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1

傅抱石 (1904-1965)

重岩赏泉

镜心设色纸本

钤印:傅、抱石大利、抱石斋、抱石

题识:新喻傅抱石重庆西郊写。

此帧藏之数年,蒨英女士索画,寄博雅教。丙戌(1946年)六月重庆记。抱石。

上款:「蒨英女士」即张蒨英(1906-2003)。张蒨英与夫婿费成武,均为徐悲鸿弟子。1946年,二人在徐悲鸿安排下保送赴英国深造。旅居英国57年,传播传统文化,享誉英国艺坛逾半个世纪。

出版:《艺为人生·1928-1949年国立中央大学美术专业学生文献集(上)》,第134页,故宫出版社,2016年版。

Fu Baoshi

WATERFALL IN THE MONTAINS

Mounted for framing;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Publication: Refer to Chinese text.

48 x 56 cm

估价 Estimate: 

HK$ 1,500,000-2,500,000

张蒨英与夫婿费成武,均为徐悲鸿嫡传弟子,受到器重颇多。1946年,二人在徐悲鸿安排下保送赴英国深造。旅居英国57年,以中国水墨画享誉英国艺坛,张蒨英晋身英国皇家水彩学会、西部皇家艺术学会和英国女艺术家协会等重量级艺术团体,和夫婿一起名列英国艺术界名人录。张蒨英于1936年1月毕业于国立中央大学教育学院艺术科,该科女生不多,她与同科的孙多慈的关系密切,深受徐悲鸿的器重和喜爱。1942年10月,徐悲鸿受教育部长朱家骅之请,在重庆盘溪筹办研究院性质的中国美术学院,他的重要学生包括吴作人、张安治、费成武、黄养辉、孙宗慰、张蒨英等均被聘为副研究员。这个由中英文教基金会出资的机构,还附有向英国输送留学生的计划。张蒨英在1946年获得「游欧」名额,除却她在画艺上的才华,还因她四年间为该机构所做的诸多实际工作。她得到徐悲鸿的偏爱,为其作《十二生肖册》、《落花人独立》等重要作品。于右任于1945年为她与夫婿费成武题「雾明楼」为斋号。

2

▲ 陈晓南、张安治、张蒨英、吴作人、费成武,1947年合影于伦敦

2006年秋季,「雾明楼」珍藏在香港拍卖引起轰动,其人物交往谱系首度公开,徐悲鸿、傅抱石、张大千、张书旗、于右任、陈树人、吴稚晖、庞熏琹、谢稚柳、陈之佛、林风眠等均有佳作相赠。其中徐悲鸿《十二生肖册》以港币571.5万拔得头筹,傅抱石《重岩赏泉》的成交价在港币143.5万,名列前茅。

这一专场中另有一件《柳溪仕女》以港币466万成交,乃是傅抱石特意为张倩英「构营」的,在题跋中,傅抱石写明赠画是缘于「蒨英先生将赴英伦」。「六月赴成都小游,忽抵书让余珍秘过甚,索陈数纸,意殊亟亟。因于归来翌日,构营是帧寄上,并得旧作山水并请鉴赏。」

3

▲ 傅抱石为张蒨英作《柳溪仕女》

4

▲ 张蒨英自画像

1942年至1946年的重庆,费、张二人活跃于重庆文艺圈,与艺坛大师关系融洽、互动频繁。傅、张二人结缘于南京中央大学,傅氏于1935年任艺术科兼任讲师;张蒨英于1936年毕业于中大艺术系。40年代初时,同在重庆,友谊颇深,与张蒨英引为画艺知己,抱石称「所有涂抹皆经过目」,每有所得皆请她指陈意见。还评价其绘艺精深,「蒨英精油画,并工书,亦曾为友好造象,予不敢请,乃为内子时慧求书吴梅村画中九友歌多年。」即使到了英国,二人在早期仍有书信往来。「雾明楼」珍藏数封傅氏信札,可知1947、1948年间有张氏及留学诸友投寄。在1948年的一通长函中,傅氏透露有在英国牛津大学谋一教席,请托当时赴英的钱昌照代为联络,又嘱张蒨英等留学诸友在彼邦照应。本幅《重巖赏泉》赠于1946年,「游欧」之行起程在即,傅抱石拿出数年前创作的《重巖赏泉》相赠,以壮行色。不愿草率动笔应付塞责,故自出所藏赠予友人,体现出傅抱石的严谨,以及对此作的惬意自满。

5

▲ 1943年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部分成员在青城山,左四为张蒨英

6

▲ 30年代的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科,张蒨英、孙多慈在一起

1946年4月,中央大学完成准备工作,决定「复员」迁校回南京。时任四川省教育厅厅长郭有守到金刚坡抱石寓所造访,将其画带去法国巴黎举办「现代中国绘画展览」。

7

▲《重岩赏泉》局部

这一时期的傅抱石,艺术上已取得全方位的成就。淡墨、赭石绘成山石,三位高士坐于石上,高谈阔论,古意盎然。间以缥缈的云气,瀑布飞溅。以典型的「抱石皴」法,纵笔挥扫,肆意无拘,痛快淋漓,于小天地中见大气象。难怪画家要留置身旁「数年」方舍得割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