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萧伯恺2018-03-20 11:58

有一位年龄长我几岁的朋友马可,大约10年前开始喜爱上古董收藏。因为工作缘故与北京收藏圈数位老先生亲近,算是没太绕弯路,但也没少交学费。如今玩高古瓷器有小心得,也固定会去拍卖会寻觅名家书画。我曾问他一个新手如何能减少风险?他跟我讲:“如果有钱有闲,不如春天跑一趟纽约,海外总是有让人放心的好东西。”

1

大都会博物馆在亚洲艺术周期间都会举办相关活动

这指的即是去参加纽约“亚洲艺术周”。期间,纽约的各大知名博物馆、画廊及文化机构均会举办多场接力式展览和专家出席的公众活动。平日难能一见的稀世古董与当代艺术,吸引对亚洲艺术感兴趣的人们从四面八方汇集纽约。在呈现上,它也并非学院派般老气横秋。而是开放、包容、时尚,与纽约这座城市的气质非常吻合。打个比方,纽约艺术周就是艺术品界的巴黎时装周。所以不仅能看到白发苍苍的古董商人、收藏大腕们,还有华尔街金融家、年轻的硅谷高管频繁出没,时尚设计师、音乐影视明星也来此地寻找灵感。国内越来越多年轻的艺术品爱好者,更愿意把艺术周视为学习和交流交易的宝地。

重头戏自然还是顶级拍卖行的收藏拍卖会,各家公司都是精挑细选去策划主题,务必把最拔尖的藏品拿出来以馈观众。因此艺术周不仅是展示亚洲艺术的窗口,更是市场的风向标。而窗口中的主角们,通常是古代与近代中国的古玩书画珍品——比如2014年有青铜器“皿天全方罍”身首合一的回归,2015年有“中国古董教父”安思远去世后的旧藏拍卖,其媒体传播与影响力均不止于收藏圈内。

2

安思远专场预展被布置还原为其生前居住的曼哈顿公寓,这曾是亚洲艺术最大的私人收藏专场拍卖。

“3月14号动身,重点要盯20号后佳士得的瓷器和书画场”,马可说了他的行程与计划,他想要看宋瓷,以及元明的文人画。我问马可,要是我去,哪些值得推荐?他戴上眼镜,打开笔记本电脑登录了佳士得官网,点开图片,挨个给我耐心解说。

先是一批与乾隆皇帝有关的器物,基本来自藏家“澄园山房”的个人专场,其中瞩目藏品包括了茶叶末釉杏圆贯耳方壶款、粉青釉浮雕拐子龙纹长颈瓶、剔彩长方春寿宝盘等。这些宫廷瓷器或者工艺品,并不像网络流传各种与乾隆爷相关的段子和图片中,充斥异常粉艳俗气的审美。相反,不管是瓷器还是剔红漆器,尽显沉稳端庄、华丽繁致的皇家风度。

3

精美的雕漆 剔彩长方春寿宝盘 填金《大清乾隆年制》刻款

4

优雅的瓷器 粉青釉浮雕拐子龙纹长颈瓶 六字篆书款

在马可看来,尽管公认乾隆作诗水平堪忧,又喜欢到处给古画盖章,但如果一味嘲笑其审美水平,也是以偏概全了。首先,乾隆在位时间漫长,美学趣味在各个年龄阶段有所不同。第二,很多出口瓷本身是为迎合西方审美而打造,并非宫廷藏品,现今却让乾隆爷背了黑锅。第三,放进整个历史进程中,乾隆朝与外国交往最为密切,大批传教士带来技术与西方美学元素。比如瓷器方面,颜色釉的技术进展远超康雍,使得乾隆爷更乐于搞创新。不那么一味守旧,追求儒家文人趣味,或许成了他被“歧视”的原因之一。然而回到拍场,乾隆朝精品依然奇货可居,2006年,一只珐琅彩杏林春燕图小碗在香港拍出1.51亿元就是最好的证明。

