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进入这个由条纹笔触构成的虚构世界,你就进入了虚无、同时又远离虚无。体会到自己真切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同时你又站在了世界的边缘。如果世界是平的,你可以见到世界外浩瀚的空间,却没有跌出世界本身,我在作品中维持自己站在世界边缘的意识。”——肖恩・斯库利

肖恩・斯库利

就在这个世界的边缘,斯库利选择了一个俯瞰世界的抽象语言,并透过他的画作邀请我们与他共同欣赏这个世界。

爱尔兰籍的美国艺术家肖恩・斯库利,被称为在过往半世纪国际上最具资历的抽象艺术家,他一生专注于形状、颜色与色调之间的关系,主要以线、条、色带、色块构成了各种各样的正方形、长方形、平行四边形与菱形,去探索光线、颜色、形状、形态、物质与精神。今日让我们通过他在中国香港最新展览,一起体会他作品中边界、边缘、范围与平面之间的交汇所引发的哲思。

继肖恩·斯库利于2014年在中央美院美术馆和上海喜马拉雅美术馆举办的“随心而行:肖恩·斯库利艺术展,1964-2014伦敦|纽约”以及2016年在中国的巡展(南京、广州、武汉)“抵抗与坚持”后,他的最新个展“肖恩·斯库利:站在世界的边缘”于2018年3月28日在香港艺术中心正式开幕。

©Sean Scully. Courtesy Timothy Taylor London/New York and Ben Brown Fine Arts London/Hong Kong. Photo credit: Sebastiano Pellion di Persano

©Sean Scully. Courtesy Timothy Taylor London/New York and Ben Brown Fine Arts London/Hong Kong. Photo credit: Sebastiano Pellion di Persano

“肖恩· 斯库利:站在世界的边缘”由阿尔弗雷多·克拉莫罗蒂(Alfredo Cramerotti)策展,不但包括一些首次亮相的新近作品,还特别从艺术家过去三十年的创作中挑选了系列作品,呈现了大型油画以及纸本作品等。展览鼓励观众去思考“边缘”的概念,以及边缘与边缘之间的联系。在人工环境和自然世界之中,通过绘画、素描和摄影,斯库利邀请我们站在“边缘”,借助抽象概念的棱镜去回望反思。

肖恩·斯库利 浅蓝色小墙 布面油画 2010年 60.5 x 82 cm

©Sean Scully. Courtesy Timothy Taylor London/New York and Ben Brown Fine Arts London/Hong Kong.

肖恩·斯库利1945年出生于爱尔兰都柏林,1975年移民美国,现在美国纽约、西班牙巴塞罗那和德国慕尼黑工作与生活。肖恩.斯库利曾在超过150家世界顶级博物馆和艺术机构展览,并被永久收藏作品。他于1989年和1993年两次获得英国特纳奖提名。

爱尔兰忧郁旋律中度过的童年

肖恩·斯库利赤贫的孩提时代、移民身份、天主教徒的信仰、空手道的禅修,以及人生记忆中很多启发性的一刹那,都熔铸成肖恩独特的精神观呈现在作品中,既有西方的绝对理性,又包含东方式的禅学思考。

他生于都柏林北部一个贫困家庭,祖母是一位虔诚的天主教徒,童年时期,他常跟随祖母去做弥撒。当时欧洲还笼罩在二战带来的黑暗中,临时搭建的教堂,屋顶是倾斜的金属板,一到雨天,雨点砸在金属板上发出密集的噼啪声,几乎淹没了神父的讲道。在被大片雨点声放大的寂静中,他经历了某种感动,“太美妙了!我对艺术的爱,就源于那时。”

肖恩·斯库利 浅灰色天空的墙 铝板油画 2011年 216 x 190 cm

©Sean Scully. Courtesy Timothy Taylor London/New York and Ben Brown Fine Arts London/Hong Kong.

