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纵观艺术的过往与现在,当绘画或是雕塑等单一的艺术形式不再满足艺术家蓬勃而发的奇思妙想时,他们中的许多人会选择将自己的创作延伸至各个领域,这其中就包括了珠宝。达利、考尔德以及其他数不清的艺术家们,都曾通过珠宝将自己的艺术元素传递于他人。那么,和传统意义上昂贵奢华的珠宝相比,艺术家所呈现的珠宝又有什么不同?艺术珠宝,究竟是艺术?还是珠宝?

当列举世界上最著名的艺术家时,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í)和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的名字一定位列榜首,首先浮现在大部分人的脑海中。他们的作品有着极大的规模与影响力:画作和雕塑遍布知名博物馆或赫然耸立在标志性的建筑前。并且,这些艺术家有时还摇身一变成珠宝设计师,为自己设计周边似的,将主要作品创作成为珠宝。

传统的美术(fine art)与装饰艺术(decorative art)之间应该有一个完整体系的分割(实际上很大程度上已经有了),但有趣的是20到21世纪已经不知多少艺术家被吸引,“不务正业”的捣鼓珠宝设计。路易丝·奈纳尔森(Louise Nevelson), 曼·雷(Man Ray), 吉恩·阿尔普(Jean Arp),阿尔贝托·贾科梅蒂( Alberto Giacometti), 安东尼·格雷姆(Antony Gormley), 路易斯·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 和乔治·德·基里科(Giorgio de Chirico)都跨界制作珠宝,在自己动手或是协助完成。并且,这项名单越来越长,几乎覆盖了在过去那个世纪的所有艺术家。

1

▲ 女性策展人和收藏家Joan Sonnabend佩戴曼·雷设计的耳环

2

▲ 乔治·德·基里科的胸针

3

▲ 毕加索的珠宝作品《苜蓿》

当然,这些艺术家中这肯定少不了疯癫但富有创造力的达利。也许像他这样的艺术家创作珠宝并不奇怪,毕竟在1939年当由他为为纽约邦维特·特勒百货公司(Bonwit Teller)设计的挑逗性橱窗展示遭到篡改后利用浴缸打碎橱窗,随后坐在地上等着警察逮捕这样猎奇的事都做的出来。

4

▲ 达利展示他的珠宝《不朽的葡萄》(grapes of immortality)

但尽管这样,珠宝是奢侈达利传达自身的完美媒介。除他之外,没人能将奢华的珠宝与超现实主义如此自然地结合在一起。他在1941年开始以自己的22件收藏品为灵感设计珠宝,和可可香奈儿(COCO Chanel)的珠宝设计师佛杜拉(Fulco di Verdura)合作实现这些作品,并且与拥有超现实主义风格的服装设计师伊尔莎·斯奇培尔莉(Elsa Schiaparelli)建立了工作关系。

提到达利的珠宝作品,让人印象最深的或许就是有着强烈震慑心灵魅力的《时间之眼》(The Eye of Time),一个由钻石和红宝石制成的胸针,有着眼睛形状的钟表旁含有一滴眼泪。达利曾表示他由红宝石制作的嘴唇与珍珠做成牙齿的胸针灵感来自于梅·韦斯特(Mae West,上世纪美国演员,人们称她为“银幕妖女”)的微笑,并且他的一系列珠宝还曾在纽约的EI Morrco夜总会展示过,伊丽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也欣赏过这些作品。他本人也说,“我的珠宝和我其它作品一样,都是我所爱的。”可见,他的珠宝富有挑逗意味与华丽性质。

5

▲ 达利戴着珠宝《时间之眼》

1

▲ 达利的珠宝设计手稿

0

▲ 达利作品《高贵的心》

2

▲ 达利设计的迷人胸章

英国文化历史学家本杰明·怀尔德(Benjiamin Wild)和《每日野兽》谈到达利的珠宝作品时说:“达利的艺术作品存在一种感性与“实质性”的主题,他的画作是三维的,他将自己画作独有的特点贯穿到珠宝作品中——至少有手、动物和多种小孔(比如眼睛、嘴巴)。从这个意义上说,达利的珠宝并不是他作为艺术家作品的附属品,而是他作品的核心元素。因此,如果人们想要完全明白达利的艺术意图与成就,欣赏他珍贵金属以及石头创作而成的作品非常有必要。

3

▲ 模特玛德琳·黑格尔(Madelle Hegeler)在纽约展示了萨尔瓦多·达利引人注目的饰品

而亚历山大·考尔德和达利是两个极端。不同于达利闪闪发光的珠宝,他更喜欢用一些看似平淡无奇的材料,用双手代替焊接技术,完成充满沟通互动意义的珠宝作品。考尔德的大型雕塑作品和移动装置展示了他珠宝意识形态的延续。人们的身体使他的珠宝充满生机,就像他的移动装置受空间影响一样,当耳环或是项链摇摆起来时,他的珠宝复活了。对于一个雕塑家来说,或许珠宝是艺术实验的一种方式,是一件艺术作品在形式和形状上的缩影。

