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戏剧

新京报 作者:田超2018-03-14 10:32

王宏伟说,这个戏主要冲突在于阿炳与苦难悲惨命运的不断抗争上。 剧组供图

近些年,与阿炳和《二泉映月》有关的多部艺术作品涌现在舞台上,歌剧版会如何呈现?3月11日至12日晚,由歌唱家王宏伟、龚爽主演的民族歌剧《二泉》在新清华学堂上演,将音乐家阿炳苦难又向往美好的一生展现在舞台上。已演出了近十部歌剧的王宏伟对新京报记者说,演《二泉》有着特殊的情感上的共鸣,“当回顾阿炳的经历时,我也看到了自己童年的生活。”

在阿炳墓前与他“聊戏”

《二泉映月》是家喻户晓的民族音乐经典,国际乐坛把它称作“中国的《命运交响曲》”。这版民族歌剧《二泉》以无锡市歌舞剧院为演出班底,由任卫新编剧、黄定山导演,全剧以华彦钧(阿炳)的坎坷一生为主线,全景式地展现了阿炳在苦难中超脱,对音乐、对光明、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追求的一生。

王宏伟接到这个戏后,查阅了大量关于阿炳的书籍资料,并沿着阿炳生活过的足迹寻找人物的影子。“他的墓在当地的一个公园里,我去的时候都是早上,带上一瓶酒、一盒烟,跟他‘聊聊’这个戏。墓地平常很冷清,有天早上看到一队游客来到这里说说笑笑,合影留念,我心里其实很不是滋味,对于这样一位音乐大家,太多人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他的贡献又是什么?”

从晚会到歌剧舞台

很多观众认识王宏伟是从央视春晚,或者各种晚会表演中,实际上,这些年王宏伟已逐渐向舞台靠拢,演出了《小二黑结婚》《运河谣》《长征》《阿凡提》等多部歌剧。“以前总是感觉自己很忙,到处参加晚会,应景性演出很多。这些年,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想沉下心来做点能留下来的作品。”

随着歌剧演出的增多,王宏伟越来越觉得,一个歌唱家应该成长在舞台上,“在国外,歌唱家如果受到业界的认可,观众的喜欢,一定是要有舞台代表作的。现在我们也渐渐在往这个方面发展,我也希望创作出能让观众记得住的作品。”

演歌剧10年来最难的作品

王宏伟说,这是他演歌剧10年以来遇到的最难的作品。“这个剧从阿炳18岁一直演到58岁,从少年到青年再到晚年,从发声到人物塑造上难度都很大。大概有20多首歌,而且不仅唱段多,苦情戏也多”。在演出中,王宏伟不仅要投入很浓烈的感情,摔打、下跪、哭号……还要细心摸索盲人的体验和感觉,“他的眼睛是一步步失明的,比如失明后的对手戏就会有些变化,我会侧着身子去听别人说话。”

这部歌剧中还融入越剧、江南小调、无锡地方民歌、苏州评弹等丰富民族音乐元素,帮助凸显人物的心理,烘托故事情节。王宏伟觉得,这个戏演下来会很累,它的主要冲突在于阿炳与苦难悲惨命运的不断抗争上,所以心里会一直有股抗争的劲儿。

在阿炳身上能体会到与命运抗争的力量

王宏伟的母亲看过《二泉》后,执意到后台看看儿子。“我母亲年龄大了,我的演出她常会看,一般看完就早点回去了。但是这一次,她说一定要到后台来看看我,我想这出戏对她触动也很大”。王宏伟说,“阿炳的母亲很早去世,我的父亲在我四岁时就没了。我那时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父亲是军人,身体本来挺强壮的,但在那个特殊时期也经不住折腾。我出生时,父亲还关在牛棚里不准回家,母亲找不到卫生员只好自己剪断了孩子的脐带。后来听妈妈说,等中午父亲回家时,我已经把手指上的血渍吮吸干净了。”

父亲去世后,4岁的王宏伟被寄养在爷爷、叔叔家,在河南农村生活了5年。他说:“我觉得,只有经历了苦难的人,才真正懂得甜蜜是什么滋味,可能现在的年轻人不太理解,我在阿炳身上是能体会到那种与命运抗争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