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广电时评 作者:张梦2018-04-18 10:49

织布、狩猎、种稻,中国人用灵巧的双手经营生活,也用生活的艺术为岁月赋予文明;捕蟹、独竹漂、漓江渔火,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人们与自然共生;水上漂、武当轻功、峨眉武术,身怀绝技,所以闯荡江湖……

4月14日,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人文纪录片《传承》第二季回归。该纪录片以非遗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的个人故事作为切口,深入浅出地引出三十五项精彩的传统技艺。

七位资深导演,六十人构成的团队,跨越二十个省市自治区,釆访八十位传承人,拍摄记录三百个T的素材,煎熬两年七百个日日夜夜,翻山越岭负重行程十万公里……《传承》第二季通过35位技艺传承人的人生故事,揭示了百年、千年来中华民族伟大的生存、生产和生活智慧,着重展示他们“坚守而不保守,传承也在创新”的生活状态。《传承》执行总导演张可可说,“他们才华在身、技艺高超,往往一个姿态、一种腔调、一些手法就直通远古。”

致敬工匠“绝活”

痴迷少林七十二绝技“水上漂”的武僧释理亮、四川成都“最后一个堂倌”路明章、柯尔克孜族驯鹰习俗国家级传承人库尔曼、土家族吊角楼营造技艺国家级传承人彭善尧,还有浙江磐安县炼火“闹火海”项目的能手陈有根......在这些故事中,无论“水上漂”的绝技、鸣堂的圆融,还是驯鹰的耐心、吊脚楼的智慧乃至炼火的勇气,都历经了“江湖”检验和认可的过程。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诚如片中所说,所谓江湖,就是百川归海、随物赋形。那是中国传统文化得以粉墨登场的舞台和传承流布的场域。

非遗技艺的呈现,再过精彩,也仅仅是形式,其传承的主体,归根到底还是人。《传承》坚持以人传事的视角,第二季开篇,《江湖》一集便通过记录驯鹰狩猎、轻功“水上漂”、堂倌鸣堂、土家吊脚楼营造、磐安炼火五项传统技艺故事,将观众带进中国传统文化传承的“江湖”。

在《江湖》一集中,既可以看到库尔曼如何训练接班人体味训鹰技艺的危险与耐心;看到擅长“水上漂”的释理亮身轻如燕背后的气喘如牛,在终日苦练中体味超越自我的艰忍与枯燥;也可以看到决心重振鸣堂技艺的堂倌路明章严苛教徒的情真意切,他徒手传12碗米饭的游刃有余,琢磨鸣堂技艺的灵通与机敏;还可以看到77岁高龄的彭善尧如何因地制宜地设计方案,在岩坎上架梁造桥营造土家族传统民居吊脚楼,体味这种独特建筑的繁复工序与精妙结构;还有陈有根积极筹备炼火仪式的紧张安排,只为壮士们“踏火山”“闹火海”做好充足准备……

这些看似琐碎平淡的生活日常,却代表了非遗技术诞生的土壤与生存环境。透过一个个生活化的故事场景,观众不仅可以了解非遗技艺本身,更可以理解其产生、发展的要素,明白其存在的必要性。这样的“传承”不是填鸭式的耳提面命,而是一种更为轻快的身体力行,通过带入故事去引导观众产生产生深层次的内在感悟。于理解之后,悟传承。

《传承》第二季着力于对“人”与“故事”的临摹,跳出了同题材纪录片重于呈现技艺本身的做法,更关注于传承人背后的故事,将人与技艺合一,可谓另辟蹊径。

不止技艺,背后大有名堂

“人在江湖,拼的不全是技艺,还有为人处事原则。”所谓传承,传授继承的不仅是技艺,更是一种内在的信念准则。那些被世道和人心反复打磨过的人格和讲究,才是真正立得住,传得下,守得劳的传承。

《江湖》中,在记录非遗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个人故事的同时,也带出了他们谨遵奉行的圭臬,可谓江湖之道。

何为“道”?是“训鹰”传承人库尔曼将涉险捕获又辛苦训练所成的大鹰放归自然的舍得;是擅长“水上漂”的释理亮苦练多日却挑战失败重新投入训练的越挫越勇;是“鸣堂”传承人路明章引客、吆喝、结算、送客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圆融;也是“土家族吊脚楼文化宣扬者”肖自强立志收购古楼而不远百里往返十几次进行劝说的执念;更是磐安壮士们赤足踏上火炭并潇洒炼火的勇气与自信。

《传承》第二季在讲述传承故事的同时,让人们体悟到一个个不争的道理:闯荡江湖,就是为了证明自己;身在江湖,就要懂得舍得与进退;行走江湖,拼的不全是武功高下,更是人情世故;纵横江湖,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理想买单……而唯有初心,终得守艺。

这些,是传承人的铁律,是他们的信念,是高于技艺的行事准则。

时间的洪流奔腾而下,技艺的外在形式总会有所改变,不变的是支撑它们的精神内核。而这,才是“传承”的要义。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之美,传承中华文明就在持之以恒之间。在“媒体融合”发展的大环境下,该纪录片也升级传播方式,打通媒体渠道进行融合传播。《传承》第二季用年轻人喜欢的表达方式,揭示了“传承”背后的“匠心”故事与价值。其要讲的故事不止于技艺,而是穿透现象,传达出更为深远的价值导向,点到而不渲染,以精妙的分寸感引发观众的自我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