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玉器

2017-04-05 10:15

玉有不艳浮的风骨,佩玉之人亦有傲骨的情怀。

自古以来,赞美玉的诗句多如九渊之沉鳞。

《增广贤文》中有:“珠沉渊而川媚,玉韫石而山辉。”

唐代诗人王季友在《玉壶冰》一诗中说:“玉壶知素结,止水复中澄。坚白能虚受,清寒得自凝。”

古之君子,常以心参玉,识玉之道,通玉之心,悟玉之魂,以抚君子之心。

《礼记·玉藻》曰:“古之君子必佩玉,君子无故,玉不离身。”

《诗》云:“言念君子,温其如玉,故君子贵之也。”

君子如玉,温文尔雅,近之如沐春风。

玉不仅具谦谦君子的文雅之风,更有伊人的高雅气质。

而诗人笔下的美人,足以让人沉沦其中,难以自拔。

王实甫《西厢记》有“月移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龚自珍有:“禅关一旦砉然破,美人如玉剑如虹。”

谢逸在《南歌子》一词中说:“画楼朱户玉人家,帘外一眉新月、浸梨花。”

窈窕淑女,配以美玉,在水一方,是世间最曼妙的风景。

君子佩玉,仿佛从繁华世界中行走出诗词的韵脚,溢出文字的墨香。

一如陶公采菊写诗,悠然自得。一如陶公笔下的桃花源,令人神往。

玉有风骨,人有玉骨。纵使饱经风霜,身处泥泞,也能“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洪应明在《菜根谭》一书中写道:“荣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这,不仅是文人的情怀,更是佩玉之人的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