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音乐

澎湃新闻 作者:蔡木兰2018-03-22 08:51

3月17日,上海大剧院迎来了一场特别的音乐会。大多数音乐会是交响乐团搭配钢琴独奏或小提琴独奏的形式,而这场音乐会邀请到了丹麦国家交响乐团以及在国内外享有盛名的打击乐独奏家李飚。

据介绍,上海大剧院“别克大师系列”旨在打造中国顶级艺术殿堂,推动高雅艺术的普及。此番恰逢丹麦国家交响乐团与李飙巡演之际,遂邀请来沪演出。在此之前,丹麦国家交响乐团与李飙已巡演了丹麦、北京、济南和天津。据悉,他们巡演的下一站是香港。

在一支交响乐团中,打击乐的位置一直是靠后的,且在一首交响乐曲中,打击乐通常扮演着“戏份”较少的角色,因此常为人所忽略。20世纪以来,一些著名的作曲家陆续为打击乐创作作品,打击乐独奏家携乐器“搬”到了舞台中间,打击乐逐渐进入听众视野。然而,当今世界上打击乐独奏家依然屈指可数。

打击乐独奏家李飙(左)与指挥家法比奥·路易斯(右)

起点:一把木锤、一张小板凳

被赞誉为“打击乐魔术师”的李飚是第一名中国公派的打击乐留学生,如今,他在国内外的音乐舞台都享有盛名,国际舆论公认他是当代最优秀的打击乐独奏家之一。他介绍,打击乐独奏家之所以少之又少,是因为乐器太多,而能够把乐器收集齐全的人并不多,再则,打击乐独奏家需要很长的时间去练习掌握众多的乐器和技巧。“所以目前为止,世界上真正靠这个职业为生的独奏家不超过5人”。

作为“中国打击乐拓荒者”的李飚接触到这门音乐纯属偶然。4岁时,父母将他送到南京小红花艺术团学舞蹈,只因当时乐队正缺一名打击乐手,他被老师调配到打击乐。父亲给他做的一把木琴锤和一张小板凳是李飚开始音乐生涯的起点。

音乐会现场,李飙再现《山之祭》打击乐协奏曲。

1982年,14岁的李飚进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学习打击乐,1988年他作为中国第一位打击乐公派的学生去往柴可夫斯基国立音乐学院学习,获得俄罗斯国家一级音乐硕士的他,又得到德国国家文化基金会奖学金进入慕尼黑国立音乐学院深造并取得大师文凭。李飚坦言, “我相信任何人学习乐器时都想成为独奏家。我学习的时候也想成为一名独奏家,我是朝着这个目标发展的”。

诚如李飚所言,每个人学习音乐时,都希望身后有一支交响乐团为自己协奏、伴奏。作为独奏家,李飚的演奏曲目和乐器都涉及广泛,更有作曲家在他的演奏下激发了灵感,为李飚创作打击乐作品。那时,他的身影常穿梭于诸多世界著名的音乐节,像伦敦爱乐乐团、捷克爱乐乐团等著名的交响乐团都曾与他合作。

选择:创建一个没有定格的乐团

进入交响乐团几乎是每一位打击乐手的职业规划,然而,他在考进维尔兹堡交响乐团的一年后,决心创立一个打击乐团,2005年李飚打击乐团正式成立。“打击乐手在一起演奏会有更多的共鸣,所以当时我就特别希望成立一个打击乐团,”李飚说。

乐团初建时,困难总是有的。李飚曾经独自租一辆卡车,在德国的各座城市游走,寻找音乐节的合作机会,杯水车薪的收入也往往都贴补进交通费用。而今提起建团过程中,记忆最深刻的困难时,李飚却泰然自若地表示,演出曲目的选择最让他记忆深刻。

其实,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很多作曲家为打击乐写的作品比任何乐器的作品都多。李飚解释道,基于让听众知道打击乐团,为打击乐做宣传,要选择不同风格的曲目。同时,乐团要演奏更适合自己的曲目。李飚打击乐团演奏的曲目从巴洛克时代的音乐到现代音乐、探戈,包括改编披头士的音乐,李飚说,这是一个没有定格的打击乐团,没有规定必须演奏什么、不能演奏什么,是一个非常自由的创作环境。“刚开始建团的时候,几乎每天都在吵闹中度过,经过十二年,我们已经积攒了很多曲目,演出时直接从曲库中挑选就可以了”。

除此之外,李飚还是中央音乐学院和德国柏林国立音乐学院的打击乐教授。跟过去三十年相比,现在打击乐在国内已不是冷门乐器,已有很多学生在学打击乐。但李飚认为,现在的中国学生普遍有一个问题,会演奏很难的曲子,但是基本功却很差。他建议,目前在学习打击乐的学生应注重基础教育。

李飙打击乐独奏

认识李飚的听众一定知道他还是一位指挥家。2012年,李飚以指挥家的身份出现在音乐舞台,与其合作的交响乐团包括意大利托斯卡尼尼爱乐乐团、法国马赛歌剧院、俄罗斯国家爱乐乐团等著名乐团。其在2012年被北京交响乐团聘为该团历史上首位年度驻团艺术家及客座指挥,2014年,又被聘为中国歌剧舞剧院交响乐团音乐总监和首席指挥。

“当指挥家,音乐上给到的感受是任何乐器无法比拟的,再多的乐器也没能比一支交响乐团拉出来的声音饱满。其实,指挥家享受的不是音乐会,而是排练的过程,”李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