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颜文樑为二十世纪中国第一批留欧学习西画的艺术家,更是中国现代艺术发展先锋。作为苏州美院的第一任校长,颜文樑与彼时的北平艺专校长徐悲鸿、上海美院校长刘海粟及杭州艺专校长林风眠齐名,被画家庞薰琹誉为「八级风都吹不倒」的民国四大校长,可谓二十世纪中国现代美术史的重要奠基人。

是次春拍,我们很荣幸呈现其珍稀大尺幅动物主题创作《奔马》及其风景画经典《幽林》。两件作品来源清晰,流传有序,时隔二十载现身拍场,意义非凡,为广大藏家提供购藏良机。

颜文樑珍稀动物主题  

巨作《奔马》

1

颜文樑(1893-1988)

奔马

油彩 画布 l 1979年作  l 60 × 91.5 cm

Yan Wenliang

Running Horses

Oil on canvas l Painted in 1979

展览

1979 年,「全国艺坛大师动物画展」,上海动物园展厅(前上海西郊公园),上海

来源

上海佛教协会副会长郭大栋旧藏

1999年6月,上海国际商品拍卖有限公司春季艺术品拍卖会,拍品编号37

亚洲重要私人收藏

估价 Estimate:

HK$ 3,200,000 – 4,500,000

生前唯一公开展示,

最大尺幅珍罕动物主题创作

颜文樑的创作以风景画为主,《奔马》为其极为珍稀,难得一见之动物主题作品,综观其毕生创作,该主题作品仅有三幅:一幅以群鸡为题材,以及含本件在内,两幅以描绘群马之作。而论作品的尺幅,也是其创作中难能可贵的大作。纵观艺术家一生作品,如此大尺幅的创作不超过二十件,大画展现了艺术家创作的气魄及投入的心力,而当中《奔马》即为可遇而不可求的重要作品。

2

▲ 颜文樑《群鸡》油彩画布 60 × 91 cm,亚洲重要私人收藏(版权所有)

《奔马》创作历时多年,约莫初创于60年代,且因政治、社会环境因素影响而中断作画,直至1979年展览前,方补笔落款完成,可谓探究颜文樑艺术风格、人生经历的关键之作,在见证时代动荡、社会变迁的同时,更鲜活纪录了艺术家对艺术之美不懈求真的试炼,为一代大师风骨之最佳写照。

神形兼备 物景合一

在作画上,颜文樑主张「必须先有形式,然后方有精神的表现」。在《奔马》一作,颜文樑观察入微,以其经典的细腻的笔法,明快的用色生动地呈现八匹马不同的姿态。无论是扬蹄时的风姿,还是休憩时的恬静,从动物的肌肉、神色至飞扬的毛髮,皆丝丝入扣。做此画时艺术家虽已年过七旬,却始终坚持以真为美,在细微之处仍能做到淋漓尽致的描绘,在力求写实之余予人以开阔之感,不由令人联想到文革结束后,艺术家自身若守得云开见青天的心境,及丰沛的创作能量,使作品别具意义。

3

▲ 《奔马》作品局部

在其所作的《树的透视学》一文中,颜文樑曾对树与草的描绘进行了深入的分析,以求精准写实地表现树丛的自然状态。作品在草木的刻划中,即见变化多端,及其细腻的著眼,观者似能感受到风动的痕迹。而其远景用大笔描绘,细景用小笔,在放松与聚焦、厚涂与薄涂间造就自然的景深,达到物景合一的境界。

擅于自然风景描绘的颜文樑,以油彩层层叠塑造出天上锦簇如花的云朵。作品令人想起其于30年代游历意大利时所创作的《古迹》。虽然二件作品题材大相庭径,然而在天空和云彩的处理上,却惊人相似。作品中,马蹄的阴影倒映在绿草坪上,在自然光的照耀下或深或浅,流溢的光彩好似一曲和谐的乐章,验证了颜文樑在《色彩研究》中所言:「任何优美的画图所产生的色彩效果,都是由于色光的复杂而巧妙的配置,以及画上种种颜料互相排列辉映而生的美感。」严谨而极具美感的铺排,使作品无疑见证了其一生对于真实与美的追求。

颜文樑经典代表作

《幽林》

4

颜文樑(1893-1988)

幽林

油彩 画布 l 59.6 × 81.3 cm

Yan Wenliang

Forest

Oil on canvas

来源

1995 年10 月15 日,台北苏富比秋季拍卖会,拍品编号115

亚洲重要私人收藏

估价 Estimate:

HK$ 1,000,000 – 1,800,000

另一件作品《幽林》,则为颜文樑最令人耳熟能详的风景题材代表作。1982年,艺评家肖锋曾在《上海美术通讯》杂志写到:「颜先生的风景,写工而不碎,写而不滞,细而不乱。例如画树,近看只不过是一团团的色块,但退后一看,就觉得叶丛层次丰富,犹如枝叶在浮动,令人陶醉」。正与《幽林》的画境不谋合而,作品以深浅层次分明的绿为基调,细致的笔触,呈现出光影交叠的池塘湾畔,万物生长、枝叶重叠的情境。远处的天空以柔和的雾白色渲染云朵,阳光透过枝叶间的缝隙穿透入画,在浓密的绿荫中形成点缀,创造出生动的自然景象。颜文樑对于色彩稔熟于心的运用,恰到好处的浓淡,令人百看不厌。

生之光彩 融合中西

此处所描绘的乍暖还寒之季节,草地在光照处反射出光晕,池塘上倒映的树影交融在湖面,这样极富情感的光线处理与西方印象派大师莫内的语汇有过之而无不及。早在1934年的《美术生活》杂志,就曾经评价颜文樑「堪称我国近代洋画界之独步」,再回看本幅作品,可看出颜氏早年赴法留学,在西方艺术的熏陶下从印象派灵活汲取明快色彩,精湛而又准确地把握了水波荡漾的浪漫情调。其在背景处使用薄涂技巧,轻盈地诠释流转而变幻的风景。颜文樑画下了眼中所见的真善美,并因此奠定了在中国现代油画史上的重要地位。

5

▲ 《幽林》作品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