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凤凰《清明上河图》艺术展演发布会全程

凤凰艺术

舞台 >戏剧

澎湃新闻 作者:潘妤2018-04-15 17:32

香港话剧团是香港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也最具影响力的专业剧团,在香港无出其右。甚至观众中有“港话出品、品质保证”之说。这几年,香港话剧团陆续有作品来到内地演出。此前的《最后晚餐》更是巡演多轮,在观众中留下深刻印象和口碑。

《最后作孽》海报。

2018年5月底,《最后晚餐》的姐妹篇《最后作孽》将来到上海的上剧场演出,这是该剧第一次在上海的演出,也是这部作品的告别站演出。而邀请他们来到上剧场的,正是香港话剧团的“老朋友”——导演赖声川。另外,香港话剧团的另一部载誉之作《亲爱的,胡雪岩》也将于9月在上剧场演出。

《亲爱的,胡雪岩》海报。

上剧场方面表示,未来他们会陆续邀请一些华语地区和合适的国外剧目,让观众能有机会欣赏到更多类型的作品。

《最后晚餐》姐妹篇,“港味”话剧展现真实的香港

香港话剧团从1977年成立至今,制作并演出近400个古今中外的经典名剧和本地原创剧目。始终保有创作活力,每年年度剧季都会带来12-13部作品。

从创团之始,剧团便坚持保有本土特色,其原创的作品选用原汁原味的本土题材,将香港人的真实生活状态搬上舞台,向观众展现真实的香港。

《最后作孽》剧照。

《最后作孽》就是香港话剧团极富代表性的作品。该剧是香港话剧团“暴烈家庭”系列的第二部,笑看香港民生百态和世间冷暖,直面香港的社会问题。曾获得香港“十大最受欢迎制作”的奖项,2017年的演出被香港政府划为香港特别行政区回归20周年庆祝活动系列之一。

《最后作孽》的最初灵感来源于编剧郑国伟在报纸上读到的富二代荒诞生活的报道。剧中,薛公子从小衣食无忧,父母用钱来代替本应对孩子的关爱。当一家三口难得聚首之际,却是薛先生和薛太太进行财产分配的谈判。面对儿子持着枪的讨价还价,他们终于意识到这些年他们的错误……

全剧以几近写实的手法,结合高密度幽默刺激的对白,将现实中部分群体的缩影呈现给观众,揭开当下社会物质生活所带来的精神和伦理的衰退。剧中不乏出现许多令人出乎意料、拍手叫好的台词,但笑后却是一股悲凉。 “你们觉得荒诞的剧情其实都是真实的香港。”导演冯蔚衡认为,“TVB电视剧太影响每一个人的价值观了。然后有一天,你发觉世界不是这样的。”

《最后作孽》将告别演出,新版《亲爱的,胡雪岩》再度来沪

《最后作孽》的导演冯蔚衡1988年便加入香港话剧团,从首席演员到如今助理艺术总监,集演员、导演、创作人、节目统筹于一身。赖声川评价说:“冯导在我心目中就是港话的台柱,能量力量是其他人没办法比的。”

冯蔚衡说,之前巡演100多场的《最后晚餐》能引起观众共鸣,是因为看似悲情的故事里始终有很深的爱。但《最后作孽》中没有爱,两位父母口口声声说爱但是不懂爱,互相之间缺乏爱,戏里传达了一个最重要的信息——一个家庭没有爱会变成什么样子。

在特邀剧中主演母亲的余安安是香港的影视明星,2009年开始参演舞台剧。接到《最后作孽》时,余安安正盼着能有一部好剧大施拳脚,而这部作品最大的挑战便是大量的台词、极快的语速要求。最终,余安安凭借《最后作孽》获得香港舞台剧奖最佳女主角(喜剧/闹剧)。

剧中和余安安搭档饰演母子的凌文龙也是一枚年轻的“老戏骨”,两人在《遍地芳菲》中便搭档饰演过母子。2018年是他加入香港话剧团担任全职演员的第十年,期间他出演过包含《都是龙袍惹的祸》《顶头锤》《有饭自然香》等在内的多部香港话剧团经典之作。在《最后作孽》中,他因为恰到好处地诠释了薛公子外露的戾气与内心的脆弱,因而也获得香港舞台剧奖最佳男主角的提名。

从1988年便因《红色的天空》和香港话剧团有了第一次合作的赖声川,自称是香港话剧团的一员。这些年,他相继和剧团合作了《如梦之梦》、《暗恋桃花源》、《水中之书》。在他看来,港话在华语世界有着非常特殊的地位。也因此,一直希望能邀请到这位老友在自己的专属剧场演出。

《亲爱的,胡雪岩》剧照。

据悉,已经问世三年的《最后作孽》将以此次上海站作为告别演出之站。而香港话剧团带来的另一力作《亲爱的,胡雪岩》会于9月7日至9月9日上演。

此前《亲爱的,胡雪岩》作为上海国际艺术节的参演剧目,收获了极佳口碑。而今年的新版《亲爱的,胡雪岩》将会带来全新设计。据透露,这一修改版在导演方向和演员的角色搭配上都将会有大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