肖恩说,身为爱尔兰人,他对世界的认知,很大程度上源自对家乡重复性节奏的感受。“爱尔兰音乐直击人心,伴着深深的忧郁,它不息的韵律陪着我成长。”肖恩的母亲曾是名歌手,记忆中《奔放的旋律》是她最钟爱的歌曲;而幼时在祖母家肖恩经常见到那些背井离乡的打工族,到了周末这些怅惘孤独的人会用酒精麻醉自己,用歌声倾诉思乡之情。“动情时,我父亲总爱唱那首《凯瑟琳,我要再把你带回家》,尽管在心底他非常清楚,自己再也回不到家乡爱尔兰了。”

肖恩·斯库利 9. 2017 纸本水彩 2017年 55.9 x 76.8 cm

©Sean Scully. Courtesy Timothy Taylor London/New York and Ben Brown Fine Arts London/Hong Kong.

肖恩·斯库利 满座 铝板上油彩及丙烯 2015年 279.4 x 676.9 cm

©Sean Scully. Courtesy Timothy Taylor London/New York and Ben Brown Fine Arts London/Hong Kong.

抽象,是一幅个人状态的画像

斯库利于1960年代末和1970年代初放弃了早期的写实主义绘画风格,创作慢慢转向抽象,他想超越形象限制,“找到一种更加普世化、任何人看到即可理解的语言,抽象画就有这种自然交流的能力”。

在移居美国之后的1970年代中期,他创作了自己第一幅完全由水平带状线条所组成的绘画。斯库利回忆道:“我们习惯性地把抽象概念当作抽象本身,但它并不是,它是一幅自画像。可以说它是一幅个人状态的画像。我离开了安稳的伦敦,来到不安的纽约。相应的,我丢弃了画中的垂直元素以及我‘个人’的建筑风格,以便我可以在自己的平行世界中穿梭。”

肖恩·斯库利 Five Four Dark 布面油画 2017年 215.9 x 190.5 cm

©Sean Scully. Courtesy Timothy Taylor London/New York and Ben Brown Fine Arts London/Hong Kong.

肖恩·斯库利 无题 布面油画 2017年 81.5 x 71.5 cm

©Sean Scully. Courtesy Timothy Taylor London/New York and Ben Brown Fine Arts London/Hong Kong.

从欧洲抽象先驱蒙德里安到美国的马克·罗斯科,条纹一直是抽象画家偏爱的形式语言,肖恩从这些传统中创造了自己的风格,正如美国哲学家、艺术评论家阿瑟·丹托所说:“他的边线有一种可触之美,这些条纹拥有生动的质感。”

肖恩·斯库利 多立克柱式尘土 布面油画 2012年 71.1 x 81.3 cm

©Sean Scully. Courtesy Timothy Taylor London/New York and Ben Brown Fine Arts London/Hong Kong.

“伦敦是棕色的,纽约是淡蓝色,巴塞罗那是深红色,慕尼黑是绿的,都柏林则是灰色的,灰色非常美,它很像我们人类的感觉,有种微妙的关系,我很喜欢它给人带来的亲密感和私密度。”(肖恩·斯库利)

肖恩·斯库利 陆海界限 铝板油画 2017年 215.9 x 190.5 cm

©Sean Scully. Courtesy Timothy Taylor London/New York and Ben Brown Fine Arts London/Hong Kong.

肖恩·斯库利 无题 铝板油画 2017年 215.9 x 190.5 cm

©Sean Scully. Courtesy Timothy Taylor London/New York and Ben Brown Fine Arts London/Hong Kong.

1975年肖恩·斯库利刚到美国,“当时对我这样的欧洲人来说是最艰难的时期,尤其对历史文化遗产的冲击非常大。当时的美国社会非常野蛮、暴力且充满危险。”他说,“但这种动荡不安又非常吸引我,我将它形容为“达尔文式你死我活”的状态,当时我就决定尽量将作品的风格变得简约。我将这段经历形容为“矿工般的生活”,矿工肩负着开采的任务,不断发掘,我也是如此,并以此让精神层面更加稳定。美国文化对我的创作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我也有意让自己去受美国影响。美国人直率的表达方式、敢于尝试的精神,特别是美国艺术作品的大规模和简约的创作手法,我将之与欧洲人的细腻敏感相结合,并运用到自己的创作中。”

肖恩·斯库利 Cut Ground Green 布面油画 2011年215 x 189.8 cm

©Sean Scully. Courtesy Timothy Taylor London/New York and Ben Brown Fine Arts London/Hong Kong.

