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戏剧

4月的上海,有两部戏都跟上海有关,也跟王安忆相关。除了改编自徐訏的作品《风萧萧》作为新戏即将上演之外,另一部戏大家可能熟悉得多。

由王安忆的长篇小说《长恨歌》改编的话剧,2003年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首演,15年16年再度上演,如今它又要跟大家见面了,这次是在春天的上海大剧院。

原著小说26万字,绵绵密密,勾勒出了一番上海的图景,也书写了王琦瑶的一生。搬上舞台的话剧讲了一个这样的故事:

20世纪40年代,还是中学生的王琦瑶被选为“上海小姐”,从此开始命运多舛的一生,做了某大员的“金丝雀”,从少女变成了真正的女人。

随后大员遇难,上海解放,王琦瑶成了普通百姓,顿似漂萍。表面的日子平淡似水,内心的情感潮水却从未平息,与几个男人的复杂关系,阴差阳错,幽怨百结,想来都是命里注定。面对时代的汪洋大海,她软弱地固守昔日的生活方式和情调,渐渐沉溺……

80年代,已是知天命之年的王琦瑶难逃劫数,与一名老克腊(怀旧青年)发生畸恋,余光暗淡,心怀热烈,却意外地死于非命,饮恨黄泉……

在三小时的戏中,朱杰从十几岁娇嗔的小姑娘演到了五十多岁看似沉稳的独身女人,通过服饰、妆容的变化,展现了一个女人几十年的沉浮,也讲述了她与四个男人的故事。

年少时遇到李主任,然后被豢养,有爱吗?我想爱情的成分可能非常少,但是李主任所给予王琦瑶的安全感,无人能比。

程先生的爱默默无闻,王琦瑶看破却不说破,万年备胎可能就长这样。

康明逊也许是王琦瑶的真爱,她也为康明逊生下一个孩子。她想要的是康明逊的心,至于身份地位,以康明逊的家庭背景,王琦瑶有幻想,但也知道是奢望。康明逊的退出是那么自然,看起来没有留下任何波澜,实际上是王琦瑶早已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迈入中年之后出现的一个年轻她二十岁的老克腊,他见到王琦瑶,像是陷入一场梦。王琦瑶爱他么?也不见得。更多的是对于往昔作为沪上名媛的追忆。

演员将王琦瑶最大的悲剧性归结为“欲望”二字。这么一个女孩子,长得又好,所有人都在告诉她长得好,帮着她一起做梦。人事皆非了,梦还没做醒,然后就是人性本能的欲望。

她忍耐、安静、孤独,但她还是有欲望,所谓天生丽质难自弃。

40年代的时候跟上海的各位名媛一起竞争“上海小姐”,50年代的时候跟严师母比,60-70年代的时候跟薇薇和张永红比,80年代没有人比了,她也老了。

“王琦瑶最后变得疯狂,就是因为她那颗少女的心被老克勒勾起来了。她要演十七岁的小姑娘,但是她回不去了。她知道她应该稳稳地坐在那里,继续喝着她的咖啡,打着她的毛线,自然能够抓住这个男人的心。”

“可是她稳不住了,所以就成为了一场悲剧。”

在16年的版本中,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长恨歌》的舞台设计,整个舞台空间是越来越小的。

同为平安里的一间房,王琦瑶与康明逊在一起的时候,床是摆在后面的。但到最后王琦瑶乞求老克勒不要离开,并拒绝长脚借钱请求的时候,床的位置已经很靠前了。

最后两场戏中的追逐、哀求与歇斯底里,都是绕着床展开的,整部剧的矛盾与冲突也在这个逼仄的空间达到了顶峰。

舞台的缩小,一方面意味着王琦瑶生活空间变得越来越狭小,另一方面则代表她生命中的可能性也是越来越少。王琦瑶的欲望被限制到了一个很小的空间,却被加了压,绷不住却不能像之前那样放手,悲剧就是这样到来的。

即将上演的这版《长恨歌》,特邀舞美设计师刘杏林也在舞美上做出了很多改变:

2018年版《长恨歌》舞美设计效果图

实际上,从03年、到15年、16年,再到18年,每一次演出的舞美设计都有所不同:

2003年话剧《长恨歌》剧照(舞美设计:刘晓春、桑琦)

2015年话剧《长恨歌》剧照(舞美设计:刘元声、桑琦)

2016年话剧《长恨歌》剧照

女主角王琦瑶,前两个版本都是张璐,朱杰从16年开始接棒,饰演绝对男主角康明逊一角的,有我们曾经年轻帅气的周野芒老师、青年演员许圣楠,本轮则由李超饰演。

值得一提的是,当红音乐剧男演员刘令飞将在剧中饰演王琦瑶生命中的最后一个男人——老克腊,也是非常值得期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