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设计

每一个人认识塞西莉·曼茨(Cecilie Manz)的原因都可能有所不同。大多会是因她为B&O Play设计的音箱而有印象;有些可能因为她与Fritz Hansen合作过的桌子和椅子系列而初相识;当然,死忠粉或许从她最早期的成名作Caravaggio灯具开始迷恋至今。如此多样的邂逅方式,来自她长达20年的设计生涯。同时这亦展现出她对业界所做出的贡献以及对现世的影响。2018年,她被巴黎时尚家居设计展(Maison & Objet)选为年度设计师绝对实至名归。

> 塞西莉·曼茨(c ecilie Manz)与Fritz Hansen合作的桌子和椅子系列

1972年生于丹麦奥舍德(Odsherred),她的设计基因虽然源于北欧,却始终没有受到“北欧明星设计师”的光环所牵绊,更别说她会被标榜“从女性视角出发 ”。不过 ,这样形容似乎与她的设计完全扯不上边 。从1999年推出第一件量产作品——Nils Holger Moormann 品牌的阶梯椅子Ladder Hochacht开始,她的设计就有非常严格的理念:“我仅设计对我有意义的东西。”

> 塞西莉·曼茨(c ecilie Manz)与Fritz Hansen合作的桌子和椅子系列

因此,她的整体思路就沿着这一道简单的路径而行。在每一次的设计过程中,总是得寻找一个明确的论点来解释自己所设计的东西。虽然总少不了功能性,但她觉得,如果自己都无法为新产品定下生产的理由,那最好还是不要设计它。就像她的成名作——2005年为 Lightyears 设计的Caravaggio灯——以风铃花似的简单灯罩,红色织物电线和稍微雄性的金属线为细节,当时一推出,就掀起一股北欧风格的回流。

> 塞西莉·曼茨(c ecilie Manz)与Fritz Hansen合作的桌子和椅子系列

当然,经过多年的畅销与大量的复制后,Caravaggio的畅销与长青让人忘却了她其实在该品牌旗下还有其他的设计,同时让人不再计较她自此就不曾设计过其他灯具。或许因为这盏灯从当年的吊灯款式已延伸出墙灯、落地灯、台灯和两种不同尺寸的系列,让其拥有了百搭的功能;又或许,灯具在形状设计上的严谨,通过细节足以展现出与其他类似产品的不同,从此化身为经典中的经典。

> 塞西莉·曼茨(c ecilie Manz)为B&O Play设计的音箱

有趣的是,在Caravaggio之后,曼茨并没有趁胜追击,投入更多的量产计划。相反地,她依然独自一人在哥本哈根一个阴沉海港区内的工作室里撑起自己的事业。她认为,即便哥本哈根这座城市能够为她提供所需的活力,滋养她的创造力,但她依然乐意每天下班后回到郊区的家中,并到花园里投入大自然的怀抱。所以,她骨子里其实就像其他丹麦设计师一样,认为保持文明与自然之间的平衡是创作过程中至关重要的理念。甚至,她的生活方式和与家庭成员的关系也都能成为她的设计灵感。

> 塞西莉·曼茨( c ecilie Manz)为Bang&o lufsen设计的最新款M3音

“我一直喜欢独自工作。”迟迟不扩大工作室的她表示,“也许是因为我还没有找到完美的搭档?我并不太知道。我只知道我(一个人工作)可以完全对一个项目给予百分百的专注力。这正是我对于这项工作感到极致热爱的地方。我根本无法把这种强烈的责任感交给任何人。”

在这个依然是由男性主导的行业里,她认为自己之所以获得全然的接受,并如其他男同事般得到相同评断的原因,是因为她表现出的决心和热情。就算目前她已经拥有一个小团队,但她依然拥有最后的决定权。她解释说:“这是设计过程中最重要的部分。当然,我偶尔到工坊或购买工具的时候也会遇到一些先入为主的见解。但这都是他们在知道我的意图之前的事。”

