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铭心撷珍——卡塔尔阿勒萨尼收藏展”于2018年4月17日至6月18日在故宫午门及西雁翅楼展厅亮相。此次展览分“瑰丽梵星”、“皇室臻选”两大部分,让中国观众有机会近距离欣赏由卡塔尔阿勒萨尼皇室收藏的270件珠宝和280件文物珍品。

1

2

3

4

▲ “铭心撷珍——卡塔尔阿勒萨尼收藏展”在故宫午门及西雁翅楼展厅亮相,亲王盛情在太庙举办夜宴

5

2018年4月17日,“铭心撷珍——卡塔尔阿勒萨尼收藏展”于故宫博物馆院午门及西雁翅楼展厅亮相。此次展览分“瑰丽梵星”“皇室臻选”两大部分,由卡塔尔皇室成员谢赫·哈马德·本·阿卜杜拉·阿勒萨尼殿下收藏的270件珠宝和280件跨域五千年人类文明历程的艺术文物珍品。参展艺术品都有500年以上的历史,展示印度珠宝的极尽奢华,诉说带有岁月痕迹的美。

阿勒萨尼收藏因收藏众多顶级印度珠宝而广为人知,并尤其注重收集古代近东地区、古埃及和古希腊的珍贵文物,及非洲部落和美洲艺术、伊斯兰手稿和装饰艺术、欧洲宫廷艺术和皇家珠宝等门类。其藏品曾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伦敦V&A博物馆、巴黎大皇宫、日本美秀美术馆和意大利威尼斯总督府等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巡展。

6

7

▲ 2016年卡塔尔伊斯兰艺术博物馆曾举办过的“中国瑰宝”展

此次展览的藏品大部分出自卡塔尔皇室成员谢赫·哈马德·本·阿卜杜拉·阿勒萨尼殿下的珍藏,分别融入两个单元。本次展览的中方策展人、故宫博物院宫廷部主任王跃工说,此次阿勒萨尼收藏展藏品体现出的广博与精美,是收藏者投入的精力与心血的最好证明。这也是故宫博物院举办展览中首次涉及如此众多地区、时代的文物展品,为故宫今后筹办更大规模的综合性文物展览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8

▲ “铭心撷珍——卡塔尔阿勒萨尼收藏展”开幕式现场

9

▲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致辞

10

▲ 卡塔尔亲王谢赫·哈马德·本·阿卜杜拉·阿勒萨尼致辞

11

▲ “铭心撷珍——卡塔尔阿勒萨尼收藏展”剪彩仪式

12

13

14

15

▲ “铭心撷珍——卡塔尔阿勒萨尼收藏展”开幕,亲王举办夜宴的现场

“瑰丽梵星:印度高级珠宝展”带来了一系列印度珠宝艺术的巅峰之作,呈现了从莫卧儿王朝直至现代的印度珠宝艺术。珍贵的金属和宝石被用于印度人生活的各种场合,而阿勒萨尼收藏因为收入众多珍品,成为全球印度珠宝收藏中最丰富的系列。本次展出的藏品中不乏富有历史意义的皇室珍宝配饰,还包括了卡地亚等欧洲知名珠宝制造商在印度传统珠宝形式启发下制作的精美珍宝。展品将带领观众踏上一场印度珠宝的奇异之旅,感受跨越五个世纪的精致艺术品味和完美手工工艺。

16

17

▲ “铭心撷珍——卡塔尔阿勒萨尼收藏展”藏品

“皇室臻选:艺术珍品展”展出的瑰宝,来自世界古代文明的文物和现代艺术佳品,时间跨度长达5000年,见证了人类创造力的发展。其中多件艺术珍品是世界范围内首次对公众展出。横贯中亚、近东、埃及、希腊乃至地中海的珍贵艺术文物可追溯至远古世界;来自古代中国、非洲和美洲的艺术珍品则涵盖了神灵崇拜、皇家品味和技术成就等广泛主题;丰富的穆斯林艺术品展现出伊斯兰世界的多元艺术;来自文艺复兴时期和巴洛克时期的一系列欧洲展品则呼应了古典时代。

18

19

20

▲ 2016年中国国家博物馆的“珍珠:来自江河海洋的珍宝”展

中国和卡塔尔在2016年中卡文化年之际,就曾进行过多场展览交流。最先是由中国国家文物局和卡塔尔博物馆管理局共同主办,中国文物交流中心和卡塔尔伊斯兰艺术博物馆合作承办了“中国瑰宝”展。

这场展览精选了来自故宫博物院、西安博物院、秦始皇帝陵博物院、汉阳陵博物院、半坡博物馆五家单位的陶器、青铜器、玉器、瓷器、金银器等85组116件文物,这是中卡两国建交28年来,中国在卡塔尔举办的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一次展览。

