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法国传奇女画家Claire Basler,对画画和植物的痴迷,无人能及。

Claire Basler 是一位把从大自然里所感受到的一切,不论是风、声音、植物甜美及暴戾的一面,都演绎到画作上的天才女画家。

她力求揭开花朵生命的神秘面纱,让大自然的喜怒哀乐表露无遗。

而她对大自然的这份钟情从画画延伸到了画室。

以至于你一走进她的画室,会有一阵的恍惚,仿佛误入了一栋花室。

她的画室隐逸在一片绿植之后,密密麻麻的树木和花儿将其遮盖,若是不注意,你根本很难发现。

而一走进画室,你会发现别有洞天,墙壁上、画布上、瓶瓶罐罐里、卫生间......无处不弥漫着植物的倩影。

当整个世界都围着看似静止的大自然疯狂地转的时候,Claire Basler 停下来观察大自然的一举一动。

时间也彷佛为她停顿,让她与大自然融为一体,静观其变。

Claire Basler的艺术生涯自1970年代开始。

在观念艺术正叱吒风云的时侯,她却选了具像艺术,尤其是代表花的艺术。

Claire Basler在艺术圈内甚是孤立,她的作品虽脱离主流,却从不动摇,不向大潮流低头。

美的东西总是会吸引大家的眼球,渐渐的喜爱其作品的大众日渐增多,一股清风吹进炎热的画坛。

Claire Basler 用心地把她所感受到的注入作品中,时而是花朵的脆弱或活力、

时而是树木的慰藉,又或是一朵罂粟花的成长。

Claire Basler还与丈夫一起买了一座城堡,始建于18世纪,占地3000平米,被废弃40年。

Claire Basler很喜欢这种破败的感觉,从中能感觉到自然的力量,就像她的画一样。

她亲自动手装饰这间古堡,将自己喜欢的东西,毫不犹豫的塞了进去。

那就是植物!植物!大量的植物!

画的、种的、摘的,她都爱……

在被植物包围的环境中作画,真的那里也不想去了。

Claire Basler最喜欢画的是雏菊和罂粟,一个是喜欢阳光的纯洁之花,一个是穿梭于邪恶中的“恶之花”。

就像是人性中的两面,好坏美丑…

她是一个十足的植物控,一旦聊起植物她就会特别兴奋。

“我住在大自然中,我也珍惜我的生活,远离世俗纷繁,保持我的激情在这片土地上。

很宁静安逸,所以,我不是隐居者,只是我的绘画让我对生活有了另一种体悟,尽可能的给予我创造性的语言。”

她还养了一只狗,狗可是人类最好的陪伴。

画累的时候,可以带着它们去草地上走走,看看这一天的阳光和希望。

因为她的家实在是太美。所以,一个画家,上的最多的,竟然是家居类杂志。

喜欢什么就做什么,没那么多的功利心,简简单单,一晃就是四十多年。

然而,现在的她,被多少人羡慕着。

多少人学画的初衷,只是想像她那样的画画,简简单单无所求。

也许,这就是她能在以抽象和概念为主导的洪流中,坚持自己风格的原因吧。

想做什么,直接做吧!也许40年后回头看,自己现在那点小迷惑根本不算什么。

就像她画中的植物一样,总是在阴暗的暴风中,闪着明媚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