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看电影杂志 作者:姜不停2018-04-04 11:41

听说[头号玩家]是写给80年代的情书,充满了80年代前后的流行文化符号。

但若要分出个伯仲,很容易发现,斯皮尔伯格,把最多、最还原、戏最多的段落,献给了[闪灵]。

答案呼之欲出了朋友们,老斯最爱的,还是基友库布里克啊。

论高调

斯皮尔伯格谁与争锋

爱[闪灵]的人很多。

[玩具总动员3]、[寻梦环游记]的导演,李·昂克里奇,甚至自建了一个网站表忠心。

它以[闪灵]的俯瞰酒店命名:TheOverlookHotel.com,用来收藏所有[闪灵]的相关资料。

QQ截图20180404112940

但他只敢在[玩具3]的车尾安上237的车牌

QQ截图20180404112947

铺上[闪灵]酒店的地板

《汉尼拔》的编剧布莱恩·福勒,从《灵指神探》就想致敬[闪灵]。但有限的预算让他却步。

QQ截图20180404112959

到《汉尼拔》他终于修成[闪灵]厕所

即使斯蒂芬·金亲生的[黑暗塔],致敬大兄弟[闪灵]也是暗戳戳的。

QQ截图20180404113007

放了一张酒店照片

而斯皮尔伯格,一出手就复现了整个[闪灵]酒店。

在[头号玩家]的原著中,第二把钥匙的线索,根本与[闪灵]无关。

斯皮尔伯格,为好友库布里克,撤换了一整个彩蛋。将找到钥匙的谜语,藏在[闪灵]的片段里。

前述抓住电影每个细枝末节,这里藏一点,那里藏一点,很明显是疯狂的粉丝行为。

而老斯,大大方方的,为[闪灵]留足了篇幅。

而且,对于台前幕后的每个细节,他了若指掌,不着痕迹地编进剧情中。

论懂得

老斯没谁啦

“厌恶自己造物的造物主”。

斯皮尔伯格怎么会不知道呢?斯蒂芬·金和库布里克吵翻了了天。《闪灵》的作者,恨透了[闪灵]。

库布里克看不上金的剧本大纲,把他开除了,换编剧。

金对库布里克的改编感到愤怒,对他来说极其私人化的作品,被老库改得只剩下结构。

明明已经开除了人家,老库还凌晨三点给金打电话,问他:“你信仰上帝吗?”

至今金仍认为[闪灵]太冰冷。

除了这个入门梗,老斯更准确地利用了每个片段的情绪。

主角们进入“闪灵场景”中,面前的打字机自动运转,以字排列成钥匙的形状,一张,一张,一张。

Tick-Tock,这个部分被老斯用来做倒计时。

QQ截图20180404113016

“只工作,不游戏,杰克也变笨小孩。”

这是[闪灵]里打字机一遍遍重复的字样。

电影中的作家杰克,面对家庭的负担、掏空灵魂的工作,逐渐失去理智。

而电影外的演员,杰克·尼科尔森,一边要写一部电影的剧本,另一边要在[闪灵]中演码字工……

QQ截图20180404113024

脸色和片中的杰克差不多了

就在拍打字机这场戏那天,妻子桑德拉·奈特,还和他离婚了。

老库利用了尼科尔森乱麻般的情绪,把这场戏拍得歇斯底里。

而老斯利用了这场戏紧张抓马的氛围,把它用作倒计时。

[闪灵]的另一场重头戏,是杰克与裸女拥吻。

QQ截图20180404113032

然后性感裸女变成了腐烂女尸

开拍前,库布里克神秘兮兮地叫住尼科尔森,要给他看个好宝贝。

“也许你根本不想看,但我还是得给你看,别跟别人说!这将改变你的人生!”

打开一看,好恶心的腐尸照片……

这场可怕的戏,老库是抱着“调戏”的心态去拍的。

老斯自然调戏到底。[头号玩家]中,一个对[闪灵]一无所知的艾奇,一头撞进了裸女的怀里。还原原作镜中视角,吓他一跳。

观众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眼见艾奇出丑。而当年,老库捉弄尼科尔森的心情,不外如是了。

[闪灵]里调整了一年的血浆爆发;歪打正着,本想找一个孩子,却找到了恐怖感更浓的双胞胎;细思极恐的1921年照片……

老斯都不光是用,而且用在了最准确的地方。

论纠葛

老斯爱得深

正是[闪灵]拍摄之时。

1980年,老斯第一次见到老库。

库布里克得知斯皮尔伯格也在同一个片场,就请他来参观。

多年后斯皮尔伯格说起,那些东西他都见所未见。库布里克造了一个俯瞰酒店的微缩模型,用潜望镜安上镜头,伸到模型里拍摄,试验他想要的镜头。

“我去那儿的头一天,大师本人就给我开小灶。”

640

你们嫉妒吧~挑了个眉

[闪灵]拍完后,搭起的俯瞰酒店被推倒,原址上搭起了老斯[夺宝奇兵]的片场。

再一次相见。老斯承认,[闪灵]面世时,只看了一遍,不以为意;但后来他看了一遍又一遍,越看越有味。[闪灵]成了他最爱的电影之一。

两人也愈发成为至交。1995年,库布里克还把心心念念的[人工智能]交给斯皮尔伯格拍。因为他相信,老斯是更适合的人选。

库布里克去世后,老斯才终于有机会把[人工智能]搬上银幕。

QQ截图20180404113050

有些温情的结局备受诟病

人们提到这部电影,总是把“如果是库布里克来拍”挂在口头,对老斯招牌式的温情不以为然。

但其实,即使这个结局,也是库布里克早就想好的。

和[2001太空漫游]的HAL2000也异曲同工。

QQ截图20180404113057

死前唱着《Daisy Bell》

人们自认为了解库神,但搞不好老斯更懂他。

1999年奥斯卡前夕,库布里克去世。

那届奥斯卡,老斯上台悼念他:他想带我们去的地方,我们从未想过,于是他为我们想象。

他是斯坦利·库布里克。

他用[2001:太空漫游],让21世纪名声大噪。就在能亲眼见到这个世纪的前夜,他去世了。

斯坦利希望我们看他的电影时,眼前一切完全就是他之所见。为此他不曾退让半分。

他让我们敢于相信他的信念,当我们拥有那种勇气,我们就来到了他的世界,来到了他的愿景。

整个电影史上再没有什么像他的愿景一样,充满希望、惊奇、慈悲与神秘。

这曾是给我们的礼物,现在这是遗产了。

我们会时刻接受这一遗产的滋养,也承受着它的挑战,只要我们怀有他那种勇气。

我希望在我们说完谢谢和再见后,这勇气还会持续很久很久。

现在,老斯拍了[头号玩家],再一次致敬库布里克。

他还引用了《超人》里,卢瑟的那句话:“有人看了《战争与和平》,觉得它只是个冒险故事,有人看了口香糖的成分表,就解开了宇宙的秘密。”

我觉得,老库和老斯,都解开了宇宙的奥秘,只不过前者是以《战争与和平》洞察世情人心,后者是以口香糖成分表知晓况味咸淡。

虽殊途,亦同归。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