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国际

澎湃新闻 作者:张睿锜2018-04-02 10:42

在海洋寻宝过程中,南美洲一直是一片充满神秘宝藏的乐土。从西班牙人15世纪在这一地区开展大规模殖民以来,无数的金银财宝从南美大陆被运往欧洲。在世界史研究领域,甚至有学者认为正是这些从南美来的真金白银刺激了欧洲的重商主义,并促进了欧洲向资本主义社会发展。鉴于当时的航海条件,许多船舶在航运途中失事,大量珍宝虽然长眠于海底,而它们的传奇仍旧在数个世纪中回荡不绝。今天,我们要说的故事,就是这样一艘离奇沉船和它的发现者。

西班牙大帆船马拉维拉斯号

两度沉没的圣母像

1654年,一艘名为卡皮塔纳号(Capitana)的商船航行在前往巴拿马港口的海路上,除了大量金银币和装饰品外,船上还装载着绿宝石镶嵌的十字架等贵重宗教器物。最为重要的是,这艘船上装载着一尊重达400磅纯金打造的圣婴圣母像,这尊雕像是受西班牙国王菲利普四世(Philip IV)委托专门定制的,他相信将金像送给西班牙教会的功德能使他在死后进入天堂。不幸的是,卡皮塔纳号在出发八天后即遭遇风暴,在厄瓜多尔(Ecuador)海域沉没,宝藏沉入40英尺的海水下。远在西班牙的菲利普国王下令不惜一切代价将这艘船和宝藏打捞上来。当时的潜水员经历了一番辛苦打捞上来大部分的宝物,其中就包括这尊国王珍爱的圣婴圣母金像。宝藏被运往古巴的哈瓦那(Havana),重新装载到准备启航去西班牙的舰队上。为了确保此次航行不再出问题,宝藏被统一装载到了一艘叫马拉维拉斯号的船上。

绿宝石镶嵌的珠宝

1656年新年,在哈瓦那大主教的祝福下,马拉维拉斯号同22艘武装军舰一起向西班牙出发。这艘船的西班牙名字是Nuestra Señora de Las Maravillas,意为“奇迹之母圣玛利亚”,也许当时的大主教希望圣母能够保佑一路航行顺利,将这尊国王的圣母像安全地送达马德里。然而,当舰队行驶到巴哈马海域时,首席领航员发现了一块礁石,并鸣炮警示其他舰船改变航线,可有些船只未能及时做出反应。当马拉维拉斯改变方向时,与另一艘船迎头相撞。海水随即涌入船体,虽然船员们采取了紧急应对措施,却未能避免马拉维拉斯号的沉没。幸存的船员正在筹划如何将这艘沉船中的宝物打捞上来,但随即一场突然的风暴使沉船发生了移动,数小时后便在深深的海底杳无踪迹。国王的宝藏又一次消失了。直到1665年菲利普四世去世,金像也未能找回。虽然我们不知道这位希望以金像换取永生的国王是否获得了永生,而这尊瑰宝却在海底沉睡了三个多世纪,直到被水下考古之父罗伯特·马克斯发现,才使它有了重见天日的可能。

马克斯和他的发现

水下考古之父的长成

罗伯特·马克斯(Robert F. Marx)1933年出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Pittsburgh)。他从小就向往旅行,从8岁起便经常离家出走寻求冒险,甚至曾因离家出走的频率太高被少管过一年。17岁时,马克斯通过谎报年龄,成功地加入了美国海军陆战队。他所在部队驻扎在北卡罗莱纳州(North Carolina)的勒琼营(Camp Lejeune),他也在那里学会了潜水,并开始穿梭于沿岸的沉船之中。1953年,刚满二十岁的马克斯成为了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潜水专家。同年12月,马克斯离开了海军陆战队前往加勒比海,开始在一座座岛屿之间寻找沉船。

马克斯被认为是水肺潜水(携带水下呼吸系统的潜水方式,利用调节器把气瓶中的压缩气体转化成可供人正常呼吸的压力)的先驱之一,更因其发现的沉船宝藏而闻名于世。他一生扮演着考古学家和海洋沉宝打捞者的双重角色,而且是水下考古协会和海洋研究协会的创始成员,并在顾问委员会中任职。作为考古学家,马克斯迄今已经撰写了超过900份考古报告和相关文章,共出版了60多本书籍(其中多部与其妻子珍妮弗(Jenifer Marx)合著),涉及历史、考古、沉船和探险等多个领域,并在50多个国家出版。作为寻宝者,马克斯在60多个国家发现了超过5000艘沉船,以及无数的水下遗址,如1692年毁于地震的牙买加罗亚尔港(考古学上称之为皇家港口,Port Royal)。虽然他的水下寻宝活动使他的声誉受到质疑,但水下考古先驱李·思朋斯(E. Lee Spence,1947-,美国人,水下考古的先驱)尊崇他为“真正的水下考古之父”。鉴于他渊博的学识和出色的水下考古技术,许多国家都曾邀请他参与沉船打捞活动,甚至请他帮助起草在本国领海内私人打捞的法律规章。

罗伯特·马克斯(左)和以色列海洋考古学家以利沙·林德(Elisha Linder)

