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凤凰《清明上河图》艺术展演发布会全程

凤凰艺术

舞台 >戏剧

北京青年报 作者:尚晓蕾2018-04-13 12:53

奥利弗奖

与美国戏剧“托尼”奖、法国戏剧“莫里哀”奖并称全球舞台剧三大奖项之一的英国戏剧“劳伦斯·奥利弗”奖2018年度获奖名单在4月8日揭晓。伦敦的各个剧院每年推出众多新创或复排的话剧及音乐剧,其中的优秀作品经由伦敦戏剧协会组织专业评委和大众评委提议并进行两轮筛选,才有可能出现在提名名单上。所以,获得提名的院团、剧目及个人已经完全可以给自己颁个先进工作者的奖状,因为这就像是世界杯踢进四强,不是劲旅根本到不了这一阶段。

美国人能拿一个英国奖特别不易

本届奥利弗奖的“劲旅”之一,从提名阶段就霸气外露,以13项提名荣膺奥利弗奖历史上获提名最多的剧目。这部美国原创音乐剧最初在纽约的公共剧院问世,随后移师百老汇。上演以来,几乎将美国所有相关评奖的关键奖项收入囊中,到现在演了三年已过千场,仍然一票难求,目前百老汇版的票价被炒到最低600美元一张。本次奥利弗奖提名的版本则是由伦敦西区依照原版在全球招募演员重新制作,并于2017年12月开始在维多利亚皇宫剧院上演。我年初在伦敦期间,随手刷了剧院官网,以89镑的价格捡漏买到楼下11排的位置。坐在我旁边的是一对来自美国田纳西州的母女,还没开场两人已近疯癫,她们说在美国排了三年队买不上票,来英国旅游抱着买乐透的想法碰碰运气,竟然如愿买到最后两张正价票。一部舞台剧连续演好几年(几乎每天都演,不是一年只演8场),引发全世界追捧,甚至带动旅游,而且每周票房收入都名列前茅,这在我国恐怕只能当神话故事讲讲。

我说的这个戏就是“用嘻哈乐说唱开国元勋”从而开创音乐剧创作新思路的《汉米尔顿》,最终拿下包括最佳新排音乐剧在内的8个奖项。不过在奥利弗奖历史上,它却并非获奖最多的剧目,第一名是去年得到9个奥利弗奖的纯英国造《哈利·波特和被诅咒的孩子》。有意思的是,《哈》剧百老汇版不久前也开始在纽约上演,据推测也会是今年6月托尼奖的热门,这英美两大戏剧强国隔海交相辉映互相帮衬的场面,实在让人羡慕。

其实在英美戏剧界的深情厚谊之外,坊间也没少流传一些根据印象而来的说法,比如英国演员普遍底蕴深厚,但美国人天真烂漫,美国音乐剧更强,但英国话剧无敌等等。从1990年至今,奥利弗和托尼两奖最佳话剧类男女演员得主的国籍统计来看,英国似乎确实存在着相当大的顺差。总之美国人在英国拿个话剧表演奖确实特别不容易,所以今年看到首次登上伦敦舞台的布莱恩·克兰斯顿(《绝命毒师》里面的“老白”)凭借在《电视网络》中的表现而荣获最佳男演员,真是让人欣喜。《电视网络》由英国国家剧院制作,比利时导演伊沃·凡·霍夫执导,根据上世纪80年代美国同名电影改编,开放式舞台,一景到底,大量摄像机跟拍投影处理,把一个探讨媒体实质的老剧本排成了一个极具深意的未来派寓言。在一个视觉元素过于丰富的舞台环境里,被一堆摄像机镜头时远时近地包围,和自己的影像同台竞技,这样的设定,如果是舞台存在感不强的主角,恐怕会被当场吃掉。考虑到这个角色塑造的困难程度,克兰斯顿得奖算是实至名归。

值得一提的是,在英美戏剧舞台上,不乏红到发紫的明星和举世闻名的表演艺术家,这些人需要把人生中宝贵的几个月甚至更多时间完全留出来,放掉很多挣大钱的机会,一周八场,连续演上十几周甚至几十周,好交际的每天下班还会在演员出口用签名换取观众的反馈。这些人哪怕家里摆着三座奥斯卡,对于舞台一样保持敬畏,除了配合宣传,基本不会上综艺节目,也不会演个几场拿个碰头彩就推说档期不合身体不佳而跑掉,更不会前呼后拥把剧场当秀场。全世界观众都一样,都想看明星,有明星的戏总是好卖,可是关键在于,在英美剧场界,你是演员还是明星,谁心里没杆秤呢?

