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有时我想像创作一件大气度的作品,足以涵盖所有元素物体、内容和形式,在艺术的领域中,从没有仓促完成的作品,必须任凭作品,依照自己的节奏发展。某日一旦它臻于成熟,那就更好──保罗‧克利《天使之静默》

很多人很爱他,即便他与他的世界一直都是个谜。

夜色有多温柔,就有多明晰。

自然,建筑,音乐和人物,他在真实与非真实世界中探索寻觅,直抵我们最深的秘密区域,敞开一些神秘的出口,如诗,如乐曲,如梦中的世界。

请跟随他的旅程去理解抽象,走进抽象的世界。

“没有专制,只有自由的呼吸。”——保罗•克利(Paul Klee)。

他从不自设藩篱,从容地在直觉与理性、具象与抽象、材料与技术间自由穿行。

瑞士贝耶勒基金会美术馆(Fondation Beyeler )于2017年10月1日至2018年1月21日期间举办了保罗‧克利(Paul Klee)的大型回顾展,展览致力于挖掘Paul Klee作品中一个前所未有的探索——即抽象。共展出约100件重要的珍藏作品,为大师的抽象作品做完整详实的梳理。

展出的100件作品中,其中20幅为贝耶勒基金会自己的收藏,另外80件作品则来自国外的机构和私人收藏。其中不少作品从未在公众面前展出过。在Klee的职业生涯中,从年少学画一直到1940年去世,抽象在他的作品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通过各种媒介来探索。展出的作品涵盖了艺术家职业生涯的所有时期,通过这些罕见作品,重新解构克利迷人而惊奇的艺术历程。

展览现场:

保罗•克利出生于瑞士,但他一生主要是在德国度过的。他从表现主义、立体主义、构成主义、未来主义画家的作品中汲取营养,但始终与各种主义和风格若即若离。1911年,他与康定斯基、马尔克等人相识,并参加青骑土社的有关活动。深厚的音乐素养令他很自然地 把某些音乐的形式借用到了绘画中。节奏、韵律、渐变、重复、展开,这些与音乐相符的性质在其画中反复出现,带给观者难以言喻的美感和极具丰富的形式。

第一次大战后,战争无休止的岁月里触发他投入到创作中。战争带来各种不幸,而他在作品里的抽象性也越浓烈,他将对自然、建筑和音乐的感受,转换成星星、数字、字母和箭头等象征符号,将内心的幻想世界与外部世界的体验结合。创作媒介横跨素描、水彩、版画和油画。

此次展览中有7个房间,分别讲述艺术家在抽象领域里探索的7个旅程:在第一个房间始于1910年,克利当时在慕尼黑学画,紧随其后的是著名的1914年突尼斯之旅;并继续经历第一次世界大战;从1921年到1931年的包豪斯十年;著名的“棋盘”、分层的水彩画;1930年开始的几何抽象实验作品;1920-1930年间在意大利和埃及的旅行;最后是克利后期的经典作品,他绘画的概念及战后艺术发展的时代。

ROOM 1

∧ Before The Gates Of Kairouan (after a sketch of 1914)

旅行对克利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经历。直到20世纪30年代,仍然是他在抽象领域探索的一个重要灵感来源。

1914 年春,他在突尼斯的凯鲁万发现了光与色的强度,并为之着迷。

克利在他的日记中写道:

“色彩让我着魔…… 那就是这愉悦时光的意义:色彩和我是一体的。我是一个画家。”

这幅水彩画是在突尼斯之旅后创作的。波光粼粼的水面,如积木般的图形结构,景观的主题随之弱化。

In the Desert. 1914, 43

克利的艺术突破是在1914年。

1912年,他在巴黎旅行。在那里探索乔治·布拉克(Georges Braque 1882-1963),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 1881-1973)和罗伯特·德劳内(Robert Delaunay,1885-1941)的艺术。立体主义的成分和德劳内的抽象图像让他着迷。他开始将自己光和色的概念纳入了新的形式语言中,并在1914年的水彩画中进行实践。

画中的原始部分是中间的骆驼,而后,正方形,三角形和长方形层叠在一起,并让各个颜色相互叠加拉扯。

Carpet of Memory,1914,193

这是最早的抽象之一。

克利从1914年到1921年再现了第一个版本。被人为污染的表面,磨损的雨滴和看似不经意的颜料涂抹......

