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自2009年起,美国Createquity网站每年年终站在全球角度,对艺文界一年的新闻报道进行总结,并根据影响力排名筛选10大重要报道。2017年12月,这个已经进行了10年的栏目推出了10年回顾专题。

1

▲ Createquity回顾专题

时间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历史长河大浪淘沙,就算仅是10年的回顾,也足以让我们从泥沙俱下的当下解脱出来,以更加客观、全面视角理解所面对和即将面对的一切。而Createquity在结合社会学测量方法的同时,以明确的标准考察新闻报道重要性,如多少人受影响、影响的深度和持续时间、产生的具体后果等。当然,报道本身的质量是形成影响力的一方面,而报道所概述的事件才是引起关注的重点,下面这篇10年回顾更隐含这对艺文界10年来发展趋势的洞察。

2

新科技和新媒体呈吞没之势

当苹果(Apple)在2007年发售iPhone时,斯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介绍这一前沿科技产品有3大关键创新:将智能手机与音乐播放器结合,它的大屏幕是实现多点触控的交互界面,以及便利的互联网接入。以上也成为接下来10年中科技变革的重中之重。从此,苹果的IOS系统与谷歌安卓(Android)系统就陷入了争抢成为每个人“口袋中的互联网(internet inevery pocket)”的激烈竞争中(目前,全球约有20多亿智能手机用户,这个数据还在不断增长中),而这场竞争也催生了相关产业,如有声图书、播客(Podcast)、电玩(同时,也迭代了某些产业,如小型数码相机等)。不断增长的社交媒体平台,如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WhatsApp、Tumblr、Instagram等,改变了创意产业者与其观众的交流和分享模式,也重新塑造了人们获取和过滤日常信息的方式。

0

有一点始终不变的就是互联网服务供应商与手机及软件方对互联网频速和接入的要求一直在提高。结果呢?Netflix、苹果、迪斯尼(Disney)、21世纪福克斯(21st Century Fox)、AT&T【借由亚马逊(Amazon),不,或许说时代华纳(Time Warner)更好】、索尼(Sony)各大公司都希望在内容创意和客户群上出奇制胜。就目前所见,“电视剧时代(Peak TV)”不仅意味着观众的增长,同时也是对艺文界不祥的夺权或是社会性瓦解。然而,电视剧是如此当代,其依靠增强现实和拓展现实等新科技艺术的手段进入各个领域争夺全球用户,大至芭蕾舞表演,小到手游等。

3

▲ 《人工智能》,图片:Flickr用户GLAS-8

AI的日趋成熟将推波助澜。机器的创造能力似有代替人类之势,AI在多个堪称高智商领域取得了非凡成绩,如围棋、无人驾驶、唇形合成的莎莎舞教学视频。甚至,谷歌翻译利用AI完成的翻译已经如人类别无二致。这些进步可谓激动人心,但也引发了普遍忧虑,艺术家担心自动化和机器将取而代之。

0

无论结果如何,硅谷确实成为了过去10年来艺文界最大影响力来源。关于科技与艺术间关系的讨论似乎已经成了老生常谈,但我们认为这已是当下人类日常体验的最基础层面,也是影响最深远的层面。好或坏,新科技带来的瓦解已经在不断加速的轨道上,朝着未知处前进。

0

全球艺文和娱乐产业的中国红

2006年,亚洲时代在线(Asia Times Online)发布了一篇文章,惋惜中国在经济实力日益增强的同时,在文化艺术领域的缺席。今天,中国经济实力仍在继续增强,但故事已不尽相同:在美术、电影、游戏,甚至音乐领域,中国来了。中国保持着全球艺术市场位列第三(美国第一,英国第二)的稳定排名,市场份额约占18%。中国大陆的艺术品收藏热潮最早在2011年便初显端倪,现在中国已经亿万富翁的人数已经让美国相形失色,这一趋势还将继续扩大,特别是年轻一代收藏家的涌现。2016年7月,泰康人寿保险(其董事长还创办了嘉德拍卖,是中国首个由政府运营的拍卖行)成为了苏富比(Sotheby)拍卖行最大股东,增加了中国在这一领域的影响力。在超级富豪之外,位于北京的中国国家博物馆是2016年全球参观人数最高的艺术馆。在美术方面,中国进口艺术作品数量也日渐增加,而其他国家则仍主要是以本国艺术作品消费为主。

4

▲ 陈东升,创办嘉德拍卖、宅急送、泰康人寿三家企

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rnst & Young)曾于2012年预测中国将会在2020年问鼎世界电影产业。这个预测似乎被提前验证了。2017年9月,中国票房收入超过75亿美元,同时国产电影而非好莱坞大片的票房增长最高:战狼2成为了电影票房市场有史以来排名第二的影片(仅次于2015年“星球大战:原力觉醒”)。鉴于中国计划新投资20亿美元于重庆建立电影基地,以及近几年来频现的收购,万达集团以10亿美元收购美国电视节目制作公司Dick Clark Productions的计划虽然告吹,但其已将美国传奇影业(Legendary Entertainment)及北美最大连锁院线集团AMC收入囊中。