> 塞西莉·曼茨( c ecilie Manz)设计的折纸手工包

或许基于这样的工作模式,曼茨才更懂得丹麦文化里最暖心的文化——Hygge 。在 Hygge(有共享温馨时光的意思)这个词还没有走红之前,她的设计就隐约透露出这样的文化,尤其是在Holmegaard 玻璃品的打造上。2007年的Spectra 瓶子系列就如嵌套娃娃般可轻易收纳,为小空间带来便利;2010年的Blossom花瓶系列也为全家大小提供了插花体验,即便是孩子随手摘下的也大有用处。这些已被套上“北欧风格”的作品,其实在她的眼中只是“反映出这个国家的实际生活方式”。所以她的作品中,总是不乏些明亮色彩,并且由不同深浅的灰色微妙搭配起来。

> 塞西莉·曼茨在日本金泽市21世纪现代艺术博物馆进行的展览“每日生活”(everyday l ife)

曼茨说:“色彩是我创作过程中的一个基本元素。我总是在每个项目的最初阶段开发出一个特定的色调,因为它是一种能拟定产品形象的方法。”在2012年为Republic of Fritz Hansen打造新椅子Minuscule时,她在色彩的选择上采取了不同的考量。世界正处于经济复苏时期,粉嫩、亮色开始回流,她却选择了暗沉的色泽来搭配,仿佛在告诉人们:即使在灰暗空间里也能寻找到如曙光般温暖的栖息之处。而那犹如英式茶杯的形态,也勾勒出了寒冷夜里手中捧着的一杯热饮料的情景,让人一瞬间就会爱上的这张椅子,不管它是否为一张“设计师椅子 ”。

> 塞西莉·曼茨(c ecilie Manz)为 l ightyears设计的 c aravaggio灯

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为该品牌设计,但能够获得品牌的信任对曼茨而言依然是有些压力的。在采访中,她说:“我其实与任何公司合作都会感到压力,但都必须要保持冷静和专注,否则恐惧感将会崛起,‘吓跑’所有的想法。”她说,在为 Minuscule 设计的时候,她画的草图曾一度堆叠到天花板去,制作的模型也是数不胜数。但她却不会采用任何 3D 绘图程式,她坦言承认自己真的非常老派。

或许是从小耳濡目染的观念。她的父母博迪尔(Bodil)和理查德 · 曼茨是国际知名的陶艺师,曼茨从小便会溜到爸妈在家里设立的陶瓷工作室大玩起来。事实上,她透露自己一开始想要学的是画画。“今日,我依然喜欢油画颜料的味道。”她说,当初在申请哥本哈根皇家学院时,“贪心”地将作品各送往艺术和设计两个科系——最终,被艺术科系拒绝反而是因祸得福,不然她就不会因此就读设计系,并爱上设计。

> 塞西莉·曼茨(c ecilie Manz)为 l ightyears设计的 c aravaggio灯

在经过无数个草图和模型制作后,她会努力去为设计去除多余的元素,将重点放在基础上,她也承认每一次追求流畅线条的要求总是会提出另一个新挑战。她的杀手锏就是采用所谓的“硬核测试”(hardcore testing )。她告诉我们:“当我设计一张椅子或一个勺子时,我总会把它带回家,尝试自己使用。这真的很重要,因为如果对我而言并不合适,那又怎么会适合你呢?”

自2014年合作至今,她已经为Bang&Olufsen设计了多款产品,从Beolit 12和Beolit 15音箱到便携版本的A1、P2以及最新的M3。一再推出新品就似乎有反初心,不是吗?

>塞西莉·曼茨(c ecilie Manz)设计的Mo Ko 椅

对此,她觉得产品多重推出的缘故是基于科技品逐年缩小的趋势所做出的反应。“这是我们的工作!”她坦言,“虽然我们(作为设计师)早就习惯了,但与此同时,我们也需要冷静和反思——这个领域里的迅速变化并不完全是好事。与其做出错误的反应,倒不如站稳脚跟来观察更理智。”

新产品原则上需要比上一个版本有双倍的功效。与此同时,了解物品的极限也极为重要。“设计出细小得按不到的按键,或无法遮挡风雨的口袋型雨伞,都是愚笨的。”

>塞西莉·曼茨(c ecilie Manz)设计的Mo Ko 椅

曼茨有一个极简名言,就是“常识”(common sense)。这是她在长达 20年的职业生涯中,耐心磨炼技能所得的结论,这也塑造了她成为北欧设计的主要人物之一。理所当然地,在为巴黎时尚家居设计展设想其“年度设计师”特展时也将会以温馨和居家的氛围做呈现——想必,对于寒冬中爬起身到场参观的人而言,这就是最暖心的犒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