渊博的学识、丰富的考古经验和坚定的意志是考古工作者的必备素养,除此之外,考古学家还必须具备责任感,对历史、对大众、对文物的责任。创立水下考古协会之后,马克斯很快就发现,这不仅仅是一个漂亮的名字,他感觉到了肩膀上的责任。该协会定期举行专业水下考古研讨会,对需要帮助的水下发掘工作给予支持,并致力于训练潜水员和水下考古学家。

马拉维拉斯号的发现和打捞

在马克斯的水下考古生涯中,马拉维拉斯号的发现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当时已经颇有名气的马克斯同打捞公司Real Eight(该公司成立由8个人组成,也因为之前他们发现了2000多块西班牙古银币“piece of eight”而得名)签了两年的工作合同,担任研究和打捞工作的主管。马克斯希望Real Eight可以允许他使用他们的打捞船格里福(Grifon)去探寻自己心心念念的西班牙沉船马拉维拉斯号。

Real Eight公司标志

1972年,马克斯不仅得到了格里福的使用许可,而且还可以借用公司的部分船员。他和船员按计划在巴哈马海湾寻找马拉维拉斯,当在搜索工作进行过程中,他却被召回公司工作,使这一搜寻暂时搁浅。工作之余,马克斯继续在西班牙档案处做研究,从中爬梳可能的蛛丝马迹。通过文献阅读,他发现马拉维拉斯号运载的炮是青铜制成的,而不是曾经人们认为的铁炮,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通过磁力调查并没能发现这艘沉船的踪迹。

马拉维拉斯号大炮打捞现场

在公务结束之后,马克斯重返巴哈马,在连续四个月的时间里以每天十四个小时的工作强度进行海上搜寻,但仍然没有搜索到任何马拉维拉斯的线索。在这个过程中有船员提议说马拉维拉斯号可能被埋在其他的沉船之下,所以难以搜索到。马克斯一开始拒绝了这种猜想,并带领团队回国了。然而四天之后,他在反复思索了这名船员的意见之后决定重返这片海域。这一次,他们终于找到了马拉维利亚号——它确实在另一艘沉船下面。发掘数日后,他们返回港口。然而,在他们离开后不久,一家竞争公司就到达马拉维拉斯号沉船海域,并开始打捞。得知这一消息后,马克斯立即登船赶回现场,赶走竞争公司,继续发掘。为了减少工程时间,他雇佣了两个潜水队交替工作,每队每天工作6小时。

在其他潜水员工作的时候,马克斯在沉船周围寻找了一天,他在距离该地点两英里左右的地方发现了马拉维拉斯的主体部分。他标记了该位置,却在返回格里福时发现了巴哈马警察的船正朝着他们的方向靠近。为了防止刚才的标记被对手公司发现,马克斯快速返回并毁掉标记。

窃贼还是英雄?

当马克斯的打捞工作正在进行之时,巴哈马首都拿索(Nassau)却发生了政局变化,批准马克斯项目的人不再掌权,同时其他寻宝者为了沉船所有权的问题开始对新政府施压。当格里福船回到皮尔斯堡(Fort Pierce)后,迅即被美国海岸巡逻队逮捕了,因为有人向警察举报该船走私毒品。同时,巴哈马当局要求马克斯归还所有打捞上来的物品,新总理达雷尔·罗勒(Darrell Rolle)甚至命令马克斯在一周之内将所有物品送回拿索,否则会对他采取进一步的强制措施。无奈之下,马克斯只能归还已经打捞出水的文物。事后他曾咨询美国大使馆,大使馆的回复是马拉维拉斯号沉没在公海,所以巴哈马当局并没有权利这样做。但是,经过各种权衡和考虑,美国政府最终还是放弃了对马克斯的支持。而马拉维拉斯号中的黄金圣母像,仍然在海底等待着另一拨人来使它重建天日。

马克斯在展示打捞上来的瓷器

这次在巴哈马的遭遇使马克斯倍感受伤,因为他曾在此受到过英雄般的礼遇。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西班牙北部建造了一艘哥伦布首航美洲时的帆船尼娜号(Niña)的复制品——尼娜二号(Niña II)。建造这艘帆船的西班牙海军中尉邀请马克斯同他一起重走哥伦布的旅程,从帕洛斯(Palos,西班牙西南部港口)出发前往巴哈马的圣萨尔瓦多(San Salvador。据说哥伦布曾登陆圣萨尔瓦多岛)。此次航程由8名船员组成工作组,马克斯担任领航员。

在这次旅行过程中,马克斯在《星期六晚报》(The Saturday Evening Post)和《大商船》(Argosy)等杂志上专门开辟了专栏,发表了旅途中的游记文章和照片,还在各地做巡回演讲。这一经历不仅为马克斯后来的融资活动积累了大量声誉,甚至还为他赢得了西班牙政府授予的伊莎贝拉女王骑士团的二等骑士勋章(Knight-commander in the Order of Isabella the Catholic),以表彰他在海洋考古上所做的贡献。

虽然那尊西班牙国王菲利普四世心心念念的黄金圣婴圣母像仍然默默地在安眠于海底,等待着重见天日。但如果当年马克斯真有机会发现它并将之捐赠给马德里的圣母大教堂,也许会为菲利普四世换回一张天堂的通行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