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视觉 >视觉

“我并不是个自虐狂,我只是足够了解它,它无法剥夺我的生命。”——G. Brad Lewis

大部分人对火山的印象,可能是在游戏、电视、或者自己的想象,那光是看着就知道比滚烫还要炽烈的火红液体,却鲜有人感受过这样的炙热。

我们也看到过一些火山喷发的灾难图片,对这样一个无情巨兽般的地质现象充满恐惧。然而却有人就是喜欢和活火山“亲密接触”。

摄影师G. Brad Lewis就是这群人的其中之一。原本在阿拉斯加做着考古学工作的他,一次偶然去夏威夷的度假,让他就此换了一个“人生镜头”。

“我看到距离一英里之外的城镇被熔岩彻底吞没,看到房屋被烧毁,人们在逃散,还有我最喜欢的冲浪地点也被岩浆彻底浇灭。但我却无法压抑住自己想要奔向岩浆的心情。”

夏威夷群岛是因火山爆发而生的,岛上至今依旧有2座活火山。没人知道它们什么时候,会喷射出这要命的炙热。

其中一座最知名的基拉韦厄火山,是Brad Lewis的定居和工作的地方。

他就住在全球最活跃火山之一的基拉韦厄身旁,却每天都过的安心得很。

G. Brad Lewis的御用模特——基拉韦厄活火山他并不是不怕死,他的大胆除了对火山的信仰外,其实也是买过保险的。

基拉韦厄火山上的熔岩是玄武质岩浆,极佳的流动性让这种岩浆除了具有视觉观赏性(流动距离很长),也保证了很难真的“喷出来”。

原来基拉韦厄其实也很温柔。与其说是定时炸弹,不如说是自然的即兴画框。这种绵延又浓烈的特性造就了,它震撼的视觉美感和“火山艺术”。

而敢于捕捉这种“危险艺术”的人,就是Brad Lewis了。

G. Brad Lewis的 “独家焰火”

Brad Lewis觉得活火山既诱人、又神秘。像是一个随时都会发脾气的泼妇,又像是举止优雅的尤物。

他目睹过上千次岩浆流入大海,腾起的万丈气焰,让他自觉渺小。也让他崇拜这颗星球的伟大创造力。

Brad Lewis利用火山活动的变化、光线和纹理来培养人类对地球脉搏的情愫。

他想用这种令人折服的视觉震撼告诉别人:地球真的有生命。它有创造人类永远无法达成的美的原始力量。

G. Brad Lewis的 “魔爪爆布”

有人问他,离火山这么近,不危险吗?

“对其他人来说,火山是陌生的,所以他们害怕。而对我来说,它就像是我亲爱的老朋友。”他这样回答。

虽然基拉韦厄很温柔,但火山喷发时除了会有致命的高温,在流入海洋时还会激发硫酸和各种有毒蒸汽。

这也是Brad Lewis“和火山叙旧”时最危险的地方。“如果站的太近,没有任何人能活着走出来。”

除此之外,火山带来的酸雨还会溶解衣服。Brad有很多背心、裤子都被火山“烧”坏。有时从熔岩上走过,温度高到能闻到橡胶的味道,甚至鞋底也被融化了几层。

Brad带着妻子和女儿一起拍摄过火山。当熔岩开始融化女儿鞋子的时候,她就会站到Brad的肩膀上。

带着一家子这样近距离观赏火山,也是很有神话气质了。

Brad还组织别的家庭一起参加这种“家庭团聚活动”,可是目前为止还没有报名。

虽然岩浆流进大海的是最危险的时候,这却也是火山艺术最美的瞬间。

巨量的岩浆在流向海洋的过程中吞没了一片森林

Brad Lewis有时会准备好几天的行李,专门跑到距山顶 三四千英尺的通风处,小心地找到毒雾最淡的地方,大胆地捕捉两种元素的猛烈碰撞。

“一旦你遇到了腐蚀蒸汽,就一定要走,快点走!戴上呼吸器,麻溜地走!”

酸性蒸汽对镜头的损害,和对人体一样致命,因此对设备的密封性要求很高。要完成一次火山拍摄,Brad需要随身携带80多磅的设备。

为了保证测光系统的准确,他喜欢用自然光拍摄,不用任何滤镜。

宛如戏剧冲突的浓烈色彩,它是完美的,任何处理都仿佛是一种庸人自扰的累赘。

Brad会同时用两个三脚架进行拍摄,来最好的适应自己最爱的30秒曝光时间。

岩浆淌过之处,地势被揉捏变形,成为一个新的样子。这像是大自然的邀舞,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拒绝。只能随着它敲出的节奏,跟着它的脚步翩翩或是踉跄地起舞。

这种过程对Brad Lewis来说太精彩了,当光对土进行重塑,万物都为之震颤。他想与世界分享这令人兴奋的一刻。

当你的工作对象是瞬息万变的东西时,你会把变化当成不变的东西。

有人问Brad在基拉韦厄火山工作和生活的这么多年里,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Brad说:“尽管我目睹了上千次岩浆流入大海的样子,但是每一次都会有所不同,这也是我最感激的,火山赠与我的最佳灵感和创作时机。”

这就像是永远在静止的运动,或是永远在运动的静止。无法真正用相机捕捉,却能让心情变得无比包容和平静。

探索,就此成为了一种朝圣。

火山岩壁上长出的蕨类植物

Brad没有遭遇过严重的火山事故,因为他一直听从潜意识的声音,不会强行抓住每一个拍摄机会,但也不会轻易放弃卓尔不群的瞬间。

在传说中,火红的火山女神皮尔女士创造了基拉韦厄火山,而Brad Lewis把这样的神迹用艺术又科学的理解切割成一个个小块,送到了我们眼前。

火山是美丽而不可预知的。

这种情感与炙热交织的魅力,吸引着Brad一次又一次踏入险境,火山既是Brad的敌人,也是朋友。它用自己都不能控制的混乱步伐,给勇敢的人打上最好的灵感剂。

“熔岩在我周围炸裂,旁观者可能觉得我已经死定了。然而我知道,它只是在和我闹着玩。”

如果说记录下这种震撼是对火山的感恩,那无穷的自由灵感和绝佳作品,就是火山对敢于踏足的Brad Lewis,最好的聊以致敬。

敢于冒险的人,才会找到宝匣,因为珍贵的艺术,往往都藏匿在令人却步的外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