《汉米尔顿》

“国家级”就是不一样

本届奥利弗奖最佳复排话剧和最佳复排音乐剧都被英国国家剧院拿到,一部是演出时间长达8小时的史诗巨作《天使在美国》,编剧是托尼·库什纳,另一部是场面华丽制作费惊人的《富丽秀》,由美国音乐剧大神斯蒂芬·桑德海姆在上世纪70年代创作。以上两部戏及《电视网络》从制作上来看,都是哗哗撒钱兼不好啃的大骨头。但是英国国家剧院还有个名称是英国皇家剧院,也就是说人家是吃皇粮的。戏剧一向是英国的骄傲,所以政府的皇粮发得很大方。看一下英国国家剧院历年创排的剧目,以及获奖记录,再不成看一下“英国剧院现场”的出片质量,就会发现作为国字号团体,这钱确实花在了刀刃上。在浩如烟海的优秀剧作中,总有一些艺术性很高但因为规模和技术问题而特别难排的戏,这些大山,当然要由每年拿好多钱的国字头院团来扛。

英国国家剧院拥有三个剧场,2016至2017年上座率是93%,前述三个戏都是开票就售罄。剧院推出亲民票价,30%是不高于20英镑的低价票。剧院的戏剧教育项目吸引了20万人参加。关键的一点,这座剧院拿了皇粮没忘自主创收,上年度政府资助只占总收入的17%,而总收入的50%是实打实的票房收入。今年的奥利弗奖,英国国家剧院凭借这三个戏扬眉吐气,在英国当戏剧观众,花几十英镑就能看到全世界最优秀的艺术家发挥到极致而创作出的精品,真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幸福。

《天使在美国》 摄影/Helen Maybanks

戏剧也有孵化器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会觉得奥利弗奖是贵族聚会,但这一届的剧王,我认为其实是一部从地方剧院里走出来的戏——杰兹·巴特沃斯编剧的《摆渡人》。这个戏讲述北爱尔兰内战背景下,一户农舍大家庭在庆祝丰收时,被不速之客带来的消息搅起一段沉重往事,让所有人尽力埋葬的过去无处遁形,并引致无法避免的悲剧结局。奥利弗不设编剧奖,所以最佳新创话剧就代表了对于剧作与制作的整体认可,而且所有类别只设一个最佳导演,也是由这个戏的导演萨姆·门德斯获得。

我是在西区看的这个戏,看完的感觉是这种极为考验观众的耐心与同理心,把所有矛盾和情绪积攒到最后几分钟的写法,确实是需要冒一定风险的。而导演也完美诠释了剧作的意图,全长三个多小时的戏一直暗流涌动,时机未到绝不兴风作浪。

这个剧本是巴特沃斯根据自己女友兼本剧女主演劳拉·唐耐里的家庭经历创作,唐耐里也因为出演这部戏拿下了今年奥利弗最佳戏剧女演员奖。而推出这部戏的剧院,就是自身定位为“作者剧院”的英国皇廷剧院。皇廷剧院位于伦敦切尔西地区,也是一家靠政府与民间资助支持的非商业剧院。这家剧院可以说是英国新写作的孵化器和发动机,其最大的特点就是扶持当代新剧作,剧作家是这里唯一的明星,剧院鼓励剧作家大胆创作尝试,并允许他们失败。每年皇廷剧院都会举办新写作工作坊,不仅针对英国作者,也面向全世界,让热爱写作的人有机会接受专业剧作家的指导。巴特沃斯的《耶路撒冷》和《大河》等6部剧作最初都是在皇廷剧院排演。我们熟悉的马丁·麦克唐纳、大卫·黑尔、尼克·佩恩、萨拉·凯恩等剧作家,也都是从皇廷剧院起步。这家剧院有楼上楼下两个小剧场,常年票价十几镑,剧本只卖3镑,可谓业界良心。皇廷剧院的规模跟西区的商业剧院和气派的国家剧院自然不能相提并论,但是在英国戏剧界的地位却是极为重要,不可小觑的。有皇廷剧院这般存在,还愁什么“剧本荒”呢?

西区版《汉米尔顿》、英国国家剧院三戏和皇廷剧院的《摆渡人》是本届奥利弗的大赢家,背后反映出英国戏剧市场的多元生态,商业剧院达成商业成功与艺术成功的双赢,国家级剧院手拿政府支持物尽其用,地方剧院着重戏剧人才的孵化培养,每一点,都值得我们学习与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