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行情

艺术商业 作者:彭嫣菡2018-04-16 16:13

在艺博会逐渐占领艺术版图的当下,素人艺博会这股清流显得愈发抢眼。2018年1月18~21日,纽约素人艺博会于曼哈顿下城的画廊聚集地切尔西区登场,汇聚了来自纽约、布鲁克林、旧金山、柏林、东京等地的超过63家参展机构和画廊,这也是素人艺博会历年来参展机构数量最多的一届。纽约素人艺博会不仅使素人艺术在商业领域中占得一席之地,更重要的是,它一直在持续拓宽人们对于艺术的认知。

独树一帜的素人艺博会

近10年来,艺博会在全球艺术版图中的表现愈发抢眼。在由瑞士银行与巴塞尔艺博会联合发布的2016艺术市场报告中,来自艺博会的交易额超过了130亿美元,约占全球艺术交易市场的23.5%。2018年,为业界所公认的具有影响力的艺术博览盛会共有约102场,从巴黎到纽约,再到迪拜、香港,它们遍布世界各大洲的主要中心城市,其能量极大地带动了艺术家、画廊与艺术资本的全球流动。

1

2018“纽约素人艺博会”展览现场

作为世界艺术之都,几乎每个月都有不同种类的艺博会在纽约开幕。在如此激烈的品牌热度与关注度的竞争之中,纽约“素人艺博会”(Outsider Art Fair)仍稳稳地占据一席之地。自1993年诞生以来,它专注于为“素人艺术”这一艺术类别发声,持续为被排斥于主流学术与收藏体系之外的非学院派艺术争取话语权与创作者尊严,并为他们赢得越来越多的赞许与来自市场的认可。经过26个年头的默默耕耘,2018年的“纽约素人艺博会”于1月18~21日在曼哈顿下城的画廊聚集地切尔西区登场,汇聚了来自纽约、布鲁克林、旧金山、柏林、东京等地的超过63家参展机构和画廊。这也是素人艺博会历年来参展机构数量最多的一届。

2

詹姆斯·爱德华·迪兹(James Edward Deeds)

The Electric Pencil系列,纸本,约 1936~1966 年

图片由纽约 Hirschl & Alder 画廊提供

多年来,素人艺术在主流艺术界中的认知边界已经大大扩展。在当下的语境中,Outsider Art或者Self-taught Art主要是指未接受过科班艺术教育,或者独立于艺术史体系之外的艺术家及其作品。在纽约素人艺博会的官方网站上,一个专门创建的从A-Z的艺术家索引目录,是了解20世纪以来杰出的素人艺术家的绝佳入门指引。包括Joseph Yoakum、Leopold Strobl、Henry Darger等在内的数十位艺术家的作品已经成为炙手可热的经典。早期进入人们视野的素人艺术家往往有着边缘化的社会身份:他们或是精神分裂症等慢性疾病患者、或是长期在狱中服刑的囚犯,又或者是在其他极端环境中进行创作的籍籍无名者。这使得艺术界内外对素人艺术的观察存在一些普遍的误区:人们要么认为这种艺术的实质是源于粗糙、原始或病态的创作,要么认为这是一群头脑古怪的幻想家抑或不出世的艺术天才们的作品。

3

詹姆斯·爱德华·迪兹(James Edward Deeds)

The Electric Pencil系列,纸本,约 1936~1966 年

图片由纽约 Hirschl & Alder 画廊提供

出生于巴拿马的爱德华·迪茲(Edward Deeds,1908-1987)就是这样的一位艺术家。他生命中有近40年的时间,都在内华达州的一所精神科医院中度过。在那里,他长期遭受着监狱式的管理与当时仍普遍推行的电休克疗法等可怕的折磨。在Hirschl & Alder画廊的展位上,与他的彩色绘画初次相遇时,很难将这样的严酷环境和他绘画中所展现的远离世事的静谧风景以及人物肖像联系起来:头戴花朵礼帽的女士端坐于卧室的一角,铁路穿过平坦的风景,向远方延展,被细细修剪的绿色树木整齐地生长在木制房屋的两旁……他在绘画中创造了一个温和而理想的世界,这些颜色柔和的铅笔和蜡笔线条细细地覆盖在标有“内华达3号州立医院”的记账稿纸上,无处不在的鲜明对比令人落泪。这样的艺术张力足以感染最挑剔的观众与艺评人,强烈地展现着艺术本真的力量。

4

2018“纽约素人艺博会”展览现场

在内华达州3号州立医院,迪茲共绘制了 283幅画作,他将这些散落的稿纸缝合成一本图册,在之后辗转于家与养老院的途中,这本画册不慎遗落。后来,一名14岁的男孩偶然在垃圾堆中找到了这本画册。在他保管了这本珍世之作长达数十年之后,2006年,他将这本画册出售给了一位二手书商,随后震惊了艺术界。几经波折,随着画作主人的身份之谜被解开,这些珍贵的作品最终得以进入公众的视野。