5

▲ 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在牛津大学讲座

在手机端,中国2017年也打败美国,成为“世界游戏王国(gamercapital of the world)”,而游戏带来的收入高达1千亿美元,这在很大程度上也归功于智能手机的普及。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游戏玩家93%的游戏开支都用于中国游戏公司开发的游戏。同样的情况发生在中国音乐市场,从曾经的极不起眼到如今飞速扩张,西方音乐厂牌都对其虎视眈眈。2013年中国提出“一带一路”政策,而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2016-2020文化发展实施意见”必将继续助推中国艺文领域的持续发展。

1

▲ “一带一路”经贸走廊

至今,中国与川普政府之间未成友盟,然而,对于美国公司而言,中国市场是难以抗拒的诱惑,任天堂(Nintendo),谷歌,苹果,好莱坞(Hollywood)等为了抢夺市场份额都做出了相应的让步。国会中一部分人表示了对此的担心,中国在世界新闻自由指数(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中居倒数第四,而其更是设置了严密的防火墙用于屏蔽发布有损其国家形象新闻信息的众多社交媒体和网站。中国有14亿人口,这个数字是美国的4倍之多,更是整个欧洲的2倍,这意味着巨大的市场潜力,但吃下这块蛋糕的代价是什么呢?

0

中国快速发展的代价将最先体现在其国内。这个社会主义国家中40%的人口每天的生活成本仅为5.5美元,可以预见的是,迷失的一代即将形成。当然,在另一方面,中国在文艺娱乐领域的发展将颠覆原有的商业模式、工作机会、语言、人权界限,甚至创意本身,如何?尚未可知。

民主国家的言论自由持续受抑

上个十年发生的诸多事件证实了一点:艺术家和媒体自由言论的程度和国家的民主程度息息相关。近年来,全球范围内对艺术界言论的管控越来越严,那些以民主自居却被极权者控制的国家试图加大舆论控制,并通过其艺术赞助人的角色介入各个领域的艺术创作和表达,这些都是为了巩固和维护其权力的众多策略手段之一。

2

3

4

▲ 在普京铁腕统治下,俄罗斯人民对于言论监控的反抗

俄罗斯总统弗拉迪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铁腕统治对于言论自由的压制已众多周知,如通过国家电视台公开文化异端人士名单。如果普京连任成功,他的在职时间将延长至2024年,这也意味着其铁腕统治将继续笼罩俄罗斯。与此同时,在土耳其,一次失败的政变让其总理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下令关闭29家出版社,并将许多撰文批评政府的记者关入监狱。从其2003年当选后,就显露出独裁倾向,这次行动只是其野心的昭示。更进一步,2016年春天,他以微弱的优势在一项全民公投中获胜,授予总统一项新的、压倒性的权力。

5

1

▲ 2014年与2017年“世界言论自由指数”地图

俄罗斯和土耳其成为过去10年中政治民主唱衰的征兆,而其他国家也或快或慢的朝其走去。在匈牙利,自2010年右翼首相维克多·奥尔班(Viktor Orbán)当选以来,就开始不断加强媒体舆论管控。匈牙利艺术学院(MMA)在2011年被纳入政府机构,通过政府对艺术及其他国立文化机构的资助来实现全面监督。2016年,波兰总统安德烈·杜达(Andrzej  Duda)签署了一项新的媒体法令,各大公共电视台和广播电台的台长任命权交由政府负责(这项法令收到诸多反对);政府还积极支持博物馆以期介入到对历史重大事件的主流叙事的控制中。委内瑞拉政治和经济的动荡不安使其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取消了一项政府资助的国家青年交响乐队的全国巡演,该巡演的指挥是洛杉矶交响乐团音乐家古斯塔沃·杜达美(Gustavo Dudamel),他早年曾借助委内瑞拉著名的“音乐救助计划(ElSistema)”获得了音乐教育的机会。杜达美近期成为政府高压统治的打击对象之一,委内瑞拉小提琴家阿曼多·卡尼萨莱丝(Armando Cañizales)在示威活动中被射杀。以色列文化和运动部部长米理·雷格芙(Miri Regev)为支持其民族主义言论的艺术家提供职权之便(尽管她也清晰意识到自己职权范围有限)。而在美国,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当权引发了不小的政治恐慌,人们害怕政府将重蹈覆辙,落入独裁者手中,而自己将再次成为监视对象。