随后,由卡塔尔国公主玛雅萨(Mayassa)推动,卡塔尔博物馆管理局和中国国家博物馆在中国联合主办了“珍珠:来自江河海洋的珍宝”展。

当时,这场由知名珍珠专家休伯特·巴里策划的国际引进展,从策展到展览成型都由卡塔尔博物馆管理局独立完成,不仅为观众构筑了一个有关自然、历史、文化和艺术的奇妙空间,也让更多的人通过这样一场展览进一步了解了卡塔尔。

21

22

23

▲ 英国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V&A)的“印度珍宝:阿勒萨尼珠宝收藏(Treasures from India: Jewels from the Al-Thani Collection)”

在这次展览中,按编年时序排列,展现数千年来艺术与设计的发展演变。横贯中亚、近东、埃及、希腊乃至地中海的珍贵艺术文物可追溯至远古世界;而来自古代中国、非洲和美洲的艺术珍品则探索了涵盖神灵崇拜、皇家品味和技术成就的广泛主题,揭示了世界各地人民的共同价值观。

24

▲ 展览海报上出现的这枚孔雀头饰,制作于1905年,来自印度Kapurthala王侯的妻子。

头饰通过珐琅和钻石点缀出一只盘旋飞翔的孔雀形象,根根分明的羽毛则用钻石细致密布, 钻石总重150克拉。极致精美!

25

▲ 巴提亚拉项链,卡地亚,1928年

这条属于巴提亚拉王公 Bhupindra Singh 勋爵的传奇项链由 2930 颗钻石构成,原材料约重1000克拉。经过 2002 年恢复原貌后,作为一款镶嵌有铂金和钻石(包含七颗浅黄色钻石)的贴颈项链,主要在重大庆典中佩戴。也是重器一枚!

26

▲ 头巾配饰,由钻石、祖母绿、珍珠、铂金和羽毛制成的头巾配饰,作为主石的是优质祖母绿和钻石,造型充满印度风情。

27

▲ 1880-1900年代的礼宾剑,宝剑配有黄金镶嵌各种宝石制成的剑柄。

28

▲ 卡地亚1922年的胸针,祖母绿、蓝宝石和钻石制成,其中作为主石的大颗优质祖母绿色泽艳丽,十分抢眼。

29

▲ 这是著名珠宝商卡地亚1937年为纳瓦讷嘉邦王公打造的一枚以烟草色虎眼钻石作为核心装饰品的头饰,虎眼钻石重61.50克拉。

30

▲ 1875-1900年的头巾配饰,由钻石、尖晶石、红宝石和黄金制成,是一件头巾配饰

31

▲ 胸针,来自印度孟买,由钻石和红宝石制成。

32

▲ 1910年的胸针,由法国设计师Paul Iribe设计、Robert Linzeler制作,使用了铂金、蓝宝石、钻石、珍珠和一块浮雕祖母绿。

33

▲ 1907年的配饰,由钻石和羽毛制成,是Nawanagar大公的头巾配饰,于1935年进行过修改。

34

▲ 1621年北印度的雕花祖母绿,属于Shah Jaha。

作为王国的卡塔尔艺术

卡塔尔是一个君主立宪制酋长国,埃米尔为国家元首和武装部队最高司令,自19世纪中叶开始便由“阿勒萨尼家族”世袭。

卡塔尔1916年成为英国的保护国,1971年才完全独立,直到20世纪80年代,卡塔尔都只是一个沙漠中的弹丸之地,即便是具有一定历史的珍珠产业,也日渐没落。

石油与天然气资源的发现与开采,不仅取代了原有的采珠业成为卡塔尔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也使其迅速崛起,成为世界最富有的国家之一。

35

▲ 谢赫·哈马德·本·哈利法·阿勒萨尼及其妻

石油、天然气资源的有限,让卡塔尔王室不得不积极思考经济转型的问题。

同时,为了让卡塔尔这个年轻的国家能够在吸收自身文化的基础上,放眼世界,也为了培养新一代的文化艺术创作者以及带动整个国民文化艺术修养的提高。

自1995年,谢赫·哈马德·本·哈利法·阿勒萨尼成为卡塔尔埃米尔以来,制定了一项让卡塔尔成为世界文化中心的战略,即希望借助不可再生资源而获得的财富能够转化为文化艺术的无形资产。

