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凤凰艺术 作者:dbk2018-03-14 08:55

2018年3月10日,蔡锦最新个展“阆苑仙葩”于前波画廊开幕。她购置了 50 个自行车座,以及 180 只高跟鞋作为其绘画的承载媒介,这并非她第一次使用这些物品,但却是第一次进行这样数量级的创作。蔡锦根据前波画廊的空间布局,在东展厅营造了一幕高跟鞋与自行车座的对话的场景,车座以随机的模式爬上展墙,与隔墙散落的高跟鞋相呼应,通体红色的浴缸则作为静态模式,穿插在高跟鞋之中,而所有穿行于其中的人都散化消逝成为其中稀薄的空气。

对于一位女性而言,如果多年里未曾搬家,而家中又恰好有那么一个浴缸的话,毫无疑问的是,它必定承载了这位女主人太多的思绪与情感。就像是《生死朗读》中,在那浴缸旁15岁的少年麦克为36岁的女人汉娜朗读诗歌时所说的那样,“危险只会增加我的爱,而爱让生命变得更加真实、更有份量”。而那些飘零的感觉与情绪,则同样随着浴缸中的波纹起起落落,不时地淹没你,又不时地让你喘上一口气。

在影片中,二十年的关禁并没有让汉娜对于生命的感受变得更为悲悯。但在蔡锦的最新个展中,“浴缸”,这一距其第一次在艺术家作品中出现正好二十年的创作对象,则不可避免地发生了改变。而当观者走进展厅时,与那猩红浴缸相对的,是那些在艺术家生涯中出现更早的、数量更多的高跟鞋、车座,和席梦思床垫等更为私密的物件,以及一个破损的洗脸池、一个床垫、一双皮鞋、一顶蓝色的针织帽…..

1

2

3

▲ 展览现场

在90年代早期,蔡锦在安徽老家看到一株奄奄一息的美人蕉,并开始以此为灵感创作不同类型的作品。在后来脱离画布时,试图在高跟鞋与车座上进行创作的艺术家,是想要与这些“生活中最熟悉和身体接触最多的现成品”发生艺术上的确切关系。在那时,中国还是自行车王国,每个车座上都承载着一个人、一个家庭甚至一个国家的命运与前行的憧憬和渴望,而鲜艳的高跟鞋也还是资本主义的洋气东西。但二十年后,一切都已然发生改变,二八大杠的自行车变成了共享单车,车座上是都市中忙碌的年轻人。高跟鞋也被赋予了更多或更少的意味。在此时,当观者重新注视着这些最新创作出的车座与高跟鞋时,所感受的又有何种不同?

4

▲ 风景312   油画、车座   25 x 20 x 10cm   2018

5

▲ 风景191   油画、鞋   22 x 14 x 8cm   2018

6

▲ 风景265   油画、鞋   22 x 14 x 13cm   2018

7

▲ 风景246   油画、鞋   22 x 14 x 13cm   2018

8

▲ 风景271   油画、鞋   22 x 14 x 13cm   2018

9

▲ 风景313   油画、车座   25 x 20 x 10cm   2018

10

▲ 风景309   油画、车座   25 x 20 x 10cm   2018

11

▲ 风景319   油画、车座   25 x 20 x 10cm   2018

在时代政治荡迁和资本消费炫目的世代,多元意识型态对思想与感官的支配竞出奇招,人的真性何以自持,实在是艺术家最须关切的首要大事。中国在九十年代开始全面接受消费文化衝击,艺术思潮在‘八五’以后又一次面对全新的挑战,大多艺术家的神经立即被新政治经济的文化意义所挑动,为此调整创作的焦点。(张颂仁)

蔡锦有一件早期作品仍挂在她的工作室里,看起来好像一幅以红色为基调的风景画,色调相对暗雅,有些地方更接近紫色甚至黑色。它犹如齐丹后期林木密集的风景作品中的一块块石头,但实际上这件作品画的却是她工作室的地,并散发出一股有机的能量。我们在这张画布上所看到的图像与一些自然形成的图案——比如潮湿的墙壁上的霉斑或地上的种种污渍——之间的关系便是她艺术创作的基本韵律。而高跟鞋与车座都属于艺术家“风景”系列的意象范畴,同此次展览中那些似乎令人不安的霉菌一般的感受,便是都由其90年代为人熟知的‘美人蕉系列’发展而来。

