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凤凰《清明上河图》艺术展演发布会全程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部联合主席Loic Gouzer将法国西北部的布列塔尼(Brittany)形容为“神话与现实交错的世界”。他认为这个地方“很奇妙,拥有强大的力量”,并向我们解释众多艺术家们都慕名前去那里的原因。

1888年,保罗·高更(Paul Gauguin,1843 - 1903)在第二次畅游布列塔尼期间创作了《海浪》(La Vague)。在此之前,高更曾在文森特·梵高(Vincent van Gogh)的介绍下,结织了艺术家艾米尔·伯纳德(Emile Bernard),他们交流艺术意念与心得后,高更广受启发,不仅采用了全新的视觉风格,并转用主观、反自然主义和原始主义的手法。《海浪》毫无保留地展现了高更全新的原始主义画风,尤其是朱红色的海滩和五彩缤纷的海浪。1966年,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购得此画。

这幅画作作于勒普尔迪(Le Pouldu)的海滩,Gouzer形容那里是“来势汹汹而无情的地方”。这位佳士得专家的父亲便生于布列塔尼,而他的高曾祖父辈更是高更的好友及医生。他说:“我是听着高更的故事、看着他的作品长大的。”

1

保罗·高更(1848 – 1903)《海浪》,1888年8月至10月作,油彩 画布,60.8 x 73.4cm. ,估价:美元 7,000,000 – 10,000,000

高更是一位真正的现代艺术家,即使他已过世115年,他的作品却毫无陈旧落伍的感觉。Gouzer认为,高更在这幅力作中尝试“摆脱形式与视觉的束缚,将梦境融入画中。”曾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担任出版部主管多年的Monroe Wheeler对这幅作品也印象深刻,甚至将《海浪》形容为“西方艺坛最富原创性的海景画之一”。

对于该画作独特的视角,Gouzer评论道:“此画的视角令人难以置信,因为这个角度只有透过航拍机才能看到,但高更认定这是画布在结构上的调整可以做到的,这也正是他想要传达的角度,对于当时的绘画艺术来说,这是一大突破,并带来后续发展,那便是抽象派。”研究高更的学者发现他可能在退潮时爬到长满野草的岩顶观察,也有人猜测他以照片为蓝本,因为只有相机能以画中的角度捕捉岩石和蜿蜒的海岸线。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在1888年夏天,这位艺术家曾深受日本版画的影响。高更在写给朋友兼画家苏芬内克(Claude-Emile Schuffenecker)的信中提及,他开始研究“日式的”东西,并提到如茵的碧草与白色的天空,虽然他并非特指《海浪》一画,但该画作的俯瞰角度和对角轴的运用暗示了当时的高更绝对受到了日本版画的启发。

作品标题、穗状的海浪和海滩上的细小身影,皆直接借用葛饰北斋的作品,由此可见日本文化对他影响深远。若没有那两位穿着维多利亚时期泳装的泳客,也难以估计水中的深色岩石,是近看之下的嶙峋小鹅卵石,还是俯瞰时看到露出水面的巨型岩石(结果证明是后者)。

2

《海浪》曾悬挂于洛克菲勒夫妇曼哈顿家中的书房

大卫与佩吉·洛克菲勒夫妇是在拍卖中购得《海浪》的。大卫曾忆述:“佩吉不会经常翻阅拍卖图录,但她每次细阅总会找到非常出众的佳作,高更的《海浪》便是一例……如果只是我,我相信我可能并不会买下它,尽管后来我非常欣赏这件作品,也很庆幸佩吉发现了此画。” 自1966年起,《海浪》只展出过两次,后来一直挂于夫妇二人曼哈顿家中的书房内。

Gouzer认为这幅杰出的油画将他自己生活中的重要元素简洁明了地结合起来,包括布列塔尼的海岸风光和文化、其家族与高更的关系,以及他对海洋的热爱。作为致力于保护全球海洋环境的国际倡议组织Oceana的董事会成员,Gouzer同大卫和佩吉的长子与媳妇小大卫和苏珊·洛克菲勒共同协作,致力于该事业。

Gouzer微笑着总结道:“这样巧妙的联结非常了不起,而洛克菲勒家族本身也是个了不起的家族。”对他而言,佳士得能在即将到来的5月拍卖中呈献此件珍品,实在“意义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