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近日,“邱注上元灯彩计划”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盛大开幕。此次展览是北京民生当代艺术家个案研究系列的最新成果,也是邱志杰“上元灯彩”系列展览的终结篇。“此次展览共展出170余件(组)作品,包括《邱注上元灯彩》、《金陵剧场绣像谱》、《金陵剧场》装置系列与《不夜天》、《历史剧考释》、《历史剧推演》等。展览开幕式上还举行了精彩的开幕表演《古玩市场》。

▲ “邱注上元灯彩计划”展览现场

《上元灯彩图》是一幅珍贵的古代市肆风俗画,由佚名画师绘制,成画的时间大约在明代中晚期。画作描绘了明代年间南京地区元宵节时的街市景致,画中各色灯笼营造了新春佳节时的热闹气氛。

士绅、商人、市民等各色人等在画中流连,各式各样的建筑、器物、场景丰富生动,画作具有极高的艺术和民俗学、工艺学的史料价值。著名书画鉴定家徐邦达先生在手卷的题跋中认为《上元灯彩图》可与《清明上河图》媲美。与《清明上河图》一样,《上元灯彩图》是古代中国城市繁华程度的珍贵佐证,再现了古代中国市井生活的丰腴和谐。

1

▲ 明代《上元灯彩图》长达2米、高0.26米

2

3

▲ 明代《上元灯彩图》局部

4

▲ 《邱注上元灯彩图》(局部)

“邱注上元灯彩计划”是一个大型综合艺术计划。它由《上元灯彩图》出发,囊括了一系列的写作、绘画、装置和剧场表演等艺术形式。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认为邱志杰围绕《上元灯彩图》所进行的创作,不仅仅是停留在一个知识系统中,而是试图建立一个视觉形象的图谱和世界,是对古代知识及语法逻辑系统的挑战,是持之以恒的走向历史纵深的当代艺术创作。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的努力和各方面的支持下,此次展览充分展现了中国当代艺术的邱氏方法论。

5

7

8

▲ “邱注上元灯彩计划”展览开幕式现场

9

10

11

12

13

14

15

▲ “邱注上元灯彩计划”展览开幕表演现场

“我会一直反复地跑下去。直到所有的转身都成为下意识的习惯动作。直到最后。一粒沙子偷偷地进入了我的鞋底。另一粒沙子从我柔软的内脏中生成。就像贝壳内长出珍珠。有了沙子。就有了希望。沙子会毁灭系统。”

展览开幕式上还举行了精彩的开幕表演《古玩市场》,其中由五幕组成,包括:一幕,关于一种历史剧的编撰;二幕,自说自话的市场;三幕,碰瓷;四幕,鬼梦;五幕,拍卖。开幕表演展现了穿越时空的市井文化,历史观的文物价值碰撞,以及寓言式的记忆与流转,展现了其独特的历史基因视角。

艺术家邱志杰向公众介绍了此次展览开幕表演的想法,描述了他与古画《上元灯彩图》的缘分,解读了其创作“邱注上元灯彩计划”的缘起和宗旨。邱志杰表示,自己创作“邱注上元灯彩计划”,不是去为这副古画“盖一个章”,而是希望加入到传统的流变中。这张古画《上元灯彩图》帮助他理解了什么是中国、什么是中国艺术、什么是中国艺术家,创作“邱注上元灯彩计划”也为他聚集起了更多美妙的因缘。邱志杰向此次展览的各方支持者表示最诚挚的感谢。

16

▲ 艺术家邱志杰介绍展览

邱志杰从2009年开始专注研究《上元灯彩图》,其成果逐步形成了“邱注上元灯彩计划”。它们自2010年上海双年展开始,在世界各地展出过十余次。它们的作品、风格和主题各异。在一系列由《上元灯彩图》生发出来的创作中,邱志杰始终用当代的眼光重新解读这样一幅明代城市的社会风俗画,试图从中提炼出中国文化的隐秘基因,并寻找合适它们的当代表征方式,演绎出一个庞大的研究/创作/游戏的构架。它是对于中国历史的述说方式的演义和基因图谱绘制。

17

18

19

20

21

▲ “邱注上元灯彩计划”展览现场

邱志杰在开幕式现场说,这个展览他并不觉得是自己的个展,“邱志杰”只是一个注解者。有一位很重要的艺术家在这个现场,尽管不知道他的姓名,他却是明朝中晚期嘉靖万历年间南京的一位民间市井风俗画家。 

9年前,邱志杰在观想艺术中心徐政夫先生那里看到《上元灯彩图》原作。在这张画中,邱志杰看到一个时刻,看到一个市场,一个剧场,一出上千年来反复上演而脚本缓慢演化的戏剧,更看到一个共同体。正如邱志杰所说:

“这个共同体仅仅有点智力或学识的门槛,但绝不需要通行证和投名状,这是一个追忆者的共同体,这个共同体中的人对于一切事关记忆的事物都郑重其事,心怀敬意。尽管经常有人宣称他自己孤独得只剩下梅花或竹子可以是他的知己,但这些标榜孤独的人依然是一个孤独者的共同体。只要一个韵脚或一次满月,就足以再次聚集,再次繁华。 ”

22

▲  《上元灯彩图》局部

23

▲  脚后跟受伤的邱志杰在开幕式上发言

早年间,邱志杰曾就《兰亭序》进行过临摹,创作出了《重复书写一千遍兰亭序》这件跨越历史、传统与当代的观念性艺术作品。而这一次,邱志杰将《上元灯彩图》临摹了五年。在临摹的过程中,邱志杰渐渐形成了一个庞大的邱注计划。

