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展览|贝蒂伍德曼《宇·宙》&赵洋《阿赖耶》

3月19日至6月17日,K11美术馆开展了美国著名艺术家贝蒂•伍德曼(Betty Woodman)《宇•宙》及中国艺术家赵洋《阿赖耶》。此次双个展在两位不同性别、背景、地域和传统的艺术家之间展开。

贝蒂•伍德曼曾是首位在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举办个展的在世女性艺术家,她在2018年1月份去世。这场展览是她的亚洲首场个展。

《宇•宙》主要呈现贝蒂•伍德曼近十年的综合媒材创作,包括雕塑、三联瓶(triptych vases)、大型装置、布面作品。

展览名“House and Universe”来自法国哲学家加斯东·巴什拉著作《空间的诗学》的《屋宇和宇宙》一章。这里译作“宇·宙”则是根据《淮南子》中“往古来今谓之宙,四方上下谓之宇”的说法,“宇”指房檐、“宙“指屋梁,故“宇宙’本身早已隐含房屋之意。

“房屋”与“家庭”是贝蒂•伍德曼创作的核心,她的创作以陶土为媒介,将平面与立体的艺术相结合,表现出女性张扬的生命力与艺术创造力。

在她当代性的艺术实验里,陶器脱离了日常功能性的枷锁,打破了生活器物和家居空间互为牵制的纽带,更重塑了女性的传统性别典型和家庭定位。

她的作品将不同时代、文化、地域和媒材结合一体,在这些作品中,可以看出克里特、埃及、希腊和伊特鲁里亚文化的色彩,其中也包括中国唐三彩和日本和服。

相较于贝蒂•伍德曼作品中释放的热情与力量,来自东方的赵洋提供了另一种艺术表达的形式。

“阿赖耶”在梵文中原意为“藏”。展馆中的绘画展出无一不指向观者的欲念,叩问身体 “从哪里来”与“到哪里去”等自省疑问。

赵洋对作用或适应于身体的符号学尤为沉迷,通过折叠与对称等构图,展示身体界限之中的微小局部。从中探索人与人之间的关联,并反思确认和否定自我的途径。

艺术家对身体的独特理解,通过笔触成为揭露隐藏在身体内部不可及与不可知证据的形式,以此读取人对自我的判定。

本次展览将中西两位不同身份、不同性别的艺术家作品放在同一空间,以“身体”(Body)、“姿势”(Gesture)及其所属空间为主题开展对话,铺陈艺术家的创作脉络之余,呈现各自在传统素材里的当代艺术实验,使两种不同的艺术表达进行对话,从而碰撞出更深沉的艺术话语。

展览时间:2018年3月19日–2018年6月17日

展览地点:上海chi K11美术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