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澎湃新闻 作者:肖永军2018-03-14 09:57

自古以来,梅竹就备受人们的喜爱,尤其是历代文人士大夫把梅竹比作君子。常常踏雪寻梅、卧斋听竹;吟咏之间,提笔写就,敬其不畏严寒,效其正直清逸。在中国绘画史上,以梅、竹为题材而创作的绘画作品更是不胜枚举。

3月17日开始,苏州博物馆将推出“梅竹双清 ——苏州博物馆藏梅花与竹子题材画展”。

“梅竹双清 ——苏州博物馆藏梅花与竹子题材画展”

此次展览特别遴选馆藏明清以来梅竹精品共计四十余件,其中包括夏昶的《墨竹图》、陈继儒的《梅石水仙图》、项圣谟的《山水兰竹图册》、王翚、杨晋、徐玫合作的《梅竹寒禽轴》、罗聘《筤谷图》及吴昌硕《梅石图》等,形制有手卷、立轴、册页等,风格有没骨水墨亦有双钩设色,有工细写实一路,也有泼墨大写意之风。或一枝横斜,绰约自好;或老笔纷披,萧瑟有声;又有高士坐卧其间,佳丽徘徊其下者…披卷展对之间,可以赏其逸趣、会其清兴;感怀君子德风、羡慕文人雅韵。

明 夏昶《 墨竹图》纸本水墨

明 陈继儒 《梅石水仙图》纸本水墨

夫竹之为物,直幹劲节、青翠婆娑,含虚中以象道,体圆质以仪天;梅之为物,则疏影横斜、暗香浮动,律吕中得阳气之先。而当众芳摇落、霜雪凛冽之时,梅竹二物亦皆能不改其操,故并称岁寒之友。盖自然卉木之中,梅竹二物尤得天地造化之清气也。

自古以来,梅竹就备受人们的喜爱,尤其是历代文人士大夫。踏雪寻梅、卧斋听竹;吟咏之间,提笔写就,敬其不畏严寒,效其正直清逸。姑苏地区也不乏文人墨客对梅竹的咏赏写真。《世说新语》曾经记载,王子猷尝过吴中(苏州),见士大夫家有好竹,便不问主人,径造竹下,啸咏而返。又有苏州城外西郊的邓尉山,漫山梅树,花季时香风十里、一望如雪;清初鉴赏家宋荦巡抚江苏时探访其地,即以“香雪海”三字镌于崖壁——其声名虽曰后起,而作为赏梅胜地,实堪与杭州孤山媲美。

明末清初 项圣谟 《山水兰竹册》之一  纸本水墨

清初 原济 《六君子图 》 纸本设色

清初 王翚、杨晋、徐玫合作 《梅竹寒禽图》 纸本水墨

在中国绘画史上,以梅、竹为题材作画的画家更是不胜枚举,不论文人画家还是院体画家。尤其北宋文人画兴起以来,梅竹二物作为文人标举风韵、辨正雅俗之四君子题材而一直备得青睐。其初北宋苏东坡、文与可(文同)尤爱画竹,开墨竹一派;而至元代的赵孟頫、李衎、柯九思、吴镇、顾定之又是集大成者;明代夏昶、文衡山(文徵明)画竹则被奉为道统,人言“夏卿一个竹,西凉一锭金”;其后鲁得之、诸升、郑板桥等皆各有妙诣。又据传北宋时有华光和尚,见月光映照梅影于窗上,遂创墨梅之法;其后专门名家如南宋扬补之、汤叔雅、元之王冕皆传其法;而明之沈周、文徵明、陈继儒,清之金冬心,近代之吴昌硕等,皆是个中高手。

清 罗聘 《筤谷图》 纸本水墨

清末民国 吴昌硕 《梅石图》 纸本设色

据悉,此次展览将持续至6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