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戏剧

中国艺术报 作者:方李珍2018-02-28 11:18

江苏省昆剧院昆曲《桃花扇》剧照

近年戏曲生态环境持续向好,从中央到各地政府普遍重视,扶持力度是前所未有的。习近平总书记在多个会议上强调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 ,近年来《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若干政策》及《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等政策的出台,不仅重申了“传承”的重要性,更是强调了“发展”的必要。经过几年来对“传承”的持续重视,“传承与发展”成为了近来戏曲生态的关键词。

我们看到,戏曲传承工作通过几年来的平稳运行,逐渐深化、细化,例如很多剧种传统剧目的重排由折子戏、单本戏向连台本戏过渡,由传统经典剧目走向优秀剧目,力求尽可能保存传统、全面展示。唯有全本大戏的传承是剧种文学深度、人文精神和审美形致的最高形态的传承。2017年北方昆剧院演出全本大戏《狮吼记》 ,创排了原本中从未见于舞台的“归宴” ,恢复鲜少演出的“三怕” ,使之形成完整本。江苏省昆剧院三十年来则致力于整理搬演在昆曲演出史上亦已失传的《桃花扇》 ,但不再以案头关目为定尊,而更注重以表演为出发点来梳理结构、精简关目,所有的舞台呈现尽量遵守昆曲本身的表演规范, 2017年该剧以“全本加选场”的形式进行全国巡演。既已失传,创作者只能新“捏” 、“捏戏” ,用符合昆曲规律的手法,运用传统程式,把“案头”立体为“场上” ,可以见出这些全本戏、“新老戏”走的都是“整新如旧”的路子。

timg (15)

京剧《香莲案》

2013年,在第十届中国艺术节上脱颖而出的京剧《香莲案》在整体形式上回归传统,收到了改旧如旧而又令人耳目一新的效果,不同于20世纪五六十年代“化腐朽为神奇”的改编模式,它与一众相类似的整理改编剧目的涌现,标示着新古典主义思潮的到来。江苏省昆剧院对《桃花扇》这样的创作或者说“捏戏”“新老戏” ,已不止于传承传统,而且发展了传统,可以说是新古典主义思潮的进一步深化,是该思潮向新创领域渗透的结果。换句话说,当下整理改编传统戏的新古典风气(即着力回归传统又符合当下观众审美心理与欣赏习惯)也“蔓延”到了新创剧目领域,使其也依秉传统戏思维、折子戏思维来创作。原创与整理改编的界限在悄悄淡化。2016年上海昆剧团新创昆曲《南柯梦》遵循传统戏的创作规律来写与演,呈现出了“写新如旧”的特色,使汤显祖之“临川四梦”得以完整呈现。这已不止于传承传统而是挖掘传统,使那些湮灭的传统剧目得已重现。而上昆在2007年推出的全本《长生殿》 ,结束了300余年该剧没有全本演出记载的历史, 2017年该剧亦进行了10周年巡演。因此,尽管昆曲于2001年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并从此备受关注,新作迭出,活动频仍,例如2017年10月的“昆曲回家——大师传承版《牡丹亭》演出” ,聚集全国八家院团55位名家;在9月的全国昆曲经典传统优秀剧目展演暨北方昆曲剧院建院60周年活动中,全国七个昆剧院团先后上演折子戏专场演出,这七大院团2014年就曾聚首北京共演《牡丹亭》 ,一时引为盛事,但唯有全本大戏的集体亮相,才昭示着昆曲复兴的时代已经到来。

这种返古风潮在京剧及地方剧种中也均有显现。2017年国家京剧院新编传统京剧《徐母传》也呈现出传统戏的风貌。它根据传统京剧《徐母骂曹》等多个与徐母、徐庶人物相关的老戏提炼改编而成,是首次将过去仅作为折子戏或保留唱段、念白的徐母题材剧目改编扩充为剧情完整、形象生动的老旦行当唱功戏;唱腔设计方面,在恢复传统剧目的同时,也适当加入了符合当下人审美的改动。福建的莆仙戏《目连救母》 (上中下本) 、梨园戏《陈三五娘》 (七天全本) 、打城戏《目连救母》 (三天全本)也得以排演。尤其《目连救母》保留了古老而独特的莆仙戏表演与音乐艺术(曲牌和锣鼓经) ,有大量的形式、程式是剧团中青年从业者未曾见过的,“银奴吊”与“蛤蟆拜”更仅见于这个剧目,因此,该戏的复排不仅挖掘抢救了濒临失传的技艺,并在老艺术家的倾囊相授下演员与乐师的技能也有了极大的丰富和提升。

这样一股复古的风潮使戏曲更接近本体,让更多人更深地认识传统。近来国家艺术基金扶持项目中就出现了“古代戏曲编创人才培养” ,旨在解决当前古老戏曲样式如南戏、杂剧、昆曲等现存剧目的整理改编及新创剧目创作方面人才严重缺乏的困境。可以预见,随着传统文化的全面复兴,“新老戏”的风潮将愈演愈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