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我不是收藏家,我就是一座美术馆。”——佩吉·古根海姆

纵观20世纪西方现代艺术收藏史,脑海中第一个出现的名字就是——佩吉·古根海姆。

从艺术收藏家、赞助人、代理人,到后来创办自己的博物馆,在半个世纪的时间里,佩姬·古根海姆一直处于20世纪现代艺术世界的中心。

她几乎做了一切与艺术相关的事情,除了自己创作艺术,是名副其实的艺术缪斯。

这位艺术缪斯收藏了一大堆惊天地且鬼神的作品:

位于纽约广场酒店的古根海姆套房的卧室,左上角是康定斯基的作品, 1937年。

佩吉与毕加索的《在沙滩》

佩吉不仅请杜尚当自己的艺术顾问,更在二战爆发后,在兵荒马乱,人们纷纷抛售艺术品的时候,疯狂收藏,以200到600美元的价格,最终花4万美元收藏了欧洲当时最著名的当代艺术作品50幅,包括毕加索、布朗库西、杜尚、莱热、康定斯基、布拉克、达利等人的作品,现在这些作品价值达数十亿美元还不止。

这么独到的艺术收藏眼光是如何练就的?

用今天的钱去收藏明天的艺术

说到佩吉·古根海姆的收藏之路,就不得不先说说她那有钱的爹。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古根海姆家族垄断了全世界银、铜及铅这三种重要金属产量的75%。

1912年,佩吉13岁,父亲本杰明·古根海姆搭乘泰坦尼克号遇难,因为投资亏损,佩吉只继承到45万美元,相当于今天的1.099亿美元。

1918年,古根海姆家族的财富排名世界第二。

直至今日,古根海姆投资公司和咨询公司仍然分别管理着超过一千亿美元和五百亿美元的资产。

没错,他们美国最有钱的家族之一。

继承了财富的佩吉,在上流社会里,享受着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贵族小姐生活,慢慢的她厌恶上流社会的无趣和虚伪的精致,反而对冒险和和旅行充满兴趣。

她索性离开了家,还玩起了富家小姐cos灰姑娘的游戏,她去了当时的一家先锋书店The Sunrise Turn 打工,从那里开始,她结识了当时前卫的艺术家和思想家们,并和他们日夜“厮混”在一起,由此正式开启了她开挂般的收藏艺术之路。

有了钱,厮混于艺术大咖的圈子里面,自然而然的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

艺术和情欲,我同时上瘾:

在佩吉·古根海姆的自传《一个艺术迷的自白》中,她写到:“我有400多位情人,我可能就是个女色情狂”。对于这种离经叛道的行为,他的家族甚至不愿接纳她,“不孝女”的标签也挂在了她的头上。

《佩姬·古根海姆:艺术成瘾》片段

她热爱艺术,也同样狂热地爱着艺术背后那一个又一个才华横溢的男人。

然而她所选择的那些男人,却无不在丰富了派吉的艺术视野后又弃她而去。

“我决定按照瑞德的单子一个个地买,

给自己定了个‘一天买一幅’的计划。”

佩吉和《空中之鸟》合影

在收藏《空中之鸟》时,还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佩吉说:“布朗库西为《空中之鸟》开价4000美元,他们为此大吵了一架。《空中之鸟》耗费了他好几周的时间,最终完成的时候德军已经逼近巴黎,我开着小车冲到他的工作室,将作品打包并通过海运运走。

当我带着飞鸟回家时,布朗库西把它从自己的怀抱里交给我,泪水在他的脸上滑落,我不知道他是因为和我离别,还是为送走他最喜欢的‘飞鸟’而流泪。”

空间中的鸟/布朗库西/1932-1940年/佩吉·古根海姆博物馆

金色鸟/布朗库西/1912年

但佩吉依旧非常赞赏他,还夸赞“布朗库西是个非常了不起的小个子,他的一半是神一半是农民”。

一个女人鉴定艺术品的眼光,就像他鉴定男人的眼光一样独到:

在沙滩/毕加索/1937年

无题/达利/1931年

城市中的男人/莱热/1919年

安静的少妇II/米罗/1939年

受到浓浓的艺术熏陶,佩姬也会亲自设计一些小饰品,这款不对称耳环就出自佩吉之手,放在现在,这款耳环恐怕也不过时吧。

左边一只根据唐吉超现实主义画作设计,右边根据考尔德的雕塑设计。

戴着唐吉耳环的佩吉

轻易不出手,出手必是佳品,直到她1979年过世以后,约有300件的藏品被她收入囊中。

佩姬在威尼斯迎狮宫

1979年,佩姬过世前不久,她的藏品交由古根海姆基金会打理。佩姬·古根海姆美术馆随后成为威尼斯参观人数最多的博物馆之一。

佩吉·古根海姆在很多方面是一个悲伤的人物。她的父亲1912年不幸登上了泰坦尼克号随船沉入海底。她的两次婚姻都失败了,她的女儿自尽身亡......

但是她热爱艺术,毫不吝啬的宣泄自己的情欲,收购了大量艺术杰作,她的热情如此人性化。在她藏品之中闪烁的人性光辉,和对艺术的独到见解。

一切都是死的,包括我们的肉体,惟有精神是活的,而且具有永恒的生命力。艺术收藏,本质是收藏永恒的创造精神,艺术则是展现这种永恒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