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沙粒,由岩石经风化和侵蚀而来,让人联想到自然的神秘力量,也让人陷入潮水涨落与时间流逝的思绪里,常常伴有无常的隐喻。艺术家詹妮弗·圭迪(Jennifer Guidi)的创作,介于天然和人工、大胆与低调之间,闪亮,并具有雕塑美感,给人以一种异常的满足感。不过密集恐惧症者一定要慎入。

Jennifer Guidi in her Los Angeles studio. Imag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詹妮弗·圭迪与艺术家马克·格罗蒂扬(Mark Grotjahn)是夫妻,两人已结婚14年之久,除了和日本艺术家村上隆交情颇深外,韩国组合“BIGBANG”成员T.O.P(本名崔胜铉)也甘当其夫妇的“迷弟”,3月底香港高古轩个展的亮相,也让圭迪在亚洲的知名度暴涨。

韩国组合“BIGBANG”成员T.O.P的ins截图即为詹妮弗·圭迪的作品

詹妮弗·圭迪曾表示:“在我早期的抽象沙画中,我以不同粗幼的棍子随意绘画,但我并不满意那些图案。当我设定一个中心点,然后围绕中心点创作后,一切便变得不同了。重复的图案和动作开始令人进入冥想的状态……”

詹妮弗·圭迪个展“日心说”展览现场,高古轩,2018

在高古轩的展览“日心说”是圭迪在亚洲的首个个展,更展出了艺术家首批色彩绚丽的三角形作品。圭迪素以用沙作为媒介创作闻名,从中即可见识到艺术家创作技艺的严苛,又可领略到其对观者感知触动和激发的艺术魅力。

詹妮弗·圭迪作品

圭迪的“沙画”混合油彩和沙粒,塑造出色彩和质感起伏多变的表面。这些沙画由她早期的具象作品演变而成,巧妙地游走于具象与抽象之间,虽然令人想起风景画与自然主义画作的传统,但却回避一切具体的指称。圭迪的作品呼应大自然与自然现象,往往捕捉几乎难以察觉的动感与光影交替的瞬间。作品的用色明亮,展现宛如浮雕的质感,记录和呈现感觉的微妙变化,既反映大自然的变化,也塑造独特的感官领域。

詹妮弗·圭迪作品

圭迪在创作时会先处理“底色”,随之将沙以厚涂的层次抹在仍然湿润的颜料上,然后以木钉仔细而重复地在沙上绘画图案,并会在圆形凹洞的边缘添加彩沙和颜料,直至图案如沉积或侵蚀作用一样嵌入画布之中。

詹妮弗·圭迪作品

她会在画布中央的左侧留白,模拟人体内心脏的位置,然后不断向外离心旋转延续,宛如日出时照亮大地的晨光。透过这种系统性而随心而行的创作过程,每幅画作展现一种有条不紊的和谐状态,而圭迪的绘画手法也令人想起强调细节与重复动作的极简主义流派。她富有表现力的技法也明显呼应各种非西方的创作手法,以令人陷入沉思的绘画方式,作为一种意象、叙述性或灵性的献祭。

詹妮弗·圭迪作品

圭迪对色彩和光线的感知,以及两者实质展现方式的理解,皆源自她在洛杉矶对光线的观察。她在洛杉矶居住和从事创作,受西岸的大气状况和城市的污染影响,当地的天气盖上一层朦胧的烟霞,因而造就份外耀眼的日落美景。色彩在画作上展开,从坑纹之中散射开来,由浅至深,时而在类似风景的形态之中绽放光芒,时而透过画作折射,犹如日出和日落时随着大气粒子的浓度而变化的光波。在作品《本能力量》(2017–18年)中,海洋深处的深邃色彩,转化成画面的明亮色调,塑造出没有焦点的全景画面。

詹妮弗·圭迪作品

有了高古轩这块金字招牌,圭迪此次在香港展出的14件作品已全部售出。在同期的香港巴塞尔艺博会中,来自洛杉矶的David Kordansky画廊以14万美金售了圭迪的《All or Nothing》(2018)。而她的作品早已被佳士得老板弗朗索瓦·皮诺,对冲基金大亨史蒂文·科恩以及美国汉莫尔美术馆及马齐亚诺艺术基金会等收入囊中。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詹妮弗·圭迪在伦敦的Massimo De Carlo画廊举办了个展“辐射”,这个展览是圭迪在欧洲的第一个个展,也为其在欧洲市场打开了窗口。

詹妮弗·圭迪个展,伦敦Massimo De Carlo画廊,2016-2017

纵观圭迪的创作,她通过感官刺激创造出一种俏皮又富有洞察力的语言。画面上的颗粒状组合物,既同心又古怪,激发了广泛的诠释和经验。而她在高古轩的个展也将持续到2018年5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