肖恩的创作传承了西方的传统,作品受到马蒂斯、蒙德里安、罗斯科的影响,但又注入了新的生命,为此肖恩的创作与蒙德里安他们又有着本质的不同:

一个分野与边缘形成的瞬间 ,一段暴力、对话与冲突的呈现

艺术家在形容自己开展画作的过程时,找到了“一个分野与边缘形成的瞬间”,那是一个“自身与形体之间交流的瞬间”,暗示他作品的形成不止于形式上的构成,而是以边缘的自身作为一种动态领域。斯库利的作品离开了早期那些严谨的方格线后,以相互模糊、调合、渗透、重叠、覆盖的软边作品驰名,有些作品的线条处理粗糙松散,颜色被拖到旁边的色块中,有些作品的色面则被底色支撑着;有的作品的线条则干枯如粉笔,有的运笔润湿如水塘;有的作品色彩与色调对比分明,有的色调和谐;有的作品包括了漂亮的段落、醒目的边线与直白的视觉效果,有些则浮现虚白的裂缝与失去光彩的边线。如版画作品《深色摺痕(2003)》,颜色基本上不透明而边线平整,但细看之下会看到艺术家故意为色面边线加上油墨的巧思,也有如《蓝色摺痕(2006)》一般,每一个格子都是透明的,而完全深深且不自觉地互相渗透。(策展人阿尔弗雷多·克拉莫罗蒂)

深色连接(2003)

©Sean Scully. Courtesy Timothy Taylor London/New York and Ben Brown Fine Arts London/Hong Kong.

深色摺痕(2003)

©Sean Scully. Courtesy Timothy Taylor London/New York and Ben Brown Fine Arts London/Hong Kong.

蓝色摺痕(2006)

©Sean Scully. Courtesy Timothy Taylor London/New York and Ben Brown Fine Arts London/Hong Kong.

“我常看着地平线,海洋尽头触碰到天空开始的地方,天空压着海洋而产生的线。一天我在爱尔兰的阿伦岛海边往外看,下一站美国,在旧世界看着新世界(并想象自己的新生活),如前人所经历过的一样,远望并憧景到达美国。想着陆地、海洋与天空的莫大关联,我尝试绘画这种海与地、天与地最基础的交接,以色块横向碰在一起、再叠起而产生没有开始或终止的横线,正如世界的版块相拥而接连在一起——他们的重量、空气与柔软未知的夹缝。”——肖恩2001年写于德国

肖恩·斯库利 Cut Ground Orange Pink 6.11 布面油画 2011年 71.3 x 81.2 cm

©Sean Scully. Courtesy Timothy Taylor London/New York and Ben Brown Fine Arts London/Hong Kong.

有些时候不同的暴力会出现在边缘的外围,我们与这些暴力,或者在远距观望,抑或直接参与其中,我们无可避免地会有所偏坦或无视冲突的发生,无论如何我们都牵涉其中。我们会默许在我们存在的范围出现暴力,因为那是我们形成知觉的原因,所有人或非人、人造或自然、有或没有生命的物体与系统,都以在边缘上冲突的可能性来自我定义,在光天化日之下,那些在我们存在边缘爆发的暴力,方能令我们遇上新的机会,我们真实的社会、科技与情绪上的存在只有轮廓而没有内容,一切都是对边缘以外事物的反应。(策展人阿尔弗雷多·克拉莫罗蒂)

肖恩·斯库利 Doric August 布面油画 2017年 71.5 x 81.5 cm

©Sean Scully. Courtesy Timothy Taylor London/New York and Ben Brown Fine Arts London/Hong Kong.