老化的痕迹唤醒了人们对过去的回忆。

ROOM 2

The Chapel,1917.127

克利的艺术围绕两个大的事件所展开。

1914年,传说中的“突尼斯之旅”结束后三个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940年,克里离世时,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还不到一年。

当他画小教堂时,他还是一个战士。

这幅作品展示了克利构思完整的构图,以一种看似梦幻的几何结构形式呈现,同时也深刻地激发了色彩的变化,从不同的角度呈现出一种新的空间性,包括呈现出透明和立体的建筑。

Invention (With the Dovecote Motif)

克利在童年时代即开始接受音乐熏陶。

他的父亲是一名音乐教师,他的母亲是歌手,高中时他就伯尔尼音乐协会演奏小提琴。在他的一生中,他非常崇拜巴赫。

在这幅作品中,Klee尝试将他所熟悉的不同的声音、问题和答案,以反复重复和组合的形式结合在绘画中。

ROOM 3

Fig Tree 1929,1929,240 (X 10)

正如克利在英国的教学中所做的实验一样.

无花果树具有不同的色调,从灰黄色到深绿色。

就像一个拼图。

他在画中使用了分层水彩的技术,在这种技术中,透明水彩的渐变和层次,强化了视觉。

层层叠叠的水彩画给人的印象是运动、振动或湿润,就像照片在我们眼前快闪时被捕捉到一样。

Fugue in Red,1921.69

用红色的渐变表示一种物体的形成。

每一种形式都重复了好几次,从一个灰色到一个明亮的红色和粉红色的变化,明度变得越来越高。就像稍纵即逝的音乐一样,随着时间的流逝,图像也消失了。Klee扩展了物体的形象,而其中,音乐被视为媒介。

House by the Water,1930,142(Y2)

这是一个彩色矩形。

赭石、粉红色、绿色和蓝色在这里相遇、重叠,半透明的颜色呈现不同的细节变化。

克利对一直坚持在纸上做线条、面和颜色的构成练习。

这幅画记录下了这些。

ROOM 4

Braced Surfaces 1930

除了对颜色进行系统的研究,在包豪斯时期,克利也加强了绘画中的几何构造倾向。而如果几何结构已经出现在他的正方形绘画和分层的水彩画中,那么克利的目标则是回到绘画的考量。同时尝试在二维图像中表达三维世界。

个体形态由图像解决,并按万有引力定律旋转,在绘画空间中再造形体。

此外,它们基于逻辑、精度和构造,且保持相互联系。

Clarification 1932

克利一生中多次到意大利旅行,这也是他一个重要的灵感来源。

他的主要兴趣在于光的交织。

马赛克也可能激发了一种非常特别的的绘画技巧,他尝试了几幅这样的作品。

线性形式的构成本身是抽象的,而最主要的结构是线与面之间构成的风景。

ROOM 5

Boats in the Flood Waters 1937

在洪水中,克利的船只令人印象深刻。

他用些许笔触和一种颜色,把洪水带进了画面。水和船在运动中移动,一直在移动。

这些树产生强烈的漩涡,引起洪水。

水的表面用蓝线表示,船和桨也是蓝色的。

World Harbor, 1933.393 (E13)

克利执着于它的灰与白。

水平垂直的黑线用来表达实际的图像。

是小船?还是港口人流密集?