近些年来,凭借雄厚的资金实力和极富艺术品收藏眼光的皇室支持,卡塔尔已经取得了在整个文化艺术产业中“一线国家”的地位。

36

▲ 玛雅萨公主

阿勒萨尼家族中的谢赫·沙特·阿勒萨尼与玛雅萨公主,不仅长期分管着卡塔尔文化部和卡塔尔博物馆管理局,成为了整个卡塔尔文化艺术事业的建设者,更是卡塔尔王室于世界艺术市场上最为活跃的收藏者。

他们二位对于艺术的认知与理解,对于国家文化建设的态度,影响和左右着整个卡塔尔的艺术品收藏格局与博物馆发展道路。

37

▲ 卢浮宫阿布扎比分馆

38

▲ 古根海姆阿布扎比分馆效果图

不同于相邻的海湾新城阿布扎比频繁与国外著名博物馆合作开设分支机构的策略(例如卢浮宫阿布扎比分馆与古根海姆阿布扎比分馆),卡塔尔在这两位“先锋”人物的带领下,走上了一条“独立作战”的博物馆发展路线。

从本世纪初开始,卡塔尔首都多哈俨然变成了一个“大博物馆工地”,开始了一系列的博物馆建设工程。

39

40

▲ 卡塔尔博物馆管理局下属博物馆

现如今,卡塔尔博物馆管理局统辖着包括伊斯兰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Islamic Art)、卡塔尔国家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Qatar)、阿拉伯现代美术馆(Arab Museum of Modern Art)、体育与奥林匹克博物馆(Qatar Olympic and Sports Museum)等在内的众多博物馆与文化遗产机构。

41

▲ 卡塔尔国家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Qatar)

42

▲ 阿拉伯现代美术馆(Arab Museum of Modern Art)

43

▲ 体育与奥林匹克博物馆(Qatar Olympic and Sports Museum)

“让这些文化机构和在此展开的文化活动成为策动者,成为世界范围内艺术项目的催化剂,吸引更多的艺术家来到卡塔尔,并让世界更多地了解卡塔尔”的管理局发展宗旨,不仅坚定地捍卫着他们于上世纪末提出的让卡塔尔成为“多元文化的国际中心”这一目标,更明确表达和彰显了卡塔尔在全球艺术与文化领域中的雄心。

44

45

▲ 伊斯兰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Islamic Art)

在众多博物馆建设项目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贝聿铭先生设计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这座位于多哈海岸线之外人工岛上的博物馆,是迄今为止最全面的以伊斯兰艺术为主题的博物馆,在建成伊始就成为整个多哈的文化地标。

这个伫立在蔚蓝色海面上的白色建筑,总给人一种摄人心魄的力量,每当夜幕降临,它又好似幻化成一位头戴面纱的阿拉伯妇女,于朦胧的夜色中,传递着属于这座城市的神秘与自信……

46

47

伊斯兰艺术博物馆最成功之处在于,伊斯兰建筑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各种几何图形的重叠与组合,而这与已经处于职业生涯尾声阶段的贝聿铭先生最擅长的建筑设计语言不谋而合。

这种地域文化与建筑师设计特点相匹配的建筑,无疑会展现出超群的魅力。与此同时,博物馆以一种开放的姿态矗立在城市一侧的海湾中,无形中释放出了博物馆作为城市文化公共建筑的包容与大气。

48

▲ 开罗伊本-图伦清真寺

49

▲ 西班牙阿尔罕布拉宫桃金娘宫院

贝聿铭先生在长达六个月的先期调研中,走访了众多伊斯兰建筑,如科尔瓦多清真寺、开罗伊本-图伦清真寺、君士坦丁堡的圣索菲亚大教堂、西班牙阿尔罕布拉宫、印度胜利宫等,发现信奉伊斯兰教的地区,大多位于阳光充足地带,这就使深受伊斯兰教影响的传统伊斯兰建筑有了一个共同的环境特性:阳光。

我们都知道,沙漠对伊斯兰文明的影响十分深远,在某种程度上,伊斯兰建筑就是自然因素中光与沙子和人文因素中的伊斯兰教缠绵结合下的奇妙产物。

50

51

伊斯兰建筑常常巧妙运用各种几何图形元素,在建造过程中创造出了相当有趣的多面体建筑样式。

试想,当沙漠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伊斯兰建筑上时,这些几何体便开始散发出迷人的魅力,随着阳光照射角度的变化,整座建筑仿佛上演着一场奇幻的走秀。