5

乾隆的盖章瘾被如今的年轻人拿来做文创产品

接下来介绍了一件瓷器。这是临宇山人珍藏宋瓷专场中的一件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碗。“临宇山人”即日本著名收藏家富田雅孝,他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系统收藏宋瓷,眼光准狠,审美情趣极高。2016年,同样是在其藏品专场拍卖中,一只宋代建窑油滴天目盏创下了合人民币7800万的天价,其收藏素质可见一斑。这种黑色斗笠碗,一直被宋代文人追捧,特别喜欢被用来斗茶。而且从美学上,也很符合宋代理学崇尚自然,鄙薄雕琢为饰,大美天成的极简主义。

6

7

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碗

这只极为罕见的定窑宋瓷,在样式、种类、和烧造工艺等方面,均达到巅峰地位。黑釉腴润,光彩照人,黄褐斑疏落有致、细短散开,仿佛从无尽虚空中诞生的宇宙。富田雅孝的字号正是也取自这只茶碗,所谓“临宇”,正是指茶碗像只太空船,带领他进入到深邃的太空,斑点化为无尽繁星从四方八面袭来。

8

9

临宇山人的收藏谱系中,处于金字塔最顶端的是,号称“天外飞仙”的黑定与油滴天目建盏。

之后登场的,是一幅宋元时期的《十六应真图》水墨纸本手卷。应真,佛教中阿罗汉是也,即在描绘释迦牟尼座下十六位弟子的传法和生活情景。元代书画诗文大家赵孟頫的藏印“子昂收伏图书”清晰可见,足见其历史价值。此外,有已经过世的鉴藏巨擘王季迁相关背书,也必令其成为万众焦点。

10

11

《十六应真图》局部,上附赵孟頫藏印

书画圈中有句叫“一入王门,价格三倍”,就是指王季迁的鉴定加持效应。上世纪70年代,王季迁自己收藏的中国古代名画,基本覆盖各个年代的顶尖名家,并且质量奇精。

12

王季迁(1906~2003),

字选青,别署王迁,己千,王千,纪千。

尤精鉴赏,其收藏之富,为华人魁首。

王季迁的眼光独到还体现在他收藏了许多并无款识或是有争议的宋、元代书画。相比很多收藏者非名家不挑,显然已经更懂以画论画的道理。1999年,王季迁花143万美元拍得一张尚存争议的号称北宋郭熙《秋山行旅图》,但他坚信是独一无二的佳作,这种魄力就是源于对作品本身的领悟。

13

王季迁先生和启功先生论画,右侧为其收藏的《秋山行旅图》

此幅罗汉图上附有1991年王季迁的题引首“十六应真图”及两方私人钤印。原画并无画家款识,但整体构图慎密、一气呵成,笔墨细致浑厚、神韵非凡,尽显名家风范,恰好应了王氏的收藏之道。近几年若有王氏旧藏或鉴定过的书画现身,动辄便上千万乃至过亿人民币。即便斯人已逝,但其巨大的成就与魅力,始终引领着市场与艺术的双重价值。

14

题引首:十六应真图。

辛未(1991年)初夏,王己千题。钤印:谿岸草堂

我问马可,如果钱足够的话,你最想买什么?他毫不迟疑的指出了那件北宋定窑。其一,因为罕见。纵观大维德基金会、台北故宫博物院、哈佛大学艺术博物馆馆藏,亦无出本品其右。第二,传承有序。此碗历经千年时光,流落海外。先归波士顿白纳德伉俪,又经日本万野美术馆,最后归于临宇山人。定窑黑釉器寥若星辰,脆弱娇贵,能经过一代代痴迷收藏者的呵护,重见天日于纽约,难道不是中国文化艺术延续的一桩幸事吗?

15

16

17

艺术周拍卖会上,还能看到更多精美的佛像、青铜器及书画作品。

伴随着消费升级与传统文化热,中国文化艺术品收藏势必将为更多的国人所重视。如同我认识的马可,从一位普通的企业主,逐渐成长为颇有建树的艺术品收藏家,他的视野格局与心境修养都在与器物的交流中,潜移默化发生着变化。

未来,不仅是在大陆、香港或者东京、纽约,有人的地方还会诞生精彩的收藏故事。就像文中这些珍贵的文物,不管归于王季迁、乾隆爷、临宇山人还是澄园山房,最终都会凝固为文明的载体,不断交接于时间,永远伴随人类一直走下去。一件藏品,能让过去与现在的主人隔空对话,这一刻,似乎所有的观者,都能摸到中华文明的脉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