5

2018“纽约素人艺博会”展览现场

持续更新艺术的边界

对于何为素人艺术的追问与探索,总是伴随着参观展览的人们,这促使人们不断更新自己对于艺术边界的认知。当人们置身于本次艺博会的巨大展场之中,首先冲击他们眼球的则是大胆而强烈的艺术表达以及多样化的作品载体。从油画、版画、彩色铅笔、圆珠笔画到摄影及糅合了陶土、石膏的大大小小的雕塑,人们迅速地被不拘一格、就地取材的作品样式所包围。由后院中的废弃物、卧室的现成品等一切人们能想象到的材料所组成的装置,借由艺术家蓬勃的想象力与手眼之中凝聚的智慧,毫无疑问地丰富了当代艺术的创作媒介,并展现出令人惊叹的生命原力。在展区入口处,由Cathouse Proper画廊带来的艺术家丹尼尔·斯诺(Daniel Swanigan Snow)的综合材料作品《时代的标志》(2016),就以大胆而狂野的作品取材吸引了众多观众。

6

詹姆斯·爱德华·迪兹(James Edward Deeds)

The Electric Pencil系列,纸本,约 1936~1966 年

图片由纽约 Hirschl & Alder 画廊提供

为追逐自己的演员梦,出生于美国中部钢铁城市匹兹堡的斯诺在20世纪70年代移居纽约。直至30年后,已经54岁的他才开始正视自己将物件转化为艺术的狂热创作需求。他的创作总是在他位于布鲁克林的住所前小小的庭院之中展开。对于每一位纽约客来说,在布鲁布林的街角空地偶遇由无名艺术家奉献的街头创作是再熟悉不过的经历了。丹尼尔·斯诺的作品多少汲取了这种街头智慧。

7

丹尼尔·斯诺(Daniel Swanigan Snow)

《时代的标志》综合材料,2016

图片由 Cathouse Proper 艺术机构提供

《时代的标志》是他用废弃的细小零部件所创作的三维拼贴作品。他在郊野路边或沙滩上收集破烂玩具、汽车与电器零件、老旧的工具和废弃的节日装饰灯管,这些难以归类的部件被奇妙地混合在一起,随着展场环境与光线的变化,投射在作品背后的阴影也多了些难以言说的意味。每一幅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大大小小的拼贴组成了后工业时代迷幻而零落的霓虹灯牌的光景。他的作品既洋溢着诙谐的意趣,又与尖锐的社会批评与奇思妙想组合在一起:滥用毒品、环境破坏、移民与公民权利、卡特里娜飓风等,还有《时代的标志》所关注的总统大选问题,都曾出现在他对于社会政治议题的诠释之中。

在来自洛杉矶的Ernie Wolfe画廊展位前,几张巨幅的手绘电影海报吸引着大家的好奇心。令人啧啧称奇的是,这一发端于非州加纳的民间波普艺术,其载体竟然是风靡全球的中国功夫热与香港电影。经由画廊主Ernie的热情介绍,我们了解到外国电影是如何由走街串巷的露天电影放映贩子带往加纳城市与乡村的各个角落。为招揽生意,在加纳本地艺术师傅绘制的电影海报上,李小龙、李连杰、成龙等功夫名星栩栩如生,反映出一种罕见的对于中国的观看视角。这些海报上往往留有艺术家本人的签名和创作时间,生动地诠释了当地的流动影院文化与视觉波普的发展。从1985年至1990年代末,一代加纳艺术家凭借自己的想象力,创作出颜色明快、风格特征极为强烈的功夫电影海报,成为香港与非洲文化之间不经由西方转译的视觉沟通桥梁。

8

Stoger《我是谁》油彩画布,

160×111.7cm,1999,

出版于《Extreme Canvas2: 非洲手绘电影海报的黄金时期》

图片由 Ernie Wolfe画廊提供

加纳人民通过电影世界与手绘海报展开对于遥远中国的想象,而这一特殊的艺术形式是如何被来自加州的画廊主Ernie 捕获,并将其带往艺博会的全球行销系统的呢?一段极为有趣的跨文化过程有待于人们的探索。

素人艺博会的魔力在于其多元与包容的特性。自1947年由法国艺术家、策展人杜布菲(Jean Dubuffet)率先提出“原生艺术”(Art Brut)的概念,随后20世纪70年代英国艺评家罗杰·卡第纳尔(Roger Cardinal)将其进一步诠释为“素人艺术”之后,西方的学者和评论家们就一直在致力于将边缘化的艺术创作纳入民间艺术乃至更为宽泛的当代艺术的范畴。同时,出于对愈加精英化的欧美主流艺术圈的挑战,从艺术界内部所生发的崭新的策展观念与具有争议性的大型展览,使得素人艺术的火花照亮了艺术世界中那些曾经备受冷落的角落。就在这届艺博会结束后的第二周,位于华盛顿的美国国家美术馆的新展“离群者与美国先锋艺术”正当时,其中展出了来自90位圈内圈外艺术家的共300件作品。时至今日,有关这一语词的定义还在不断地调整之中。人们期望在素人艺术的旗帜下,各种边缘化的艺术创作得以统一起来,对抗僵化的主流艺术体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