肖恩作品中水平的条纹是有方向性的,他们可以指往同一个方向或不同的方向。平行的条纹放垂直的与横向的有很大的差别,垂直的条纹能带出活动的能量,如直立的树,横向的条纹有如地平线一般休止、平静。当横向与垂直的条纹走在一起就会产生争执、冲突与对话。

一种未知能量的存在

直线和横线所产生的,出现在艺术家进行中的《光之墙》系列。他受到在 1980 年代初的数次往墨西哥的旅程所启发,当看到阳光晒在古代的墙与建筑上,特别是那些建于古玛雅时代,以横向巨石所筑成的金字塔建筑。那些由石块环环紧扣而产生的张力与磨擦,包含了各种建筑上长处与短处、优点与缺点。在《浅缘蓝黑的光之墙》(2008)中,由宏伟的白色与黑色横向色块堆栈在黑色、蓝色与奶白色的直柱上,我们恍忽见到巨大的建筑,那种高峻魁伟的感觉令人窒息。边线触碰到的地方,暗示一种未知的能量。

肖恩·斯库利浅缘蓝黑的光之墙 铝板油画 2008年 216 x 190 cm

©Sean Scully. Courtesy Timothy Taylor London/New York and Ben Brown Fine Arts London/Hong Kong.

斯库利 2003 年在巴塞罗那写的《线的力量》中说:“虽然只要三秒就可以画一条穿越国家的线,但要实质跨过去却要花了三千年。”用以批评英美两国为了石油的国外军事行为。艺术家对受战争、侵略与暴力影响深表同情,同时对侵略者的冷血感到悲哀。2016 年 1 月 3 日他在纽约以《伸出缓手》为题写道:“我也受过深切的伤害,颠覆了所有时间与意识,但世上有人所受的伤害更为严重,而且长达数千年。有些人展开战争因为有利可图,他们可以冷血地接受战争的事实,因为他们没有对他人的爱和同情,后果带来的伤害却要受害者承担。”

肖恩·斯库利 女王 布面油画 2013年 280.4 x 336 cm

©Sean Scully. Courtesy Timothy Taylor London/New York and Ben Brown Fine Arts London/Hong Kong.

肖恩用他作品中的边缘阐述着他对于世界、关系、能量和情感的认识。他创造一个不断改变的中介空间,无止境的移动、崩坏、自我重建……令我们去思考生命的形势与事件,去重新考虑改进的可能性。他作品中所阐释的边缘化是一个现实世界与内心世界相遇的地方。

肖恩·斯库利 边框 1.24.17 纸本水彩 2017年 76.2 x 55.9 cm

©Sean Scully. Courtesy Timothy Taylor London/New York and Ben Brown Fine Arts London/Hong Kong.

肖恩·斯库利 粉色 铜版画 2018年 76.2 x 63.5 cm

©Sean Scully. Courtesy Timothy Taylor London/New York and Ben Brown Fine Arts London/Hong Kong.

肖恩·斯库利 奶油色 铜版画 2018年 76.2 x 63.5 cm

©Sean Scully. Courtesy Timothy Taylor London/New York and Ben Brown Fine Arts London/Hong Kong.

更多展览现场:

©Sean Scully. Courtesy Timothy Taylor London/New York and Ben Brown Fine Arts London/Hong Kong. Photo credit: Sebastiano Pellion di Persano

©Sean Scully. Courtesy Timothy Taylor London/New York and Ben Brown Fine Arts London/Hong Kong. Photo credit: Sebastiano Pellion di Persano

展览现场

©Sean Scully. Courtesy Timothy Taylor London/New York and Ben Brown Fine Arts London/Hong Kong. Photo credit: Sebastiano Pellion di Persano

©Sean Scully. Courtesy Timothy Taylor London/New York and Ben Brown Fine Arts London/Hong Kong. Photo credit: Sebastiano Pellion di Persano

展览现场

©Sean Scully. Courtesy Timothy Taylor London/New York and Ben Brown Fine Arts London/Hong Kong. Photo credit: Sebastiano Pellion di Persano

关于展览

肖恩·斯库利:站在世界的边缘

策展人:阿尔弗雷多·克拉莫罗蒂(Alfredo Cramerotti)

展期:2018年3月28日–4月29日

地址:香港湾仔港湾道二号,香港艺术中心

《肖恩·斯库利:站在世界的边缘》由泰勒画廊(Timothy Taylor,伦敦,纽约)和Ben Brown Fine Arts(伦敦,香港)联合策划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