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蜘蛛、情妇与橘子,她大胆尝试各种新材料,并恰到好处地将行为、装置等形式融入自己的艺术。

已经长到比当年的父亲都大的布尔乔亚再提起当年剥橘子皮时的回忆。

布尔乔亚注视着手上的橘子皮

路易斯·布尔乔亚《蜘蛛女人》(Spider Woman)

金属丝网的牢笼憋闷,干瘪松弛的玩偶,被绞短的头部,存在的负担等女性容易产生的困惑都在展厅里,被灯光打亮,如同圣骨盒一样。

路易斯·布尔乔亚作品

她说,在星期天的餐桌上,父亲时常会进行一项剥橘子皮的表演:在橘子皮上用笔画出一个女性的身体,然后连着橘子蒂一起剥下——这时橘子蒂就会刚好落在小人阴部的位置——一个长着男性生殖器的女人,接着父亲就会阴阳怪气地说:“我很抱歉,我的女儿从来没有展现这样的美丽,因为我的小肖像非常‘有内涵’,而很明显我的女儿却平庸无奇,只是一个女孩罢了。”

布尔乔亚写的“艺术是心灵健康的保证”

那时候她能做的只有在夜晚哭了又哭,“但是这没什么用”,“我想说的是,每个在夜晚哭泣的人都有权利这样做(艺术),他们这样做不是为了变得更聪明,也不是要扰乱治安,他们这样做是因为这对他们有帮助。”

路易斯·布尔乔亚与《眼对眼》

路易斯·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的纪录片,名为《路易斯·布尔乔亚:蜘蛛、情妇与橘子》,这三个看似完全没有联系的关键字,隐喻着她非常私人的故事,让她塑成独一无二的艺术家人格,成为20世纪非常重要的艺术家。

《我曾死里逃生。告诉你,感觉棒极了。》1996年

《蜘蛛》2003年

她用年龄超越了她那些早已去世的20世纪的同龄人,从20世纪的经典艺术,跨入了21世纪的当代表达。

路易斯·布尔乔亚与《蜘蛛》

布尔乔亚将蜘蛛视为母性力量的化身,她把这种刚柔并济的母性特质凝聚为蜘蛛的雕塑,作为献给母亲的颂歌。它一方面极具私人性质,另一方面,它矗立在世界各地,和千千万万的人产生了极大的共鸣。

《一对》2003年

布尔乔亚的作品和20世纪前半期主流的形式主义格格不入,导致她曾经被忽略了一段时间。直到70年代一波女性主义运动兴起,运动批判的矛头指向了选美节目,性和性别的议题进入讨论的中心。

路易斯·布尔乔亚穿着作品《AVENZA》

1992年,纽约SOHO区的古根海姆美术馆开幕展仅有男性艺术家参展,这种“常态”引起了女权主义艺术团体游击队女孩(Guerrilla Girls)的激烈抗议,受到舆论压力的古根海姆美术馆,紧急邀请布尔乔亚加入展览,并将展览更名为“从库朗布西到布尔乔亚”(From Brancusi to Bourgeois)。

《诞生》1994年

从此,布尔乔亚成为女权主义者的偶像,然而她并不认为自己是女权主义,她只不过是在用她的力量做她认为正确的事。直至2010年,她生命的最后一年,布尔乔亚仍在用她的艺术为 LGBT(女/男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平权发声。她创作的作品《I Do》,其收益所得均捐给非营利组织“婚姻自由”(Freedom to Marry)。布尔乔亚认为,“每个人都有结婚的权利,承诺永远爱一个人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I Do》2010年

路易斯·布尔乔亚一生十记

1、 1911年12月25日,布尔乔亚出生在法国巴黎,她的父母经营着一家挂毯修复作坊。从12岁起,布尔乔亚便开始在家里的作坊帮工,在挂毯上损毁的地方补画花纹。

2、1922年,一名年轻的英语家庭教师被发现与布尔乔亚的父亲有染。父亲的这场婚外情给布尔乔亚带来的精神创伤让她接下来的一生中都在失眠与不安中度过。

3 、1932年到1938年,布尔乔亚先是在索邦大学(The Sorbonne)攻读数学,后来转到艺术学院,并曾在巴黎的众多高级艺术学校学习,其中包括法国美术学院(École des Beaux-Arts)和卢浮宫学院(École du Louvre)。同时,她还在当时著名艺术家安德烈·洛特及费尔南·莱热等艺术家工作室中打工做助手。

4、1938年,她在画廊遇到了后来的丈夫——美国艺术史学家罗伯特·戈德华特(Robert Goldwater),他们结婚之后搬到了纽约,育有三个儿子。

5 、布尔乔亚先是专注于素描、绘画和版画,在上世纪40年代后期开始创作雕塑。1941年,她创作了个人的第一件大型雕塑,并于1949在纽约Peridot画廊举行了第一场雕塑个展。

6 、1951年,她加入美国国籍,并在1954年加入了美国抽象艺术家小组(American Abstract Artists)。同组的还有众多大师级的成员,如约瑟夫·亚伯斯(Josef Albers)、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和大卫·史密斯(David Smith)等。

7 、上世纪70年代,布尔乔亚成为了推动美国女权艺术运动的重要艺术家,先后在1973年获得美国国家艺术基金奖金,1977年获得耶鲁大学荣誉博士学位。

8 、1982年,70岁的布尔乔亚的首次回顾展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The Museum of Modern Art)举行。为这场展览出版的画册是首本关于布尔乔亚的专题研究,在此之后她收获了新的自信与灵感,继续突破自己创作大型装置艺术,包括具有纪念碑意义的“蜘蛛”系列。

9 、1993年,布尔乔亚代表美国参加了威尼斯双年展。1997年,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授予布尔乔亚美国国家艺术奖章。

10、2000年以后,再次遭到广场恐惧症折磨的布尔乔亚消失在了大众视野当中,并一直在家坚持创作,于2010年在纽约逝世,享年98岁。

路易斯·布尔乔亚肖像照

2010年路易斯去世的时候,世界范围内的女性主义者们大多痛苦不堪,由于作品中的情绪膨胀、性别意味浓郁,路易斯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她们的偶像,但她生前却始终没有正面回应过,“某种程度上,我们都是男人/女人”,和她的作品一样,路易斯的性格之中既有身为女性的敏感,也有身为雕塑家的侵略性,“当一名独特的女人,又想被人喜爱,其实很困难的,渴望被人喜欢是颈上的一种痛。”而无法回避的是,女人的矛盾始终在她的身上显露无遗。