes Wood, São Paulo)、柏林索普缇可·洛佩兹画廊(Supportico Lopez, Berlin)联合惠允。图片来源:泰特美术馆。图片拍摄:乔·汉福瑞斯(Joe Humphrys)

《Tender Tender》,德国明斯特雕塑项目展,迈克尔·迪恩,2017年。图片由艺术家、上海香格纳画廊、伦敦赫拉德·St画廊(Herald St, London)、圣保罗门德斯·伍德画廊(Mendes Wood, São Paulo)、柏林索普缇可·洛佩兹画廊(Supportico Lopez, Berlin)联合惠允。图片拍摄:海宁·罗杰(Henning Rogge)

“迈克尔·迪恩-笑之类比”上海展览现场。图片来源:香格纳画廊

意大利“贫穷艺术”代表艺术家路西安诺·法布罗(Luciano Fabro)作品,委拉斯贵支宫,西班牙王后国家艺术中心博物馆,2014年。图片拍摄:瓦肯·廓泰斯(Joaquin Cortes)/罗曼·洛(Roman Lores)

《朝下的乳头猫(Tit-Cat Down)》,萨拉·卢卡斯,威尼斯双年展英国国家馆,2015年。图片来源:张婷

语言学本身具有庞大的学科划分,并从历史、地缘、词汇、词源、形态、语音、声韵、语法、语义等等切口,去介入相对集中的分支体系。用象形而不局限于象音的方式来传递文字释义,并将其从抽象意念带入具象现实,这对于有着中文语言习惯的观众来说,并不难以理解。以我个人的解读,迈克尔·迪恩此次在展览现场处处竭力描述的“LOL(网络缩语大笑的意思)”形象更是一种双关语义,表达其从容对待周遭生活中的各种困顿,并以一种开怀的方式自我释压。我挺欣赏艺术家在现场导览时曾说的一句话:“我很乐意和大家分享个人对于这些作品的阐释,但我并不希望这些认知反而限定了大家对于这些作品的自我解读”。所以,从我的视角去观看迈克尔·迪恩,则更多是由单纯的观念创作去反映突出的社会使命感,而不仅在拒人之外的语言学范畴。无论是从20,436英镑的年度低保当中取走的那一分硬币,还是明斯特展场中的杂乱工地,或者此次“笑之类比”中延用的钢筋、混凝土、封箱带、易拉罐、地砖、书籍、自己孩子的翻制手模等等混合了现成品和创作材料的“立体文字”,迈克尔·迪恩坚持以个体经验去呈现其对于时下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态的深度关切,并将其组合物化。他提到首次拜访上海时,为街道上随处可见的施工、搭建和拆卸现场所触动,甚至感到迷恋。贯穿着社区墙面和天空的复杂网线和捆卷电缆,在城市的混乱和无序当中四处游走。这些极具物质形式感的都市神经重新达成一种奇异的平衡和充满秩序感的网络关系,并时刻展现出这个国家的生活环境和社会现场在数十年发展进程当中最为迅猛的聚变。

迈克尔·迪恩工作室现场。图片由艺术家惠允。图片来源:迈克尔·迪恩

迈克尔·迪恩工作室现场。图片由艺术家惠允。图片来源:迈克尔·迪恩

上海街头,2017年3月。图片由艺术家惠允。图片拍摄:迈克尔·迪恩

现场导览的艺术家迈克尔·迪恩。图片来源:张婷

所以依然说,要我看“笑的类比”,不如说是“语境的类比”对迈克尔·迪恩的首次中国个展而言,来得更为贴切。艺术家作品和环境之间的观念本身呈现出的类比情绪,比关于“语言”在“后文字”时代中的思辨更为激烈动人。他将粗糙鄙陋,肮脏混乱的水泥浇筑材料从工作室,或者说从城市社会生活的角落一段一段地截取出来,直接置换到有着经典艺术语境的展示空间里。上海的当代艺术艺术展厅,德国明斯特LWL州立美术馆里具有西方古典主义风格的中庭,或是干净规整的美术馆街口,统统都被艺术家的作品反推成戏剧化的场域空间。可以想象布展过程中,艺术家在现场内如何前后走动,仔细揣度和设计所有作品的位置和形态点位之间的关系,判断各个角度的视觉是否合理制衡,是否需要将作品在地面上前后拖动,用粗糙的钢筋磨痕来打破这完美的“温室环境”,造成一点情节上的悬念;对于无法配合墙面搭建形态的配电间,是否将错就错,将其裸露在外,形成美学现场中的一个“漏洞”,或者说,一只拿来窥探现实生活的猫眼。在这里,联系“笑”的双关语已经被湮灭在材料和环境的类比当中,艺术家尝试锻造一个梦魇般的场域,将一段带着暴力气息的“原始”物质掰断,洗净切片,放在无菌实验室的放大镜下,供人们观察。在这纯净干燥的白盒子里,喧嚣和怀疑顿然褪隐,留下的只有深刻的哲学思考和让人信服的科学解释,以及作品本身释放出的美学冲突。让我赞许的是,迈克尔·迪恩并不避讳这个语境“置换”所带来的巨大反差,而兴许他的创作目的即在于此。在作品中大量投射个体生活经验的视觉化细节,用说故事的方式去唤醒人们对于周遭社会问题的关注和关切。在当今的艺术生态当中,艺术家的创作往往远离自然人的本性和生活本身,而是更趋向于仅仅为机构、藏家和市场服务。所以,当迈克尔·迪恩的观念艺术将一个代表着每天要算计生活费的家庭当中最赖以生存的数字,去置换成一个巨大的视觉现场时,获得特纳奖提名,也是实至名归。

迈克尔·迪恩工作室现场。图片由艺术家惠允。图片来源:迈克尔·迪恩

《Tender Tender》,德国明斯特雕塑项目展,迈克尔·迪恩,2017年。图片由艺术家、上海香格纳画廊、伦敦赫拉德·St画廊(Herald St, London)、圣保罗门德斯·伍德画廊(Mendes Wood, São Paulo)、柏林索普缇可·洛佩兹画廊(Supportico Lopez, Berlin)联合惠允。图片拍摄:海宁·罗杰(Henning Rogge)

《Tender Tender》,德国明斯特雕塑项目展,迈克尔·迪恩,2017年。图片由艺术家、上海香格纳画廊、伦敦赫拉德·St画廊(Herald St, London)、圣保罗门德斯·伍德画廊(Mendes Wood, São Paulo)、柏林索普缇可·洛佩兹画廊(Supportico Lopez, Berlin)联合惠允。图片拍摄:海宁·罗杰(Henning Rogge)

《类比系列-蘑菇》,迈克尔·迪恩。图片来源:香格纳画廊

迈克尔·迪恩。图片来源:香格纳画廊

“迈克尔·迪恩-笑之类比”展览海报。图片来源:香格纳画廊

展览名称:迈克尔·迪恩-笑之类比

展览地点:香格纳画廊(上海)

展览时间:2018年3月24日-5月13日

展览地址:上海市徐汇区西岸龙腾大道2555号10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