12

▲ 无题   1990, 布面油画   60x50cm

何谓风景?在蔡锦看来,这其实是一个非常不具体的概念,也只能是非常模糊的一个题目,它包涵着有很多说不清楚的东西,甚至就是一种气息。但对于当代观者来说,尤其是处于这个正值“Metoo#”运动热火朝天之际,却不免让人想到“女性是被观看的风景”这一现代命题。而无论是色彩美艳的高跟鞋还是高跟鞋上美人蕉的投射,以及那些展厅中散落的物件,都无不指向了当代的这一隐秘线索。更为有意思的是,即便蔡锦本人必定没有意识到这个当代的恶趣味,但在年轻一代的网络段子中,自行车座则是过去多少年来在某种对话中常常出现的高频对象,它与“练舞蹈时被撕扯掉”一同成为对于“处女膜不见”的最为高频的理由——而高跟鞋,则是同样象征着女孩成熟的标志。

13

14

15

16

17

18

▲ 展览现场

于是,即便蔡锦并不额外强调其作品中的女性主义气息,而她喜欢红色也单纯源于视觉与情感的快感,但无论是美人蕉、高跟鞋,还是仍旧有些老派严肃政治意味的自行车座,仍旧弯弯绕绕地兜了一个圈子,最终和那静静地摆放在展厅中间的浴缸一起,构成了一块充满女性气息的场域,并同样不可避免地涉及到了一系列的女性命题。只不过,此时命题已然与二十年前发生了快速地变化,它被政治、技术和消费主义所不同撕扯或抹平。

19

巧合的是 ,在本此展览中出现的高跟鞋上覆盖的是全新的丝绸面料,而以往艺术家则是去二手店里购买旧鞋进行创作。这同样暗示了女性及女性身体的新处境,即便浴缸仍然在黑暗中以象征着子宫的形象承载着过往美人蕉的投射,但无法否认的是,这些熟悉的景色已然不同。在幽暗神秘之中,那些似乎在蠕动着的影像与固定物,四散飞扬。而对于艺术家来说,再次拾起这些材料,也仿佛如同“重新创作了一遍,像了却一个心愿似的,很过瘾......”

20

▲ 风景127 油画,鞋22 x 14 x 8 cm 2018

21

▲ 风景191 油画,鞋22 x 14 x 8 cm 2018

22

▲ 风景294 油画,车座25 x 20 x 10 cm 2018 

年深月久的美人蕉绘画,从画布延伸至车座、床垫、浴缸、高跟鞋,再辅以融化的蜡烛,我们感受到的是一个女人在房间的执拗独步,和充满梦幻的自我灰暗时刻。其像霉菌般繁殖的图案,是徽州老墙壁水渍的蔓延;其猩红的、果敢的色彩,也可以理解为徽剧戏装华丽耀眼的回声。

 ——祝凤鸣  吴震寰

近年来,艺术家渐渐让观者的视线,从其最为著名的美人蕉,边移到植物自身之外的风景——那些地上散落的、枯萎的,边缘处渐渐腐烂的、被吞噬的,和它终归遗留在地面或墙壁上的痕迹。二十多年来,在每次创作绘画时,蔡锦仍然保留对照着最初于老家所拍摄的美人蕉照片,仿佛只有那一时刻、那一地点的美人蕉,才是永恒的那一株。而如今,当观者将视线聚焦在高跟鞋里、车座上、鱼缸中和床垫四周时,看到的则是这株植物如同曾经的那张照片一般,或许有些破损地泛着黄。但那种情绪和生命复杂的经验,却如“那令人触目惊心的肉感的红色在画面上黏稠地蠕动着,散发出腥味的糜烂性感气息”。

“‘风景系列’好似将美人蕉的背景微观无限放大延伸,催发某种未知元素的呼吸与起伏、游走与静止的状态,如显微镜下活动的细胞组织,在蔡锦笔下呈现出成一幅幅生命的风景。”就如评论者所说,艺术家以“黏稠”感这一身体语言为中介,反映了对生命的内在体验,在画中灌注强烈的精神要素。那扑面而来的强烈气息,令人感到一种暧昧的、无法言说却又时时折磨她的痛在黏稠、紧缩的生命状态中抽搐和挣扎。

23

▲ 美人蕉232,影像制作:彭可,影像3'02",170×79×73cm影像、浴缸,2017

24

▲ 蔡锦在前波画廊布展现场 

一面墙上,是对蔡锦部分重要艺术展览的图片梳理。而上面那些曾经的美人蕉与叙事诗,似乎已开始腐烂流出了脓汁,散落在墙壁上、地面上和那原本就充满波澜的浴缸里。在这个神秘又让人不安的空间中,无人读书,但美人蕉在。

25

▲ 展览现场,从左至右 :林琳、姜杰、蔡锦、向京

26

▲ 蔡锦与肖鲁

27

▲ 展览现场,从左至右:吴迪迪、王劲松、杨千、黄笃、洪浩、蔡锦、赵能智

28

▲ 展览现场,马六明与宋永红

29

▲ 展览现场,蔡锦与茅为清

展览信息

30

展览名称:阆苑仙葩

艺术家:蔡锦

展览地点:北京前波画廊

展览日期:2018.3.10-4.15

31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