以上种种给我们的教训是什么?民主比我们想象的要脆弱,而创作者的发声有助于我们时刻保持警惕,保护其安然无恙。

恐袭阴影下的艺术家和大众

过去十年,恐怖主义在全球范围内形成了一股恶劣气候,波及至艺文界。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of Iraq and al Shams,缩写为ISIS)和达伊什(Dae’esh ‘داعش’),以及博科圣地(BokoHaram)组织、库尔德武装自由猎鹰(TAK)、伊斯兰捍卫者(AnsarDine)、塔利班(Taliban)组织及“基地”组织(Al-Qaeda)等恐怖主义团体,此外还有为数众多的极端保守主义分子和独狼分子等,他们针对文物古迹、言论自由、艺术家及观众都发动了袭击,特别是针对文物古迹的毁坏堪称广泛而彻底,摩苏尔博物馆(Mosul Museum)、萨布拉塔遗址(Sabratha)、尼姆鲁德遗址(Nimrud)、哈特拉古城(Hatra)、帕尔米拉古城(Palmyra)等相继在2015成为牺牲品。但问题远比想象的要复杂,根据2015年的一份报道称,ISIS通过在黑市大批量销售掠夺来的古董获得了大量资金,他们从售价中抽取20%的利润,这意味着数亿美金的进账(也有人称这个预测有过分夸大之嫌)。叙利亚对伊拉克、也门、马里的武装袭击也涉及此类事件。在后者中,国际刑事法庭(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首次以战争罪判决了一名破坏文物古迹的行凶者。ISIS曾利用好莱坞风格的编剧和电影技术来增强其招募成熟的手段。而人们则更在意文化遗产:考古学家希望抢在这些中东地区历史珍宝被毁坏之前,借助电子科技将其记录成档;2016年,法国携手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宣布将投资1亿美元成立文物古迹保护基金(Cultural Heritage protection fund)。近日,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以此为题,正在拍摄一部电视连续剧,“鲜血与珍宝(Blood and Treasure)”,预计于2019年夏上映。

2

▲ 2016年与2017年欧洲遭受恐怖主义袭击地图

然而,恐怖组织对言论自由的袭击远甚于文物古迹,其后果经常见诸鲜血与死亡。此类事件包括2012年暗杀索马里一名喜剧演员、2015年2月袭击法国讽刺漫画杂志《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总部造成12人死亡,以及2016年杀害巴基斯塔最著名、最受尊敬音乐家之一阿姆贾徳·萨布里(Amjad Sabri)。更让人们畏惧的是恐怖组织对公共安全的危害,体育场、教堂、清真寺、露天集市和交通枢纽都成为了恐怖主义枪口下猎物,如在印度辛格电影院(Shingar Cinema)、英国驻阿富汗文化理事会、科罗拉多世纪极光影剧院(Century Aurora movie theater)、巴黎巴塔克兰音乐厅、突尼斯巴朵国家博物馆、阿兰多脉动夜总会(Pulse nightclub)、曼彻斯特阿里安娜·格兰德剧院、拉斯维加斯91号公路乡村音乐节等发生的流血事件。

3

2

5

1

4

3

4

▲ 2015年2月,恐怖分子袭击法国了讽刺漫画杂志《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总部,并造成12人死亡

各界对恐怖主义的反应基本分为两类,一类为防守:在火车上增加应急乘务员、向艺术展馆增派警察、购买恐怖主义袭击意外保险(Terrorism Risk Insurance)、召开国际反恐和文化论坛等。另一类为开放。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Boston Marathon)发生炸弹袭击后,许多当地艺术展馆免费向公众开放,以供其避难。突尼斯博物馆在遭遇恐怖袭击12天后重新开放,当恐怖主义横扫也门当地艺术机构后,那里也成为无家可归的难民的庇护所。

面对这些恐怖行径,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并未屈服,他们同舟共济,不屈不挠。2015年,联合国颁布“防止暴力极端主义行动计划(Plan of Action to Prevent Violent Extremism)”就获得了包括艺文界在内的广泛支持。

大萧条引发全球经济危机

虽然“大萧条(Great Recession)”引发的诸多严重影响已经逐渐减弱,但却为上个十年前半程铺垫了阴郁的时代背景。美国“次贷危机”的爆发让许多资本巨头魂断淘金梦,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美国国际集团(AIG)等相继于2008年破产。而随着而来的则是私人投资的矫枉过正,以及营利和非营利艺术机构赞助资金的衰减。堪萨斯州和北卡罗来纳州,及其他地方的艺术机构近乎全军覆没。一些艺术和非营利机构通过一系列创新方案和财务调整得以幸存。

5

▲ 底特律艺术馆门前的《沉思者》,图片:Quick fix

1

▲ 底特律艺术馆中迭戈·里维拉(Diego Rivera)的壁画,图片:Quick fix

现在,“大萧条”已经是过去式,美国的经济逐渐在复苏、股票市场持续回暖、失业率不断减小、各项改革成效稳定。而大萧条的另外一些影响则以新的形式在继续着,如无保障的劳动力市场、工资水平停滞和持续的国家财政论战。一些专家指出目前美国的经济复苏非常脆弱而疲乏,同时近期的失业率实际上反映了不断抬高的文化视差。美国现任执政党共和党新近施行的税法改革预示着将减少慈善捐赠及对艺术家的住房供给,同时,严重的财政赤字将威胁其抵抗下一轮经济危机的能力,这引发了普遍担忧。

在纷纷扰扰的经济和政治形势中,有一点非常明确:周而复始是历史的规律之一,没人敢保证“大萧条”不会再度发生。

文章来源:Createquity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