4

▲ 考尔德在创作作品

5

1

▲ 考尔德的珠宝作品

考尔德将上千艺术作品都给了他的朋友、支持者、参观者和他爱的人。佩吉·古根海姆(Peggy Guggenheim)、MOMA的策展人(Dorothy Miller)都是他珠宝作品的收藏者。乔治亚·奥基夫(Gerogia O’Keeffe)经常穿着佩戴着他著名的“OK”胸针,这可以在去年布鲁克林博物馆的展览上看到。他常常用925银和黄铜,偶尔用黄金,甚至有时也用碎玻璃代替宝石,用随手拾来的材料(found-object)使珠宝作品变成物品,让人随身佩戴。

2

▲ 乔治亚·奥基夫佩戴考尔德设计的“OK”胸针

再来看看女性艺术家关于珠宝的呈现方式。70年代的法国女性主义偶像妮基·桑法勒(Niki de Saint Phalle),作品时常描绘丰富多彩和性感的女性被马赛克和闪着微光的镜子装饰。作为一个激进的女权主义艺术家,她尝试着破坏珠宝是为女性设计的这一惯性,她用珐琅做的“NANA”是项链上的一个挂饰,也可摘下当做胸针。有些部分甚至可以完全移除,或者是可以佩戴在身上任何一个地方,她的珠宝,让一切都有可能....

3

▲ 妮基·桑法勒设计“NANA”胸针

4

▲ 妮基·桑法勒设计蛇形胸针

像达利一样,桑法勒将自己设计的珠宝作品给匠人制作,并且她的作品总是能在艺术和古董市场上脱颖而出,细腻平滑的触感让人情不自禁触碰。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意大利现代主义创作走的粗制路线,他们用黄金做球状的物体,借鉴文艺复兴时期的传统。像艺术家乔治·德·基里科, 吉奥·波莫多罗(Giò Pomodoro), 和布鲁诺·马蒂那兹 (Bruno Martinazzi)的作品就运用了金色。

5

▲ 意大利艺术家布鲁诺·马蒂那兹设计的背部胸针

1

▲ 意大利艺术家吉奥·波莫多罗设计的镀金手镯

迪迪埃(Didier)和马丁尼·哈斯帕拉夫(Martine Haspeslagh)是艺术家珠宝作品的卓越经销商,是位于伦敦的一个夫妻团队。他们通过《每日野兽》向人们述说了当不常见的艺术品冲出艺术博览会和画廊闯入每个人的生活时会发生什么:

“穿戴这些珠宝的人似乎变成了行走的艺术品,他们将自己选定的艺术家带到世界各个角落,这是艺术家不需要花钱并且最好的广告,较大的作品被限制在了画廊、博物馆或是家中,可以穿戴的珠宝却可以轻易地出现在街头、超市、餐厅和派对里。就像有一些艺术家的妻子也穿戴着私人艺术珠宝,作为广告。每一个作品都来自于一个有趣的故事,珠宝本身也是吸引顾客的一个重要因素,因为这给了他们和选定的艺术家一个亲密联系的机会。”

2

▲ 达利的珠宝创作 图片来自伊丽莎白布洛克韦/《每日野兽》

并且,这样的行业仍然在蓬勃发展。另一个伦敦的画廊主路易莎·吉尼斯( Louisa Guinness)最近出版了一本名为《当珠宝作为艺术—从考尔德到卡普尔》( Art as Jewellery: From Calder to Kapoor )的书籍,涵盖了多位美术家创作令人惊叹的珠宝作品,包括了达利和圣法勒。吉尼斯通过艺术家进行珠宝交易,她在书的引言部分清楚的说明这本书的作品与艺术家并不全面,但她巧妙的剔除了这个话题的表面,从各方面探究,最终得到成效。

艺术家创作了珠宝,那么,由谁来买单?艺术世界的鉴赏家?普通的珠宝收藏家?休闲的周末购物者?博物馆或是画廊?吉尼斯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探讨:“我认为对于那些不熟悉艺术世界的人需要花些时间去欣赏艺术家的珠宝艺术,因为在艺术家的创作中,他们颠覆传统,具有个性与内涵。并且,艺术家的珠宝作为他们的艺术品延伸是很重要的,同时这也使传统的珠宝设计师对自身设计进行反思,到底什么是设计? 就如我再书本里说到的,艺术家对珠宝作品的美感并不感冒,相反,观念与信息的传递更为重要。

3

▲ 艺术家波尔·比里(Pol Bury)的雕塑《类球体》

4

▲ 波尔·比里的珠宝创作

那么,这些高格调的概念真的每次都能达到标准吗?当代著名珠宝历史学家之一薇薇安·贝克尔( Vivienne Becker)在这本书的前言里写道:“虽然他们都属于同一个领域,但却有着天壤之别,艺术珠宝可是由画家、雕塑家或建筑师孕育的。”

艺术珠宝或许更能够甩开传统珠宝的设计包袱,因为他们更在意艺术表现。制作一个微型艺术品或雕塑是一个艺术家的权利,它们是艺术家作品的扩展。”通过设计珠宝,使得一件传统意义上的艺术作品更贴近于人们的日常生活,用珍贵或是一般的材料,使穿戴者感受到所戴之物早已超越了装饰意义,接着,将艺术家所倾注的时代思潮化成各种形式代入到生活中,使它们变得更为鲜活。

文章来自:《Daily Beast》

5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