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音乐

他最有名的身份是电台司令的吉他手,但他的管弦乐编排才华乐完全配得上奥斯卡奖杯,期待他更多的作品。

奥斯卡颁奖典礼马上就要到了,翻了翻提名名单,赫然发现我们落了一部《魅影缝匠》(Phantom Thread)。

它获得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配角、最佳服装设计和最佳原创配乐六项提名,不少人冲着导演保罗·托马斯·安德森和影帝丹尼尔·戴-刘易斯,就打了五星好评。

或许你也有所耳闻,故事发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伦敦。一位是有着英国时尚界标杆之称的顶级裁缝,一位是餐馆的年轻女服务员。

他们的爱情在默契与斗争中展开,意想不到的是,毒蘑菇竟然成为了维系两人感情的重要道具。

先抛开纠结的剧情不说,《魅影缝匠》真的是视觉和听觉的联合盛宴。前面的这些提名其实都在意料之中,毕竟导演保罗·托马斯·安德森(Paul Thomas Anderson,下称 PTA)早已拿下欧洲三大电影节大满贯,而男主角丹尼尔·戴-刘易斯是历史上唯一三度问鼎奥斯卡影帝的男演员,这是他息影的最后一部作品,话题度满分。

真正成为最大黑马的,是本片的配乐师,Jonny Greenwood,他的另一个身份是老牌摇滚乐队电台司令的乐手。

吉他只是他的玩具之一

这样浑身透露着文艺范儿和些微猎奇元素的R级电影,如果说配乐交给配乐届劳模Alexandre Desplat来做,大概没人会感觉到意外。但相信很多人无法将电台司令的吉他手和《魅影缝匠》的配乐师相联系起来,这和印象中的Jonny Greenwood反差太大了。

Radiohead ,电台司令,他们在1992年发布的首张单曲"Creep",曾被 BBC 因"太压抑"为由列入黑名单。如今是他们最受大众欢迎的歌曲之一,几十年来不断被翻唱。

作为第一批摇滚融合电子乐队,他们另类的气质影响了无数欧美歌手,间接或直接影响了爵士音乐。Greenwood作为乐队的吉他手,同时也操控键盘和其他乐器。他和乐队另一位吉他手Ed O'Brien 都曾被滚石杂志列为百大史上最伟大的吉他手之一。

舞台上的Jonny Greenwood

而其实对Greenwood 来说,吉他只不过是他众多乐器中一件玩具。2016年他们的新专《A Moon Shaped Pool》特别突出了他的管弦乐编排才华,现场版“Burn the Witch”演出中,他用弓拉吉他。

或许大多数人依旧质疑,Greenwood作为一个流行乐手,他能担得起电影配乐的重任吗?或许他在用流行音乐为电影配乐?

其实这早已不是Greenwood第一次为电影制作配乐。

早在2003年,他就为记录电影“Bodysong”创作了原创音乐;2007年,他与导演 PTA合作了电影《血色将至》,之后二人在《大师》(2012)和《性本恶》(2014)延续了这种创作状态,一直到2017年的《魅影缝匠》。此外,2010年,他还为电影《挪威的森林》制作了配乐。

《血色将至》的电影原声被认为是近年来最优秀的配乐作品之一

来看看他小时候的经历吧。

Greenwood从小接触巴洛克音乐,曾经在少年管弦乐团中担任中提琴手。在牛津布鲁克斯大学,他学习的是心理学与古典音乐,之后为了乐队发展而辍学,让他母亲十分不悦。

而他哥Colin Greenwood,是Radiohead的贝斯手,他毕业于剑桥大学。

年轻时的Jonny Greenwood

Greenwood不是炫技型音乐家,这一点在他的乐队演奏中也表现得十分突出。他依靠的是对简单元素的把握与音色上的细微调整,这些特点在《魅影缝匠》中也有着集中体现。

而除了电影配乐,Greenwood在严肃音乐领域同样有着大量的尝试。他既有将电声乐器和室内乐相结合的新锐作品,也有十分传统的三重奏、钢琴曲和各种组曲。从巴赫到潘德列茨基,不同时代、不同风格的作曲家都成为他的灵感来源。

巴赫的复调和吸血鬼的气息

照Greenwood的话来说,一个无辜的乡下女孩,被孤独的老人吸引到大房子里,肯定不仅仅是浪漫,更带着吸血鬼的气息。

如果不看电影盲听,音乐真的很幽闭。而电影的大部分戏份也都是在室内拍摄完成的。视觉上处处透露着古典主义美学,也因此在《魅影缝匠》这部配乐中,Greenwood的配乐作品满含着古典音乐气息,从巴赫到潘德列茨基,观众不会有任何因为音乐风格的问题产生脱节感。

为了在音乐上营造和影片相符的五十年代的氛围,Greenwood和导演听了大量的五十年代英国音乐,但他们认为这些音乐大多都太“欢快”了,那是个乐观的时代,田园民谣式的管弦乐和电影情绪并不相符,男主Reynolds显然不是个活泼的人。

《魅影缝匠》 剧照

Jonny Greenwood便开始思考Reynolds可能会听的音乐——虽然影片当中他并没有展现这些活动。最终,Jonny锁定了古尔德的钢琴唱片和巴洛克时期的管弦乐。

Jonny Greenwood和导演PTA

Jonny Greenwood在创作时也同样听了许多古尔德演奏的巴赫音乐,影响很明显:当“Phantom Thread”主题第一次响起时,正是以复调的形式呈现。尖锐的弦乐扭缠交织着,仿佛在暗合影片中二人的关系,此后这种复调形式多次出现。Jonny Greenwood十分喜欢使用这种尖锐的弦乐音色,他提到,只要有可能,他就会在合适的段落添上去。