ROOM 6

Mountain Ridge 1930

黑暗或苍白,非典型色彩以及强烈的绘画气势。

纸上的小绘画显示了光秃秃的山脉。

艺术家的方法似乎很简单:

他在一条线上铺设另一条线,将地球周围的泥土层叠起来,就像多层沉积物靠近并形成新的沉淀物一样。

Priested Apple, 1934,215

与苹果一个名字只是因为它的茎和叶。

相反,人们在这个构图中感觉到了近乎圆形的形状,几乎完全填充了二次视域。主体轮廓和后面的图像元素一样,是深褐色的,加上一条明亮的紫色线,形像便从画面中跳出。

ROOM 7

Wald Witches, 1938

克利最后几年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之一。 在一片橄榄绿色的地面上,克利晚期典型的粗线条蜿蜒穿过整个画面,——甚至似乎超出了它的边缘。 除了这些线条的各种不直接相关的碎片之外,两个“女巫”的形象在我们眼前逐渐成形。 站在右边的是一个裸体人物,我们可以看到她腿部、肚子和头部; 左边的人物还展示了她的脸,而她的双腿穿着一件连衣裙,做舞蹈状。

她们仿佛置身于一个视野之内,随时都有可能消失在浓密的植物丛中。

Signs in Yellow,1937,210(U 10)

与黑色人物交织在一起的明亮色彩组合非常生动。像一块编织地毯一样,明亮的地面由不规则形状的长方形组成。黑色的字符和符号,其中的一些从边缘成长为图像,从而达到划分画面中各个形的目的。

克利晚期作品中最爱用的黑色粗线条,它们形成箭头,一张脸,或者是其他。

1937年后,是克利生命中最后的创作阶段,其风格的特点是明显的简化。而这种简化基本由黑色线条构成,在明亮的色块上进行自由划分,产生不同的效果。

其他重要作品:

∧PAUL KLEE URBAN COMPOSITION WITH YELLOW WINDOWS 1919, 267

∧ PAUL KLEE, FLOWERING, 1934, 199

Oil on priming on canvas on stretcher, 81.5 × 80 cm, Kunstmuseum Winterthur, Bequest of Dr. Emil and Clara Friedrich-Jezler, 1973,

∧PAUL KLEE, POLYPHONIC CURRENTS, 1929

∧ Paul-Klee-Vor-dem-Blitz-1923.-Fondation-Beyeler-Riehen.-Photo-Peter-Schibli

∧ PAUL KLEE, OHNE TITEL (Without title), 1940. Oil, drawing with glue color on paste-primed jute on jute, 55,2 x 50,1 cm. Fondation Beyeler, Riehen/Basel, Sammlung Beyeler. Photo: Peter Schibli.

∧ aufgehender Stern (Rising Star), 1931 Oil on canvas 63 × 50 cm

∧ PAUL KLEE, PARK NEAR LU., 1938, 129 Oil and colored paste on newsprint on burlap, 100 × 70 cm, Zentrum Paul Klee, Bern

∧ PAUL KLEE, VIEW INTO THE FERTILE COUNTRY, 1932, 189 Oil on cardboard, 48.5 × 34.5 cm,Städel Museum, Frankfurt am Main

∧ PAUL KLEE, CELESTIAL BLOSSOMS ABOVE THE YELLOW HOUSE (THE CHOSEN HOUSE), 1917, 274

Watercolor and gouache on chalk priming on linen on paper,

bordered with watercolor, on cardboard, 23 × 15 cm

他信任着他的直觉,因为他总能通过逻辑思考提炼出方法来赋予每一个直觉瞬间的、精准的形式。

保罗•克利生平

保罗•克利, 1879年12月18日( Paul Klee 1879-1940 )--最富诗意的造型大师。出生于瑞士艺术家庭,父亲是德国人,母亲是瑞士人。良好的出身为他后来的艺术生涯奠定基础。年轻时受到象征主义与年轻派风格的影响,创作一些蚀刻版画,藉以反映出对社会的不满。后来又受到印象派、立体主义、野兽派和未来派的影响,这时的画风为分解平面几何、色块面分割的画风走向。后来在1920-1930年任教于鲍豪斯学院,认识了康丁斯基、费宁格等,被人称为“四青骑士”。 1935年患皮肤硬化症, 1940年6月29日,保罗•克利由于心脏病发作,在洛迦诺逝世,时年61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