这个计划与他的《南京长江大桥》计划具有相通性。正如邱志杰所说,它与《南京长江大桥》计划是连在一起的,也可以说这个计划是《南京长江大桥》计划的一部分,或者说《南京长江大桥》计划是这个计划的一部分:

“它是《南京长江大桥》计划的古代史版本,或者说南京长江大桥是这个《金陵剧场》的现代版本。”

24

25

26

27

28

▲ “邱注上元灯彩计划”展览现场

邱志杰认为《上元灯彩图》是一个深入中国人精神生活的机会,在古董市场上,基本上是中国人一整套精神生活完整的结构。“这是一种基因的提炼工作”,深入到一种脚本上去看这样的历史时间。这些历史的脚本,会让人感觉到一种重复,一种循环,而支配着它的是有一个内部的基因在运作。一个脚本早就写好了,它会在适当的时候挑选一个历史角色来扮演,来实现它这个脚本自身。

他通过放大、重绘这张古画,解构并重塑画中的市井人物,提炼出108个地面角色,以及28个空中灯笼角色加以注释,制作出一系列的角色草图绘本。同时,整个作品在基于绘画创作的基础上,又结合了实验性的装置艺术,使金陵之景从纸本中脱颖而出,呈现出一套立体的、多元的、丰富的“金陵剧场”。

29

▲ “角色”设计草图与最终完成的装置作品,这一百多件装置构成的作品被命名为《金陵剧场》

基因以角色的表象进行表达,艺术家要赋予每个角色一个具体的形象,将他们具象化为展厅里的一件件装置作品。对邱志杰来说,历史的角色设计基本到位了,但这份演职人员名单是永远不可能完备的。还会有新的角色登场,而有些角色会永远地退出历史舞台。这就像成长的烦恼之类无比漫长的连续剧:

“弄到最后,很多已开始的要素都已经不存在了。但是有些基本的戏剧要素总会在那裡的。比如对立面的双方,导致双方力量消长的变量……等等。故事的类型也都有限。比如成长故事、复仇故事……等等。基本可以参照普洛普对民间故事原型的研究。”

30

31

32

33

▲ 艺术家为每个“角色”都创作了一幅“绣像”

每一个角色之间总要用一些方式发生关系。他们有时互相推动,有时互相维持。有时联为一体,有时针锋相对。有时互有默契,有时磕磕碰碰。有时暗通款曲,有时勾心斗角。以上说法并不是隐喻。金陵剧场中的角色,不但是心理的互相牵挂,更是物理的互相勾搭。

散布在空间中的几十个装置,每一个分别对应于一种在中国历史上反复出现过的角色。例如权臣、幼帝、悍将、告密者、革命者、税吏、流寇……等等。这些角色有时候是人物,有时候是某种事物,例如漕运、狼烟、谶言、丹药等等。展出中,这些小型装置都是一些可以操纵的器械,由表演者操纵。它们之间的组合,自动和互动的过程,成为一个《金陵剧场》。

34

35

36

37

38

39

▲ 《不夜天》灯笼系列

悬挂在空中的灯笼《不夜天》系列,则是人类情感中亘古不变的情绪,是地面上的人们所领悟的道理、所寄托的情感、所跟从的命运…例如:夜雨、乡愁、远虑、近忧……等等。事实上,由于灯笼的光源并不是传统的灯烛,这些灯笼是一些小型的多媒体影音装置。

除此之外,该计划还将产生《历史剧绣像》、《历史剧考释》和《历史剧推演》等一系列水墨画。这些创作,既是对于《上元灯彩图》及其所代表的整套中国传统生活方式的创造性阅读,是对于传统文人生活和社会体系的深刻洞察,更是对于当代人生活方式的全面反思。这个大规模创作计划包含一百多个大小不同的装置和多媒体装置,一系列水墨画,一套版画,以及与之相关的视频和表演。

40

41

42

▲ 《不夜天》灯笼系列

邱志杰深信一个艺术家和另一个艺术家、一件作品和另一件作品之间并没有清晰的界限,他所有的工作只是让自己投身于一场跨越千年的唱和与雅集。这种盘根错节牵丝连带的感觉也是展厅中那些物件集群的关系。每一个个体只是这个交互的网络中一个因缘和合的节点。

43

44

45

46

47

48

49

▲ 上元灯彩计划手稿

我们可以从邱志杰所绘制的手稿中,感受他对于其中角色的选择与表达。每一个角色都超越历史的限定,从而具有普遍的内涵,经历和阅读历史的人都难免产生轮回和循环的感觉,这一事实似乎说明一些事物具有不易的本性:权力的本性不变,总是让拥有它的人遗忘危机。我们的历史要成功逃走,只有一种可能,我必须不断地背叛我自己,正如邱志杰在“关于一种历史剧的编撰”中所说:

“除非变卦的速度如此之快,我才有机会让系统反应不过来。我必须反复无常到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才能避免让系统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我的下一步必须毫无理性和逻辑可言,如果我能够足够地不可理喻,系统可能会假设它自己收到的同步信息有误。他检修自己的错误的时间,是历史能够从系统中逃逸的唯一时机。而且,在他发现这一点之前,我必须再次变卦,我必须抢在系统同步我的意识之前再次滑走,只有这样,逃跑才是可能的。”

展览信息

50

邱注上元灯彩计划

艺术家:邱志杰

学术主持:范迪安

总策划:周旭君

策展人:郭晓彦

展览时间:2018年3月16日—2018年5月5日

展览地点: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二层展厅、三层展厅(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北路9号恒通国际创新园C7)

6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