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当电影遇上名画,两种艺术形式的碰撞让人欲罢不能。

上周,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公布入选名单,毕赣的第二部长片《地球最后的夜晚》入围了“一种关注”单元,随后,片方公布了首款国际版概念海报。

眼尖的读者应当马上看出了这幅海报是在向马克·夏加尔(Marc Chagall)1918年的油画《散步》(The Promenade)致敬,表达电影“过去与此刻,现实与梦境”相交织的内涵。

The Promenade,Marc Chagall,1918

海报中,夏加尔原画中艳丽纯净的色彩变成了黑白,他独特的轻盈的油画质地变成了像是在水彩纸上用铅笔皴擦的效果,维捷布斯克的风景被替换成了电影发生地凯里的风光,左下角的野餐布被替换成了凯里的水果树,画面主体的夏加尔和贝拉也有些像两位电影主演黄觉和汤唯。

在设计沟通初期,毕赣对海报创作团队提出了“一个男人,一个神秘的女人”这样的概念。

如果只是从视觉上来说,这样的大变样了的海报的确可以传达出导演所要求的概念,但是故事本身所传达的故事和情感是否能够与夏加尔的画相符合,我们要先打上一个问号。

1943年,夏加尔和贝拉

至少,我们知道,夏加尔在创作《散步》时,内心的情感是温柔甜蜜的。

1917年到1918年的那个冬天,在绘制了许多维捷布斯克的风景画之后,夏加尔创作了他最有名的两幅作品,《城镇之上》(Over the Town)和《散步》(The Promenade)。

Over the Town,Marc Chagall,1918

时值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对于犹太人来说,革命意味着真正的解放。

在此前,犹太人的自由被高度限制着,夏加尔在圣彼得堡求学时,犹太人只能够在取得了特殊居留许可之后才能在当地居住和生活。同时,在这场革命之后,前卫艺术家的创造性被激发了出来。

于是,这两幅画都以夏加尔的故乡维捷布斯克为背景,以他的未婚妻贝拉为中心,传递出夏加尔对生活的热烈追求以及他个人步入个人艺术新阶段时的喜悦心情。

在《散步》中,夏加尔站在维捷布斯克的山顶上,单臂牵起在空中飘浮着的贝拉,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天空是纯净的,山脉和房子是怡人的高饱和绿色,左下角的红色绣花餐巾上摆放了酒瓶和酒杯,就连远处的城堡也被描绘成了温柔的粉白色。

现在所知的《地球上最后的夜晚》的剧情,是“黄觉饰演的男主角回到贵州,偶然发现了汤唯饰演的“神秘女子”的踪迹,于是回忆起十二年前与她读过的那个秘密的夏天。”

严格如我,希望电影传递给观众的内涵和情感能够不让夏加尔的粉丝失望,而不只是借用了名画的外壳,纯粹为了包装来添加海报的所谓“艺术性”。

电影海报借用名画的手段已经很常见了,电影团队或借用画作的结构,或再创作以传达剧情和理念,有时也能够取得一箭双雕的效果。

由李·佩斯(Lee Pace)主演的塔西姆·辛导演的电影《坠入》的海报则借用了达利的《梅·韦斯特的脸》(Face of Mae West )。

左:电影《坠入》海报

右:达利《梅·韦斯特的脸》

在这幅画中,梅·韦斯特的头发是窗帘,她的眼睛是挂在墙上的画,她的鼻梁上放置了一台座钟,而她的嘴唇则是一张红色沙发。

《坠入》剧照

而电影也是如此的超现实,李·佩斯饰演的罗伊·沃克时而是一位特效演员,时而是从《发条橙》里走出的达尔文,时而是身着华服的骑士,不按逻辑地出现在医院、沙滩、荒地和城堡中。

《E.T.外星人》

斯皮尔伯格1982年的电影《E.T.外星人》(E.T. the Extra-Terrestrial),在海报上借用了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 Buonarroti)的《创世纪》(Sistine Chapel Ceiling: Creation of Adam)。

Sistine Chapel Ceiling: Creation of Adam,Michelangelo Buonarroti,1510

作为上世纪80年具有代表性的科幻电影,《E.T.外星人》科幻的外衣下包裹的是生命、死亡、复活的永恒主题,映射着宗教中的生命的存续和死亡命题。正因为如此,电影海报借用《创世纪》是如此的贴切合适。

说到米开朗琪罗,则不能不提达芬奇(Leonardo di ser Piero da Vinci)。

电影《最爱》借用了《最后的晚餐》和《维特鲁威人》(Uomo vitruviano)。

(强行用名画的错误示范,不知意义何在)

The Last Supper,Leonardo da Vinci,1495-1498

伍迪·艾伦(Woody Allen)《午夜巴黎》(Midnight In Paris)海报借用了印象派大师梵高(Vincent Willem van Gogh)的《星夜》(The Starry Night)。

梵高在创作这幅画时,正在阿尔勒圣雷米的一家精神病院进行治疗,扭曲的柏树和星空象征着梵高由忧郁产生的躁动情绪和迷幻的意象世界。

The Starry Night,Vincent Willem van Gogh,1890

而在电影中,欧文·威尔逊饰演的好莱坞编剧吉尔与未婚妻到巴黎度假,他不满于工作、不满与社交,渴望宁静的、诗意的生活,他在一个夜晚乘坐一辆汽车穿越到了20世纪二十年代的巴黎,如真似幻,正像梵高创作《星夜》时的处境。

左:《星际迷航:暗黑无界》的海报

右:Wanderer Above the Mist,Caspar David Friedrich,1818

除此之外,《星际迷航:暗黑无界》的海报致敬了卡斯帕·弗里德里希(Caspar David Friedrich)1818年创作的油画《雾海上的旅人》。

上:《忧郁症》海报

下:Ophelia,Everett Millais,1851-1852

拉斯·冯·提尔( Lars von Trier)2011年的电影《忧郁症》(Melancholia)化用了艾佛雷特·米莱(Everett Millais)的《奥菲利娅》。

除了电影海报,电影中的某些画面也或多或少借用了名画。

油管主 Vugar Efendi 因此制作了三辑“Film Meets Art”,一一列举了这些著名电影中,向名画致敬的镜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