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珠宝

极具历史价值钻石之一「法纳斯蓝」,同一家族承传三百年后首次亮相市场。

西班牙王后伊丽莎白·法纳斯于1715年获赠此6.16卡拉蓝钻,曾历经欧洲四大皇室收藏,见证欧洲三百年风云历史。

1

「法纳斯蓝」- 极具历史价值6.16卡拉梨形暗彩灰蓝色钻石

2018年春季,苏富比日内瓦春拍将呈献一枚极具历史价值的「法纳斯蓝」钻石。这枚钻石被同一家族珍藏并传承三百余年,今次拍卖会是它有史以来首度见于市场。这枚历史显赫而悠久的名钻原是西班牙王后伊丽莎白·法纳斯(Elisabeth Farnese;1692-1766年)获赠的礼物,其后获欧洲四大皇室珍藏,包括西班牙、法国、意大利和奥地利;在各地流转的过程中,见证了欧洲过去三百年的风云变色——从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以至哈布斯堡君主国(Habsburg Empire)瓦解。多年来,此钻被密藏在一个皇家首饰匣中,除了皇族近亲和家族珠宝匠之外,其存在一直不为人知。5月15日举行的日内瓦苏富比瑰丽珠宝及贵族首饰拍卖会,将史无前例地呈献这枚6.16卡拉梨形蓝钻,估价350万至500万瑞士法郎(约370万至530美元)。

2

「法纳斯蓝」6.16卡拉梨形暗彩灰蓝色钻石

估价:350万至500万瑞士法郎

3

皇家贺礼

这枚钻石原属西班牙王后伊丽莎白·法纳斯,她是教宗保禄三世的后人。伊丽莎白·法纳斯与法王路易十四之孙、西班牙国王费利佩五世大婚后获赠这枚钻石。1714年,二人在帕尔马(Parma)举行婚礼;当时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初歇,国力衰颓。西班牙政府为筹措新王后的彩礼,下令从墨西哥以至东印度殖民地的总督为国王奉送新婚礼物到马德里。一年后,黄金舰队在1715年8月从古巴出发,十二艘船载满金条和满箱硕大的祖母绿。可惜,舰队启航十日后,在佛罗里达海湾遭遇飓风,大部分船只沉没,只有一艘幸存。据传,全部祖母绿都随船沉没在大海里,唯独有一颗钻石抵达西班牙——它是一颗梨形蓝钻,是菲律宾群岛总督奉献给西班牙新王后的贺礼。

在十七及十八世纪,欧洲人多以蓝色为国王的代表颜色,蓝钻更是首屈一指的皇室尊贵厚礼。「法纳斯蓝」与著名的「希望之钻」和「维特巴哈」一样,肯定产自印度戈尔康达钻矿;直至1720年代,人们在巴西发现钻矿之前,戈尔康达是钻石的唯一来源地。

见证欧洲三百年风云

在往后三百年间,伊丽莎白和费利佩五世的后人陆续与欧洲各大皇室联姻,「法纳斯蓝」因而跟随历代男女主人辗转往返欧洲各地。伊丽莎白·法纳斯将这枚钻石留给她的爱子、波旁-帕尔马王室始祖——帕尔马公爵费利佩(Philip,Duke of Parma;1720-1765年)。费利佩过世后,其子斐迪南(Ferdinand;1751-1802年)继承了此钻,并在拿破仑入侵意大利期间,把它传给儿子路易一世(Louis I;1773-1803)。路易一世后获封为伊特鲁里亚国王(King of Etruria),并将这枚钻石遗赠给儿子查尔二世(Charles II;1799-1883年);后者在1815年维也纳会议上被改立为鲁卡公爵(Duke of Lucca)。

查尔二世爱好交际和游历,他命人将这颗钻石镶嵌在一枚领带别针上。1847年,查尔二世重获帕尔马国王之位;1849年他退位,将帕尔马公爵头衔让给儿子查尔三世(Charles III;1823-1854);五年后,查尔三世遇刺身亡。「法纳斯蓝」由查尔二世之孙、罗贝托一世(Robert I;1848-1907)继承,他是最后一代掌权的帕尔马公爵。

在意大利统一后,罗贝托一世前往奥地利寻求庇护。在流亡期间,这颗钻石被镶嵌在一件皇冠上。此皇冠是其母路易丝·玛丽·特蕾莎·阿尔图尔(Louise Marie Thérèse of Artois;1819-1864)的故藏。路易丝·玛丽从姑母暨养母玛丽-泰瑞丝(Marie-Thérèse de France;1778-1851年;又称法国长公主)处继承了这个皇冠。玛丽-泰瑞丝是法国国王路易十六(Louis XVI;1754-1793)与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Antoinette;1755-1793)的长女,也是二人在法国大革命中唯一幸存的后代。这件皇冠相信原属玛丽·安托瓦内特。

罗贝托一世在1907年去世后,其子帕尔马公爵、波旁王朝的埃利亚斯一世(Elias ofBourbon, Duke of Parma;1880-1959)继承了他们的遗产,包括上述的皇冠和「法纳斯蓝」。埃利亚斯公爵之妻、奥地利女大公玛利亚·安娜·冯·哈斯堡(Maria Annavon Habsburg;1882-1940)为夫家的珠宝首饰纂集了详细的目录清单,因此今人得以逐一查阅这些非凡珠宝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