这种阳光与多面体的组合,往往会令最纯粹的建筑造型和外观,变得丰富而有层次感。

52

▲ 西班牙阿尔罕布拉宫狮子中庭

再就是伊斯兰建筑不允许使用人物和动物图案,因此在建筑中出现了大量手书文字和重复图样组成的繁复的阿拉伯式花纹。

诸如西班牙的阿尔罕布拉宫,精美繁复的装饰纹样遍布整个宫殿,这种极端的精美、对于繁盛和富饶的刻意追求,会让我们在面对它们的瞬间,被其极致的精美所震撼。

但在贝聿铭先生看来,精美繁复所带来的震撼和感动都是片刻的,是属于瞬间的,最美的建筑恰恰应该是最简单的,关于时间的一切记忆会在那些简单到只有各种几何体组成的空间中凝固。

53

▲ 开罗伊本-图伦清真寺(Majid ibn Tulun)

所以贝聿铭先生开始着手设计伊斯兰艺术博物馆时,将位于开罗的伊本-图伦清真寺(Majid ibn Tulun)作为了主要参考蓝本。

伊本-图伦清真寺建筑布局非常简单,四方围墙、柱廊与宽大的庭院,空荡荡的庭院内只有一座孤零零的净身喷泉。

55

但就是这座小体量的建筑,却让贝聿铭先生找到了他心目中传统伊斯兰建筑的精髓。

建筑造型简单,结构却很多变,从下至上,从方形到八边形,从八边形又渐次过渡到球形。

就这样,这座清真寺利用几何体的结构构造出了熠熠生辉的多面体建筑式样,在阳光的照耀下,整座寺院显得纯净无瑕,伊斯兰教繁盛中的自信与纯粹也在这一刻显现。

56

57

▲ 伊斯兰艺术博物馆及建筑剖面图

就这样,在贝聿铭先生最后的设计中,伊斯兰艺术博物馆呈现出了用蜜色石灰岩打造的多重几何体变换、叠压的建筑外观。

这种看似单调而又厚重的建筑外观,却在碰到海湾中的第一缕阳光时,变得轻盈无比,阳光像是流动的音符,随着时间、随着几何体的断面,演绎着丰富、空灵而又层次清晰的乐曲。

58

59

▲ 这种屋顶叫做muqarnas,是10世纪左右从波斯(伊朗)一带传播到整个中东、乃至北非的伊斯兰建筑中最经典的元素

60

61

▲ 伊斯兰清真寺回廊中悬挂的油灯

62

63

▲ 伊斯兰艺术博物馆中庭吊灯

除此之外,贝聿铭先生还将众多属于伊斯兰文化的精髓巧妙运用在了博物馆的内部装饰设计中,诸如博物馆中的蜂巢式天花板、类似于清真寺回廊中悬挂油灯的博物馆中庭吊灯设计,以及非常精彩的博物馆拱顶设计。

64

65

▲ 伊斯兰建筑中的拱顶及伊斯兰艺术博物馆内部的拱顶设计

拱顶是伊斯兰建筑中最能体现其宗教核心精神的建筑元素,大跨度的穹顶往往也是宗教建筑外观中最引人注目的部分。

尽管考虑到这是一处展现伊斯兰文化的博物馆,但贝聿铭先生显然更强调整个建筑是一处传播文化的社会公共空间,所以巧妙地将拱顶隐藏在了建筑空间内部。

66

67

▲ 伊斯兰艺术博物馆主要藏品类别涉及伊斯兰陶瓷、玻璃器、金银器、纺织品等

68

69

70

▲ 伊斯兰艺术博物馆的展厅空间

这座于2008年底就已开馆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在贝聿铭先生的营建下,不仅实现了博物馆的功能属性,而且极富伊斯兰文化的魅力。

现在,伊斯兰艺术博物馆已经成为卡塔尔最活跃的文化场所,不仅收藏和展示着属于伊斯兰世界的文物珍品,也承担着卡塔尔的各项文化交流项目。

71

72

▲ 伊斯兰艺术博物馆中的图书馆空间

73

74

▲ 伊斯兰艺术博物馆中的休闲空间

75

76

77

78

这座以蔚蓝色海水为背景的白色立方体建筑,这座由财富、眼界和胆识创造出的美妙百宝箱,正演绎着这个“新美第奇家族”在艺术文化领域的“新天方夜谭”,毕竟,阿拉伯这片神奇的土地,从来不缺少神话。

79

80

81

不管未来卡塔尔所作的努力能否打破阿拉伯世界与外界的障碍,能否通过艺术的力量来改变西方世界对于穆斯林文化的偏见,但这个国度相信艺术的力量,本身就是一次文化认知的巨大飞跃。让我们期待在这样一场展览中看到属于这个国度的无限可能,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卡塔尔会成为艺术世界中不可多得的一枚亮眼的珍珠。

展览信息

82

铭心撷珍——卡塔尔阿勒萨尼收藏展

展览时间:2018年4月17日至6月18日

展览地点:故宫博物院午门及西雁翅楼展厅

凤凰艺术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