不单单是巴赫,“Endless Superstition”一曲中钢琴的声部让观众和听众十分自然地想到了贝多芬的月光。出现在 Reynolds 告诉 Alma 关于他母亲的婚纱往事那一晚。

除了尖锐的弦乐,《魅影缝匠》让人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那十分柔和、朦胧,甚至带着些沉闷的钢琴音色,一遍遍重复的简单旋律,就像是个孤独的人坐在窗前钢琴旁,不经意间弹出的一样。

Jonny Greenwood使用了一种琴弦与击锤间带着毛毡的练习用直立式钢琴,效果斐然,这样带着瑕疵的音色远比在录音棚里干干净净的钢琴更加动人——恍惚间带上了一些印象派的气质。

工作室里的Jonny Greenwood

除此之外,在《魅影缝匠》中我们也可以听到许多非调性的现代音乐成分。早在2004年,Jonny Greenwood就用一首致意潘德列茨基的现代作品拿下BBC全英作曲家大奖。在电影中,凌厉的pad音色、中提琴演奏的小提琴音区、打击乐一般的弦乐拨奏,构成了这部电影浪漫之外的诡异部分。

正如上文所说,这段爱情在互相苛责和伤害中,愈渐浓烈。

还记得Reynolds和 Alma相遇的第一段对话,Reynolds仰视着Alma,像个索要食物的小孩。点完餐他任性地夺走了服务生Alma的记下的菜单,要求她凭记忆上餐。而 Alma 饶有兴趣地加入了这个游戏,送完餐给了Reynolds一张纸条,上面写着“for the hungry boy”。

这首曲子躺在原声大碟最后一首。

《魅影缝匠》 剧照

现场配乐演出计划

Jonny Greenwood的创作方式也非常简单,他会在钢琴上构思,可能用手机就录个demo发给导演,二人再进行商榷,直到找到导演需要的那种浪漫到极致的感觉,他就把这些短小的动机进行发展并且编配成管弦乐。

《魅影缝匠》 剧照

最有意思的是,按照Jonny Greenwood原本的构想,这部电影的配乐应该是以现场演奏的形式呈现,一开始他的编配也是局限于小型管弦乐队。影片上映时,只要随着电影拷贝将乐谱送到影院,再邀请当地的音乐家现场演奏就行了。

乐谱片段,十分简洁,仅使用钢琴和中提琴

然而随着配乐工作的深入,他意识到电影需要更大的乐队,这个浪漫的复古构想就被放弃了。

(事实上不久前在鹿特丹国际电影节举行一场现场配乐放映,不知道之后还有没有可能?)

《魅影缝匠》 剧照

和女主Alma一样,Greenwood的控制欲也极强,配乐的创作工作中,事无巨细,他都要亲自来做。这种做法的弊端自然是时间的紧迫,但他很享受这个过程。话虽如此,他还是将弦乐的录制工作托付给了更专业的乐手,他相信自己的耳朵胜过自己的手指。

Jonny Greenwood给人的印象十分内敛

《魅影缝匠》吸引大众目光的最主要原因,莫过于其是传奇演员丹尼尔·戴-刘易斯的息影之作。这位影史上唯一三度问鼎奥斯卡影帝的演员,对影片的挑剔程度难以想象,整个演艺生涯中不过拍摄了二十多部电影。

有些人会问,《魅影缝匠》这个高级版虐恋故事,能不能配得上他?Jonny Greenwood的音乐能不能配得上他?

《魅影缝匠》 剧照

我们太沉迷于卡司阵容,而忽视作品本身。就《魅影缝匠》而言,Jonny Greenwood做到这个地步,我想不出会有别的更好的诠释。他的音乐就像是男主角Reynolds自己写出来的一样,如果他会作曲的话。

《魅影缝匠》 剧照

波澜不惊,像他设计制作的服饰,没有花哨繁杂的装饰,简约而内敛,少有感情宣泄的时候;然而又像他的生活,他追求灵感,四处寻觅缪斯,但很快又厌倦,难以忍受,矛盾无比。

《魅影缝匠》 剧照

电影结尾,导演用了近十分钟的时间展示Alma为Reynolds煎毒蘑菇的过程,细致得就像电视烹饪节目,从容到让人胆寒。

当Reynolds吃下这毒药,与Alma相拥吻时,电影主题第三次响起,浑厚的弦乐和定音鼓,没了前几次主题的冲突,将这段复杂、荒诞的感情推向了高潮。当全片都沉浸在一种安静的氛围中,“Phantom Thread III”的出现将这段畸形的感情诠释得无比震撼,简直就是神来之笔。

《魅影缝匠》 剧照

欣赏完电影,再仔细听一遍原声大碟,不难发现,Jonny Greenwood完全配得上这次的奥斯卡奖提名。

几年前,因为影片中使用了大量古典音乐的缘故,Jonny Greenwood失去了凭借《血色将至》提名奥斯卡的机会。相对于《敦刻尔克》和《三块广告牌》在音乐上的大胆尝试,最大胆的Jonny Greenwood反而带来了一部传统的配乐作品。

《魅影缝匠》 剧照

当然,无论结果如何,最可贵的仍然是,像Jonny Greenwood这样,毫不费力地游走在不同风格的音乐之间,完全没有障碍——

音乐之间本就不应该有壁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